ff~BO~ff

内有k莫古老存文,不定期吐槽,安利,美妆,关注需谨慎,😂

【k莫】英雄冢·番外3 同心结

转一下,么么哒

风华当舞:

古风设定:乾元- alpha 坤泽 -omega 中庸– beta 轻微生子情节


KO :柯天靳(乾元,强攻,强占有欲),郝眉 :坤泽


拖了很久的番外,十分抱歉,只能以车致敬,不不不,不开车,我们,打!野!战!另附软萌可口小剧场。(全文链接在文末)




番外·同心结


 


郝眉窝在床褥间,襁褓中的小人儿睁着滴溜溜的一双眼瞧着他,一双小手将他食指包在掌中,来来回回地晃动,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郝眉靠着枕,瞧着他痴痴地笑。柯天靳入屋时正好将这一幕收在眼底,拾掇起郝眉的衣裳,在一大一小两人额上都落了一个吻,才一手伸进床褥间,扶着腰将他捞了出来,眼中盛着笑意道:


“车马备好了,收拾收拾我们出发吧。”郝眉闻言一咕噜从被褥中钻了出来。


 


郝眉妊娠期身体一直不太利索,除却大婚那日的疯狂,整个孕期柯天靳都没敢再近他身,这个胖嘟嘟的壮小伙落地时,柯天靳掀开帘帐,看着汗涔涔累昏过去的人,心里又是心疼又是欢喜,这辈子,恐怕都舍不得让他再遭一次罪了。尔后的一个多月都不许他乱跑,郝眉窝在床上,看着肉眼可见迅速胖起来的小脸,瞪着眼无言地抗议。柯天靳笑着躲过他不满的眼神,用美食堵住那张高高撅起的嘴。


所以今日难得柯天靳主动提出陪他出去走走,郝眉便一大早巴巴地等着。


 


寒冬过后又是一年,如今正是桃花盛放的季节,京都的“花节”比寻常的节日还要热闹些,日间野外赏花,夜里还有花灯与游湖。郝眉顺着人流顽闹了一路,不觉间已是夜色初上,临到桥头时,柯天靳却突然撒了他的手。郝眉扭头去寻,见他穿过了人流一边朝他回望,一边先一步跑到桥上,隔着人群向他招手。


郝眉紧忙追赶上去,不明所以地道:“你跑那么快干嘛啊?”


柯天靳站在桥头,眼中倒映着明亮的灯火,“你在这等过我一回,我没有到。”


郝眉看着他,有些好笑道,“是,所以这回,换你在这等我?”看着那人一语不发,郝眉挑挑眉,装模作样地朝他胸口给了一拳:“想得到美,不止一回,我当年约你在此相见,你一口回绝,我躲家里哭了一天,那笔帐,有时间眉哥再跟你算。”


柯天靳将他双手攥在怀中,低声道“我想好了道歉的话,备了你爱吃的糕点,在这,足等了你一日。”


周遭的一切仿佛都化作幻形,两人对望了许久,始知兜兜转转,竟不止错过一回,郝眉心中泛开一阵涟漪,嗔怪地道:“原来你这别扭的性子,是从小时便开始了,你不说,便是等上三天三夜,我又如何知晓”。


柯天靳轻轻一笑:“如今你既知晓,便再也别想逃开了。”


郝眉巧笑地望着他,婚后的一年多,这男人不似从前那般惜字如金,间或地对他说些情话。那张惯常面无表情的脸,清冷地不似在人间,如今卸了器甲为他洗手作羹汤,染上了些烟火味,倒比从前看着容易亲近得多。


 


“桥上的两位相公,不买个桃花灯么?花灯一放,恩爱一世,携手白头。”郝眉被一阵吆喝声吸引,探着脑袋朝下望去,那妇人隔着桥道:“哟~好俊俏的公子哥,难怪叫你官人移不开眼。”周遭的人哄笑开,郝眉被闹得有些臊,红着脸要走开,却被柯天靳牵着手往桥下去。


郝眉在一堆花样奇多的花灯中瞧瞧这个,看看那个,柯天靳安静地站在背后瞧着他。那妇人看着两人模样暗暗地偷笑,待郝眉付过了银子,便取出一对同心结,打趣道:“大官人好福气,你家小相公生得这么俊秀,你亲一个,我便将这对同心结送你。过了桥尾,抛到那棵桃树上,这缘分啊就缠上了,生生世世都断不了。”一旁的人笑着嚷着开始起哄。


桃花节原就是年轻男女的节日,街边小贩子性格爽朗,趁着节日里热闹,总爱拿这些小年轻取笑,郝眉平日大大咧咧的,这会儿倒蔫了,拉过柯天靳的手往外走,嘴上却仍是硬气,“一个同心结有什么稀罕的,眉哥在甑家见过的稀奇玩意多了去了,走走走,不与他们顽闹。”


柯天靳却突然有些不悦,停下步子将人拉到怀中,捧起脸吻了下去,“呦~”耳边传来揶揄的笑声:“瞧这小公子嘴硬的,这下叫他家相公给收拾软了。”郝眉脸红到脖子根,推搡着从怀里挣开,朝着嬉闹的人群瞪了一眼跑开了。那小贩本无恶意,乡野粗人平日开惯了这样的玩笑,这会忙把同心结往柯天靳手中塞去:“你家小公子害臊了,还不快些追去。”


柯天靳哪里还需她提醒,三步并作两步地追去。郝眉别别扭扭地走了一路,才发觉已走到下游来,上游飘来的河灯汇聚在此,烛光透过各色彩纸映了出来,霓虹流转,美不胜收。郝眉惊叹地收住了脚步,这才想起自己手中还提着一盏,便在河边蹲了下来,朝着柯天靳粗声道:“火折子!”


