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BO~ff

内有k莫古老存文,不定期吐槽,安利,美妆,关注需谨慎,😂

#K莫 连载第一季 HE#

林七七Vin:

#K莫#

连载 第一季HE版

文/林七七

(七爷有话说:一直都想写一个从小到大的K莫文,想来想去现代的都已经被写过好多个版了,我实在也是写不出什么新番喂你们了,写一个连载吧,你们还能有点盼头,我还能治一治我的拖延症。Ps:本连载里涉及到的朝代不明,年代不明,律法不明,我写啥就是啥吧,凑活看吧,我虽然是一枚文科妹纸,但我历史并不好,能及格已经是上天恩赐了,就是根据日常看的清宫剧和朝代剧的大概写一写,有不对的请多包涵,如果有人愿意免费当我的历史顾问我也是很乐意哒~好了不说废话了,看文吧。)

此生我等你,

没有因为,

没有所以,

此生我爱你,

没有因为,没有所以。

纵然万劫不复,

纵然相思入骨,

我仍待你眉眼如初,

岁月如故。

缘起。

“快点。”一声清脆的鞭子声响彻在杂役房,抽在KO身上。

KO默不作声,用尽全力推着千斤重的石磨,艰难地走着,清澈的眼睛里满是倔强。

脸上有疤的膀大腰圆的男人挥舞着鞭子满脸怒气:“瞪什么瞪?!我告诉你小子,你爹娘死了,死了你知道吗?你二叔把你卖给我,收了我5两银子,你就是到死了,都得给我干活。”

KO低下头,任汗水从圆寸的发迹边流出,顺着冷峻的脸留下,滴落在炙热的地面蒸发在空气中。

“你们说说那孩子多可怜,十多岁啊,就没了爹娘,唉……”

“他爹娘是怎么死的啊?”

“谁知道呢?好像是得罪了官府的人……”

“官府的人?”

“是啊,我也听说。”

一把剪刀抵在说话人的喉上,刀尖锋利,再刺深一点就会有鲜血汩汩流出。

“你干什么?!”旁边的人都站起身,盯着握着剪刀的KO看。

“说话小心点。”KO面若死灰,盯着方才嚼舌根的人们,又将剪刀更进一步抵在那人的脖子上,以示警告。

“算了算了,都是有口无心。小孩子家,怎么做事这么狠,快把剪刀放下。”一个年长些的人握住KO的手,让他把剪刀放下。

扔了手中的剪子,KO拖着沉重的步子接着去推石磨,虽然费力,但他就像较劲般,一刻也不停。

半夜。

“小伙子,吃点东西吧。”白天年长些的人递过去一个热馒头。

“不用你可怜我。”KO并不领情。

“唉………”长叹了口气,将馒头放在石磨边,长者默默地离开杂役房。


“九皇子……”一个跟班踉踉跄跄地跟在九皇子身后,险些跟丢。

“跟你说了几遍,在外不要叫我皇子。”眼前的小郝眉大概不到十岁的样子,随从准备的平民衣服掩盖不住郝眉身上皇族的气质。

“好的少爷。”随从说得恭恭敬敬。

“我上次出宫还是大上个月初七,这次我非要好好在这京城里好好玩儿几天。”小郝眉顺手拿起个街边摊的面具,比划在脸上。

“九皇子,您之所以被禁足是因为您大上个月贪玩儿晚回去了半个时辰,皇上才给您禁足的,别说您了,小的我也有一月多未出宫门了。”随从说得有些哀怨。

“好了别说了,我饿了,想吃糖葫芦。”白了随从一眼,回去再收拾你。

“您等着,属下去给您买。”临走时不忘嘱咐,“小祖宗啊,你可千万别乱走啊。”

郝眉,当今皇帝最宠爱的九皇子。

坐在路边的茶馆里,郝眉坐在长凳上,手肘撑在圆木桌上,另只手里握着温热的茶杯。

好无聊啊……

郝眉瞅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有叫卖的,有摆摊的,好不热闹。

正看着,一个身影进入眼帘。

只见一个没比自己大多少的少年拉着一个很大很大的车,车上满满的麻袋里装了满满的货物。

豆大的汗珠顺着那个少年脸上流下,而少年丝毫没有减弱力度的样子,一步一步艰难地拉着货物。

“我说你能不能快点?要不是因为运货的伙计腿摔折了,这种轻巧的活儿能轮到你?”昨天那个膀大腰圆的男人握着鞭子在KO身后喊。

引来不少人侧目。

郝眉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们。

这种活儿还轻巧?

按理说微服出巡应该尽量低调,这种情况下不应该管,而且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

可郝眉还是从凳子上下来,一步步走过去。

“这么点东西运这么慢,今晚你也不用吃饭了。”扬起鞭子当街甩在KO羸弱的后背上。

KO紧紧地闭了下眼睛。

“住手。”见男人仍没有停手的意思,郝眉一声呵下。

街上的人闻声看去,小郝眉将双手背在身后,迈着四方步走过去。

挥鞭子的男人恶狠狠地看着郝眉:“哪儿来的小孩牙子?”

KO也侧脸看过去,随即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表情。

“你当街殴打手下奴役,眼里还有没有王法?”郝眉黑着脸看那男人,不怒自威。

男人瞧着眼前这个黄口小儿,竟有些不敢跟他对视,觉得他身上有种气质是自己惹不起的,不过四下看看,又转眼一想,不过就是个毛没长齐的小孩,能有多大权利。

“王法?他叔叔将他卖给我,我就是他的王法。”说着又要扬鞭抽向KO。

“根据本朝律例,凡十六岁以下皆不得以从事劳务,违者……五十大板。”郝眉伸出五个手指,娓娓道来说得一字不差。

KO的眸子闪动了一下。

街上的人开始面面相觑。

那男人咽了下口水,仍凶神恶煞地说:“他是我的杂役,你少管这闲事。”

“这事儿今天本少爷还就管了。”挽起袖子,郝眉一副打长期战的架势。

“干什么呢?”三五个衙役闻声过来,只见人群里是一个大人和一个孩子。

“官爷,我管教我手下杂役,这黄口小儿跑出来用本朝律例压我,这分明是没将咱知府老爷放在眼里啊您说是不是?”男人一见到衙役就像换了面孔,谄媚极了。

“就你啊?”一个衙役斜睨着郝眉。

“是我。”丝毫不惧怕。

“带走。”衙役大喊道,回过头看着幸灾乐祸的那个男人和一脸焦急表情的KO,“你们也是,跟我们去衙门走一趟。”

“少爷!少爷……”随从举着一串糖葫芦刚赶回来,就看到自家皇子被衙役带走,围观的人太多挤不进去,只好一路跟着去了知府。

“堂下何人?”一声惊堂木拍在桌上,吓了郝眉一跳。

“回大人,小的是街东头杂役房牛二,今天带着杂役运货,这黄口小儿出来拦路,而且还不将知府大人您放在眼里。”膀大腰圆的男人看到知府大人更是腿软,赶忙恶人先告状地推卸责任。

“你又是何人?”知府懒洋洋地问着下面的郝眉,“见到本官为何不跪?”

“回大人,此人当街殴打手下杂役,且杂役未过舞勺之年(十三至十五岁),不应用作劳务,根据本朝律例………”郝眉双手作揖,丝毫不怯于当下的场合,而且语言简洁,思路清晰。

“行了行了行了。”一听到本朝律例,知府大人赶忙将他的话打断,自己都还不知道本朝有哪些法律,倒让个小屁孩教育起自己来了。

“大人我还没说完……”郝眉一副诧异的表情。

KO一直在下面跪着,从刚才目光就没离开过郝眉。

“现在我宣判……”慵懒地拿起惊堂木,敲在桌上。

郝眉以为牛二会被判五十大板,转过脸看着跪着的KO,冲他眨了眨眼。

KO愣住。

“你……你。”知府指着郝眉,“扰乱治安和公堂,那就打个……三十大板好了。”

郝眉瞪大了眼睛。

牛二得意地笑着,下巴要扬到天上去了。

KO眉头紧蹙,缓缓开口:“大人,事情因我而起,我愿替他受罚。”

“那就六十大板。各三十,来人啊。打——”知府哪会惯着他。

“慢着!”郝眉的随从一声高呼,在人群中站了出来,手里举着一串糖葫芦。

“何人?”师爷高声问道。

随从未作回答,跟衙役耳语了几句,衙役脸色大变忙将随从放了进来。

“你是何人?”今天目中无人的人也太多了吧,知府正了正身子问。

随从依然没有回答,将糖葫芦递给郝眉:“少爷,久等了。”