柯天靳掩着笑意替他点燃烛火,拢着他的手一起将花灯放入水中,看着它飘远了,才顺势将郝眉拥到怀中,低声道:“恼了?”


“哼!”郝眉双手环在胸前,赌气地不去看他,等了半天不见柯天靳拿话哄他,自己反而耐不住了,扭头有些疑虑地瞧向他。柯天靳伸出手勾起他的下颌,脸贴的极近,若有若无地轻碰着他的耳垂:“我偏就稀罕这对同心结,”说话间的鼻息一半喷洒在脸上,一半落进耳廓里,挠的人心痒痒“我是个粗人,比不得你和甑家,见过那么多的稀奇玩意。”翻过身便将郝眉压在了身下。


郝眉愣了一刻便噗嗤一声笑开了,“为这么点事便不开心了?你如今既不是将军,索性改行卖醋得了。”郝眉想象着他黑着一张脸坐在杂货铺里,一本正经的拿着醋瓶子喝,眼里笑出了泪花,河灯映照下的脸粉扑扑的,双眼映着霓虹忽闪忽闪。柯天靳看得出神,眸色沉了沉,猛地将他按在草地上吻了上去,郝眉回应着他的交缠,胯间突然被一个硬物抵住,吓得浑身激灵,连忙将他推开:“不,别在外面。”


“就这一次。”柯天靳的声音带着蛊惑在耳边道,“走远些,不会被人瞧见的。”郝眉瞧着不远处的人群,被他的想法吓了一跳,摇着头抗议,却耐不住柯天靳软磨硬泡的诱哄,“以后不逼你吃药膳了。”郝眉咽了咽口水,却依旧梗着脖子一声不吭,“想去哪,我都陪你去。”空气静默了几秒,一道小奶音心虚地道:“那,那你快点。”柯天靳嗯了一声,抱起他往河下游的野地里去。




上车网盘补档




事后,郝眉突有一日,想起那日野地里他不明所以的疯狂,猛地反应过来,一把将身旁温存了人踹了下去,哼!果然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


 


 


小剧场:


1 、柯辰三岁


我觉得柯爹爹不是很疼我的郝眉爹爹,他虽然不发脾气,可是对郝眉爹爹可凶啦。


柯辰经常顽皮,郝眉爹爹会很生气,可是柯爹爹就不会,他说小孩子顽皮很正常的,你自己都贪玩,还怪他,把郝眉爹爹说得气鼓鼓的。


柯爹爹隔三差五地就会把郝眉爹爹关到屋子里去,每次关进去第二天,郝眉爹爹都下不来床,柯爹爹一定偷偷打他屁股了。


郝眉爹爹今天带我上街,遇到他以前在学堂的同窗,那个叔叔夸我可爱,买了好些东西给我玩,郝眉爹爹本来不想要的,推拒不过就收下了,回家后柯爹爹可生气了,黑着脸叫奶娘带我出去玩,我一回头就看到郝眉爹爹被他扛起来关到屋子里去了。


柯辰以后再也不随便拿别人的东西了。


 


2、柯辰五岁


愚公和猴子叔叔经常趁郝眉爹爹一个人的时候欺负他,可是只要柯爹爹在,就一定会教训他们,把他们都赶跑,那时候的柯爹爹可帅了。


虽然柯爹爹很帅,可是柯辰还是更喜欢粘着郝眉爹爹。因为我喜欢吃零食,又不能哭闹撒娇去要,不然柯爹爹会说我,我是男子汉,要有男子汉的样子。不过我有办法,我只要跟着郝眉爹爹就好了。


郝眉爹爹每次看到好吃的都双眼放光,软磨硬泡地非要买,柯爹爹每次都拿他没办法,只能依了他的话,不然等他不注意,郝眉爹爹自己又会偷跑出去买。我只要在郝眉爹爹问我要不要的时候点点头就好了,可酷啦。


郝眉爹爹今天突然有点忧愁,一直看着我,又数落柯爹爹:“我怎么觉得这孩子被你教的,性子跟你一样,越来越别扭了?”


哼,柯辰才不别扭,柯辰以后跟柯爹爹一样酷。


 


3、柯辰九岁


柯爹爹教我武功,郝眉爹爹在一旁非要跟着学,他说他以前功夫可厉害了。刷刷刷地比了几个招式,结果脚步趔趄地摔了一跤,自己觉得丢脸,挠着脑袋冲着我和柯爹爹傻笑。哎,我都长大了,我的郝眉爹爹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不听话,又被柯爹爹拉去关屋子了。


我今天可能要自己练功了,我可不会偷懒,柯爹爹说变强大了才能保护重要的人,我要变得很厉害,等爹爹们老了,我就可以保护他们。不不不,不用等郝眉爹爹老,我现在就可以偷偷地保护他。为什么要偷偷的?因为柯爹爹说这是我们两个男子汉之间的秘密,不能让郝眉爹爹知道,不然他会不乐意,因为郝眉爹爹说,他也是男子汉!




番外(完)




全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插画 #9 #番外1·只道是年少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番外2·洞房花烛 #18 #19 #20 #21 #22 #23 #24 #大结局上 #大结局中 #大结局下  


-------------


 


这篇算是完全结束了,整理了一下链接方便看,txt就不放了,懒得整理╭(╯^╰)╮。下个中篇想写现代商战AU,强攻强受,互相喜欢互相试探。纠结在k莫和林厉中,不管是林一木还是郝眉,都和强攻强受不搭边啊,感觉会很OOC,哪一对你们接受度会更高一点?



评论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