郝眉点头示意。

随从站到知府大人身边,从怀里掏出一块金晃晃的令牌。

“九皇子驾到,还不下跪。”一改刚才对郝眉言听计从的表情,此时的随从甚是威风。

知府大人愣愣地看着手里的金牌许久,这的确是皇上的。

从凳子上瘫坐下来,众人见状刚忙下跪,俯首叩拜。

众所周知,当今圣上最疼爱的就是眼前的这个九皇子。

“九皇子千岁——”

牛二瘫坐在地上,脸色惨白。

KO面露惊诧之色,定定地看着郝眉。

而郝眉却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好像知道这一切般,又一次转过头看着KO,慢慢地走了过去,露出一个很好看的笑,将糖葫芦递给他:“给你吃,可甜了。”

KO的手悬在半空,不知是该接还是不接。

郝眉见状直接抓过KO的手,将糖葫芦塞给他:“给你就拿着,真的很甜。”

两个人的手触在一起的时候,KO感觉到来自手心的温暖,而郝眉却感受到来自KO手背的寒凉。

“九皇子。”随从走到郝眉身边悄悄地询问,“咱回宫?”

身份被知道了自然是要回去的。

郝眉叹了口气,这次又没玩儿好。

“好吧好吧,你说回就回。”丧着脸走了几步,郝眉突然停下,看着注视着自己的KO。

“你可愿与我回宫?”

KO看着郝眉清得见底的眼睛,难怪他知晓本朝律例,难怪他见了知府仍从容自若,原来他竟是这等尊贵的身份。

“你不愿意?”郝眉以为面前的少年会立刻答应下来,毕竟皇宫不是谁都有机会进的。

“我……”KO一时语塞。

“九皇子……”随从听到这话走到郝眉身边耳语,“这恐怕是不好吧。”

“哪里不好?”郝眉佯怒。

随从不敢作声。

“你同我回宫,还是留下来继续做杂役?”不甘心,郝眉又问了一遍。

“我跟你走……”KO重重地说下一句话。

其实他是疑虑的。

“你花了多少银子买下的他?”郝眉看向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牛二。

“五……五两银子。”牛二勉强能说话。

“大胆,九皇子问你话,跪好了。”随从一嗓子吓得牛二更不敢说话了。

郝眉憋不住笑,KO有些捉摸不透他。

“回九皇子,五两银子。”声音都是在颤抖着。

郝眉示意随从,得令从身上摸出一锭银子,递给牛二。

“这是五十两,他……”指了指KO,“我要带走。”

“好……好,好的。”牛二差点哭出来,别再折磨我了行不行。

“走吧……”伸手扶起KO,郝眉牵着他的手走出知府。

“少爷,马车已经备好了。”随从搬下来一个凳子方便郝眉上车。

郝眉拽着KO一起进入到马车内。

随从也不知道自己这小祖宗是要干嘛。

马车里,KO见郝眉一只盯着自己手里的糖葫芦看,跟刚才盛气凌人的样子根本不是同一个人,不自觉地笑了。

“给。”将糖葫芦递了过去。

接过糖葫芦一口气吃了三个,一边回味一边含糊不清地说:“你笑得真好看。”

KO温柔地看着他。

“哎呀,剩最后一个了,给你吧~”郝眉将糖葫芦还给KO。

“你吃吧。”KO不忍心抢了他的心头爱。

“给——”马车一阵颠簸,郝眉一个不稳跌在KO怀里。

“九皇子你没事儿吧?”KO紧张起来。

“没事儿没事儿。”还不忘了将糖葫芦递过去,“你快吃,可甜了。”

怕马车再颠簸,KO握着郝眉的手,将手里的糖葫芦吃进去。

真的好甜。


——皇宫——

“哎呦喂……我的小祖宗你可回来了,你看看这天儿都快黑了。”说话的是大内总管,看到郝眉就像看到了亲妈。

“这个人,带去我房里洗澡。”吩咐下去之后去内室换衣服。

等郝眉再一次出现在KO面前时,KO是惊呆的。

白白净净的小脸虽未脱稚气,但却有着同龄人不可比的成熟,衣着华丽,像是从天上下来的神仙一般,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原来这就是皇宫里的人。

“看什么呢?”郝眉跳到KO面前晃晃手。

KO害羞地低下头。

“你给我当伴读好不好?”眨着大眼睛又问。

“嗯。”

“九皇子这……”大内总管挠了头,从宫外领进来一个不清不楚的小子,谁知道他是不是个危险的人物。

“我自会向父皇解释,我饿了,要吃饭。”郝眉拉着KO走。

不一会儿眼前摆了满满一桌的菜,看得KO眼花缭乱,别说吃了,有的菜从来都不曾见过,连听说都没有。

待下人试吃过没有毒后,晚膳才算正式开始。

“你吃这个……”

“这个,这个……”

“还有这个……”

“好吃吧?”郝眉一脸幸福地看着KO,“这都是我最喜欢吃的菜,是不是特别好吃?”

“嗯。”

KO默默地记下了菜名。

糖醋排骨,蛋黄焗鸡翅,毛蟹炒年糕,炸茄盒……


晚膳过后,KO正打算就寝,就听到门口有响声,不过只有轻轻一下,KO以为是小鸟就没管,不一会儿门口又响了一声,KO才缓缓走下床去开门。

只见郝眉穿着和自己同样的寝袍站在门边,伸着一个拳头,刚刚大概就是用他的小拳头敲的门。

“九……九皇子。”KO有些惊讶。

“我睡不着,你陪我去院子里坐坐吗?”明明揉着眼睛,却说自己睡不着。

“好。”

两个人就这样干坐在院子里,谁也不说话。

KO似乎有心事,看起来不太开心。

郝眉伸出手抓了一把,并没有抓到什么。

“你看,我抓到了星星。”将小拳头伸到KO眼前。

“哪有星星。”KO哭笑不得。

“真的有,你看我再给你抓一个。”仰头奋力伸出手去抓,差点跌倒。

“九皇子小心。”KO用手护着他。

“只有你我在的时候就别叫我九皇子了,听起来好奇怪的。”郝眉嘟嘴,自己大概也是想脱离这个头衔吧,“我叫郝眉。”

“郝……眉?”KO重复了一遍。

“对。”郝眉脸上乐开了花。

“你叫什么名字啊?”认识这么久好像还没问他叫什么。

“我没有名字。”垂下眼,不知道是不想说还是真的没有。

“那我给你起一个吧?”郝眉突发奇想。

KO不忍驳了他的面子:“好啊。”

“嗯……我想想啊。”说完就真的托腮想了起来。

KO看着他的样子想笑。

“星辰怎么样?”想到刚才抓星星的情景郝眉灵机一动。

“星辰?”KO喃喃自语。

“对啊,手可……摘 星 辰。”郝眉说得一字一顿,颇有诗意。

“好。”KO淡淡地笑着,从来没这样舒坦过。

大概是心情极好,KO走到郝眉面前蹲下身子,拍了拍自己也并不宽厚的肩说:“我背你抓星星吧。”

“你背我?”

“嗯。”

没等KO反应过来,自己的背上已经负重了。

郝眉及其满意地趴在KO背上,一脸的舒服:“抓星星啦!”

“这边这边……哎哎哎,那边那边……”

KO也不知道往那边挪动。

“这边的星星都太高了……”

“无碍,多高我都背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星辰你别晃……”

“哈哈哈哈哈……..”

“九皇子您快下来啊……”笑声传遍了皇子府,闻声赶来的下人们赶忙上前迎着小主子,往常背九皇子的时候身边都是围了不下十人,生怕给他磕了碰了。

郝眉这才意犹未尽地从KO背上下来,才发现他后背早已湿透,脸上也有汗水留下。

“你怎么不说让我下来?”郝眉有些心疼。

“九皇子,我不累。”抹了把额头,KO笑得有些憨。

闹了许久,郝眉也终于有些困倦了,在下人们的拥护下回房就寝去了。

夜深了……KO住在西厢偏房,辗转反侧地睡不着,感觉自己像是做梦一般,躺在柔软的穿上,穿着苏绣绸子的寝衣,盖着厚厚的的被子,KO想,就算是明天醒来仍是杂役房,自己也算是值了。

——次日清晨——

“星辰………”郝眉一起身就往厢房跑,他也怕自己昨天是做了一场梦。

“哎呦喂……小祖宗您这还没更衣呢,这成何体统啊。”内务总管带着一帮太监宫女提着皇子里里外外的衣服鞋子,满院子地追九皇子。

“我在这儿。”KO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天刚蒙蒙亮,就醒了,在院子里乱逛,直到听见郝眉喊自己才赶忙闻声过去。

“我还以为我昨天是做梦呢。”郝眉垫着脚扑进KO怀里,抬着脸看他。

KO勾起嘴角有些宠溺。

“九皇子,太傅问今儿这早的晨课……还去么?”吃过饭总管轻声问郝眉。

“去啊,跟太傅说我要带着星辰一同去。”说罢握着KO的手。

熟悉的温热感觉从手心传来。

KO心尖一颤。


“九皇子。”太傅见了郝眉恭恭敬敬。

“太傅,这是我的伴读叫星辰。”郝眉拉着KO走到太傅身边,像是见家长一般。

“见过星辰公子。”太傅只看了一眼KO。

“太子驾到——”

KO跪在郝眉身后,郝眉站在一边,低下头。

“起来吧。”太子慵懒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二哥,这是我的伴读,叫星辰。从今天开始我也有伴读了。”郝眉又拉着KO走到太子面前乖巧地说道。

“嗯。”太子连看都没看,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好了,今天我们学兵法。”太傅走到台前,拿出一本书说道。

学习的时间自然是漫长而无趣的,太子在桌边困得直打瞌睡,太子的伴读亦是一脸困倦。

郝眉倒是听得饶有兴趣。

KO则是一边听太傅讲课,一边看着身旁的郝眉。

“如果是九皇子遇到这种情况,该如何是好呢?”太傅是打心里喜欢郝眉的,所以上课几乎就是给郝眉一人讲,太子只不过是换了个地儿睡觉而已。

“嗯………如果是我的话,我就把敌方的将军抓住。”郝眉说得一脸认真。

太傅听到这话慈爱地笑着,真是可爱。

“星辰你呢?”郝眉侧头问身边的人。

太傅也想知道这个“伴读”有什么地方是吸引九皇子的。

“断其粮草。”KO淡淡地说出一句话,“没了食粮,军心自然不稳。”

太傅终于正视了面前这个只有十多岁的孩子。

略有些皱眉,太傅曾教过当今皇帝,自认为当今皇帝就是非常有韬略不可多得的人才,可当年也未曾答出这样的答案。

眼前的伴读着实让太傅有些刮目相看。

“恭送太子。”众人作揖将太子送出太傅府。

“太子,小的就是不明白,为什么皇上让九皇子跟您一起跟太傅学习,历朝历代都是只有太子才有资格被太傅教的。”太子伴读有些不甘心。

“九弟自幼就讨父皇喜爱,若不是因为本宫是嫡长子,太子之位是轮不到本宫的。”太子心里明镜一般。

“那……会不会太子之位会易人?”伴读很是担心。

“不会,就算他娘亲地位高,也无济于事。他身边没有人帮他。相当太子……做梦。等本宫登基,第一个废的就是他。”太子说得阴冷。

“太子英明。”伴读一脸谄媚。

KO跟在太子身后听到了一切。


“你从未想过当太子?”去见皇帝的路上,KO轻声问郝眉。

“没有啊……怎么这么问。”郝眉迈着小步子踩着小径上的大理石路面,回答得不太走心。

想着刚刚太子说的话,KO不免心寒,为了一个皇位,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心也会变得如此之狠么?

“等下见到父皇不要太紧张,父皇人很好。”蹦到前面回过头嘱咐KO。


——御书房——

“父皇——”郝眉拖着长音扑倒在皇帝怀里。

“臭小子。”皇帝还没反应过来,怀里就撞进一个小东西,“昨天是不是回来晚了?害得你母后担心。”

“父皇我错了。”经过上次的惩罚,郝眉赶紧认错,“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下不为例。”皇帝虽佯装生气,却给郝眉整理衣领。

“父皇……”郝眉从父皇身上跳下来,拉过在一旁站了许久的KO。

“这是我从宫外带回来的,叫星辰。”郝眉扑扇着大眼睛,“父皇……眉儿还没有伴读呢……”一边说一边摇晃着父皇的手。

父皇又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看着眼前站着的KO。

“过来,抬起头。”

KO把头抬起来静静地看着这个万人之上的皇帝,也让皇帝静静地看着自己。

“你叫什么名字?”

“星辰。”

“多大了?”

“十四岁。”

“家是哪儿的?”

“京城。”

“父母是最做什么的?”

“无父无母。”

“家里还有什么人?”

“有个叔叔。”

“觉得皇宫如何?”

“很好。”

“可愿留在宫内给九皇子做伴读么?”

“愿意。”

“好。”皇帝似乎很满意,侧过头看着怀里的郝眉。

“父皇把他指给你。”

说得满是宠爱。

“父皇万岁!”郝眉张开小手抱着父皇的脖子。

“父皇还要批阅奏折,你带着星辰先退下吧……来人,给星辰准备伴读的相关事宜。”

待郝眉和KO走远,皇帝才将心腹招来,将批注的朱砂笔放在砚台上。

“去给我查查这个星辰。”

回皇子府的路上,郝眉别提有多么开心了。

“九皇子您慢着点。”下人们的心揪着,开心起来不看路这要是摔倒了可得了。

“星辰,你可欣喜?”突然停下来郝眉转头问。

“嗯。”KO也笑着。

“那你背我……”郝眉伸出双臂迫不及待地原地跺脚。

KO有些讶异,自己昨天就是突发奇想地一个举动他居然还记得。

“九皇子还是奴才背您吧。”郝眉的贴身奴才不放心。

“我来。”KO挡在贴身奴才身前。
“我要星辰背我,你们都在后面跟着。”

众下人面面相觑,看来九皇子是对这个星辰情有独钟的。

下人们在KO身后一步步跟着,也不敢跟得太近,也不敢离得太远。

“星辰我有些累了。”郝眉趴在KO背上柔柔地说。

“在我背上睡一会儿吧。”KO往上托了托背上人。

“可是离皇子府还有很远的路,你会累。”

“无碍,你睡吧。”

又走了一会儿,KO感觉到背上的人呼吸平稳,便轻唤:“眉儿?”

背后的人不安地蹭了蹭脸。

KO淡淡地笑了。


——转眼十年过去了——

当年的郝眉已经成年,KO也过了弱冠之年(二十岁)。

“九弟,这样怕是不妥吧?”朝堂之上太子咄咄逼人。

任谁都看得出,太子自小就看九皇子不顺眼。

“有何不妥?”郝眉早已不见当年的稚气,英气逼人。

“边疆战事已持续一月,现在应速战速决。”太子瞪着郝眉。

“父皇,儿臣以为,应先治理南方干旱,稳定民心。”郝眉扑通一声跪在大殿上。

皇帝眉头紧锁,虽表面看起来异常淡定,但内心还是焦急不安。

“你们跟我去书房。”皇帝指了指两个儿子。

“退朝————”


从御书房出来,凉风习习,郝眉竟有些站不住。

“九皇子…”身边人赶紧扶住他。

“星辰可回来了?”

“回九皇子,还没……您是想让星辰公子背您了么?您心情不好吃不下饭的时候都是星辰公子背您,要不……奴才背您吧?”

吸了下鼻子,“不了……回府吧。”

郝眉艰难地抬脚登上步辇,随人回到府上。

————七年前————

“你在九皇子身边也服侍了三年的时间。”皇帝跟下面跪着的KO说,“我曾经找人查了你的身份。”

“我知道。”KO似乎并不惊讶。

“你父母是被冤死的。”语气中似乎有些惋惜。

“我知道。”KO的声音回荡在大殿里。

“可我仍不能留你在眉儿身边。”语气加重了些。

“为何?”KO的俊脸上终于有了点表情。

皇帝轻笑。

“因为你是罪人之后。”这个帽子扣在KO头顶,别说留在宫里,皇帝一句话就可以让他没命。

“眉儿不能没有我。”倔强地抬头看着威严的皇上,KO心里并不恐惧。

“有一个法子可以让你留下来,你……答不答应?”

“什么法子?”

皇帝将眼睛眯成一条缝,除了郝眉,大概只有眼前这个人跟自己说话不顾尊卑了吧。

“你先答应。”怕KO不应,皇帝有些耍心机。

“好,我答应。”

“这是我朝大将军的贴身信物,你带着它去边境吧……”将一个荷包扔在KO面前。

KO拿起荷包的手有些发抖。

这是要赶我走。

“几年之后,等你功成名就了自然可以回到眉儿身边。”眼睛移到KO脸上,“你去不去?”

KO不做声,死死地盯着龙椅上的人。

“去。”


“星辰……”还没回到府上,郝眉就冲出来抱着自己,一脸焦急,“听说父皇要让你去边境?”

KO沉了脸,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也好,省得自己不忍心说。

抱着怀里的人,KO露出一个郝眉喜欢看的笑。

“外边冷。”


要出远门了,皇上赐给KO很多平常看不到的宝贝,KO一整个下午都在盘点着这些在外人看来无上荣耀,可自己并不喜欢的金银珠宝。

“小祖宗你就吃一口吧。”屋里屋外跪了一圈侍从宫女,郝眉就是死活不吃一口饭。

“星辰公子,您快去劝劝九皇子吧,从听说您要去边境到现在都没吃一口东西。”

KO皱着眉,轻声叹气。

“都下去吧……”KO背着手站在众人面前。

一碗热腾腾的面端在郝眉面前。

“好了眉儿,别生气了。”KO走到郝眉面前蹲下来。

郝眉习惯性地趴在他背上,虽看不到他的脸,KO知道他一定很生气。

“你是不是要去边境了?”郝眉一拳砸在他背上,怒气不减。

“是。”KO垂了眼。

“你问没问过我的意思?”郝眉声音比刚才高了几个度。

“没有。”KO脸色更差了。

“那我们去跟父皇说,让他取消。”立刻从KO背上下来,郝眉天真地拉着KO要往门外走。

手被死死攥住。

郝眉惊愕地看着被攥住的手。

“你听我说。”

KO搬了张凳子在郝眉面前:“皇上让我去边境帮大将军,是因为我与众不同,你不是曾说过早晚有一天我会变成很厉害的人吗?几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等我回来,我护你周全。”

“可我不想让你走。”终于,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KO死死地咬着舌头,让自己保持清醒,不要心软。

口腔里满是血腥的味道。

“尝尝我做的面?”摸着郝眉柔软的脸庞,KO笑着。

“你会做面?”自己还从来没吃过KO做得饭呢。

“好好吃啊……”塞了一大口进去,味道不比御厨差。

几下就把一碗面吃完了,郝眉意犹未尽的表情:“你以后也会做饭给我吃吗?”

“会。”抬手帮郝眉理了下耳鬓的碎发。

“一生一世吗?”

“生生世世。”这句回答得尤其认真。

“今晚你陪我睡吧……”郝眉拽着KO的衣角,“明天你就走了。”说得有些哀伤。

KO看着郝眉,眼神激动,嘴角略过一个极不易察觉的笑。

“好。”

九皇子寝宫。

“星辰……”

“嗯?”

“这一去你何时能回来?”

“几年吧。”

“可我会想你。”

KO的鼻子竟有些酸。

“就算是想我,也不可以跟皇上求情来看我。”

“那………”

“也不许偷偷跑来看我。”

把路堵得死死的。

怀里的人没了声。

“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家里很贫穷,被卖去做杂役,每天吃不饱穿不暖,日子过得很苦。直到有一天出现一个小皇子,说要带自己走…………”

没讲几句,怀里的人呼吸渐渐平稳。

睡着了。

“然后小男孩跟小皇子回了皇宫,每天陪他学习,陪他吃饭,陪他练功……”KO继续讲着。

“小男孩儿很喜欢小皇子,希望能陪着他一世。”

就这样一夜未眠,KO从未说过这么多的话。

也这样抱着怀里的郝眉。


——军营——

“星辰啊……”大将军喜滋滋地进了帐篷,蹬了鞋坐在休息的软榻上。

KO瞥了一眼,大将军立刻又把鞋子穿上,嘿嘿地笑得有些害羞。

“怎么了?”到底是习武之人,没那么多礼节,KO也从不追究。

“你说的方法果然奏效。对面那些个酒囊饭袋被我们一举歼灭了。大胜啊,大胜啊!”将军眼里有说不出的喜悦。

“我知道。”KO在军事地图上标出个地点。

“今晚,我们偷袭这儿。”

有KO在,战役自然是一仗接着一仗胜。


“星辰公子,这次胜了我们就可以回帝京了。”一个小兵藏不住的激动。

“想回家看看?”KO一边研墨一边问到。

“嗯,家里有个妻子,刚成亲不到半年我就出征了,转眼都一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小兵喃喃自语,“星辰公子,你有没有回去想见的人啊?”

“有。”想着帝京的人儿,KO浅笑。

“一定是嫂夫人吧?”小兵从未见过KO笑,就算是歼灭了最大的敌国,也不曾见他脸上有什么笑容。

“嫂夫人?”KO有些疑惑。

“对啊,星辰公子您笑得这么好看,一定是在想家中娇妻吧?”

算是默认了。

“嫂夫人好不好看啊?”另一个小兵凑过去问。

“这不是废话么?你看星辰公子什么时候笑过,一提起回家就笑成这样,嫂夫人肯定好看。”

“好看。”KO回答得有点羞涩。

“嫂夫人喜欢吃什么啊?要不要这一路回去给她带点东西?”

“冰糖葫芦,蛋黄焗鸡翅,糖醋排骨………”KO说了一堆大家都没听过的菜名。

大家又在讨论着回家的事儿,每个人都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

KO也是一样。


——帝京——

“星辰啊……来来来。”7年不见,皇帝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正直当年的男子,他也开始衰老,变得有些羸弱。

“见过皇上。”几年不见,KO也变得更加成熟稳重起来,当然,也懂规矩了不少。

退下众人,大殿里只留皇帝和KO两人,如7年前一般。

“星辰啊,你立下赫赫战功,想要什么奖赏啊?”

“回皇上,臣想在宫里多留些时日。”

皇上了解他的脾气,从来不要加封进爵,不要金银珠宝,更不要妻妾成群,以前是当他不懂事,现在看来,他是真的不屑。

“好,那就多留些时日。快回去吧,九皇子在等你。”

“臣告退。”

——九皇子府——

“回来了,星辰公子回来了。”内务总管跑得急差点跌在地上。

“眉儿。”KO几乎是冲进府里,脸上写满了激动和焦急。

“星辰!”郝眉也快步走出去笑的让KO有些沉醉。

“你高了。”

“你壮了,也黑了。”郝眉有些心疼。

照例,KO蹲下身子,郝眉抿嘴笑了一下趴在他背上。

下巴抵在KO肩上,郝眉突然想起一件事儿:“给我看你被伤的手臂。”

几年前听说KO刚到军营不久,就被细作砍伤了手臂,有近半年的时间都卧床静养,这让远隔千里的郝眉心疼不已。

“不碍事了。”战场刀剑无影,KO并不想让他看。

正准备吃饭,一个奴才模样的人来到九皇子府。

“太子诏星辰公子过府一叙。”

“等我陪眉儿吃完饭的。”KO并不惯着他。

饭还没吃完,门外传来一声通报。

“太子驾到————”

好好的气氛被破坏,众人放下筷子准备接驾。

“起来吧……”KO抬眼看过去,太子依然是几年前那个欠揍的样子。

“星辰近年来可好?”太子坐在KO身边问得似笑非笑。

“回太子……还好。”

“哟……几年不见懂礼数了不少。”太子冷笑。

“是。”

“啧啧,看来那一刀没白挨……”太子夹起一根菜吃进嘴里,随即吐掉,“这野菜啊就是野菜,就算端到了皇宫里,也还是摆脱不了贫贱的身份。”

“你……”郝眉也不傻,听到这话简直要气炸。

“太子……您可知您面前这道菜是什么做的么?”KO不怒反笑。

太子冷眼看着面前的菜,不过是一道肉菜,没什么稀奇。

“猪肉?”

KO摇头。

“牛肉?”

KO摇头。

眼看太子的耐心要被磨没,KO缓缓开口:“虎肉。”

众人惊。

“这是……”

“此乃丛林之王,凶恶之极,前段时间我在边境时遭其偷袭,我二话没说用我手边的这把剑刺进他心脏……”KO将筷子扔在桌上,发出很大的声响,“当场断气。”

“………………”太子说不出话。

“我就不扰你们兄弟团聚了。”静坐了一会儿太子和身边的人说,“我们走。”


“啪——”一个瓷杯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殿下息怒——”太子府里闻声的宫女太监吓得跪在地上。
“父皇宠着九弟就算了,连星辰那个一介贱民居然也敢威胁我。”踹开了跪在自己面前的宫女,“滚开。”
“太子殿下,您何必跟一个小角色计较呢?说破天他不过就是九皇子在宫外捡来的,还是九皇子对您威胁大啊。”太子的贴身侍从小声劝说。
“上次让你查的事儿怎么样了?”太子揉着太阳穴。
“回太子………好消息。”走近了一步跟太子耳语。
“此话当真?”掩盖不住地笑容。
“千真万确。”
“这回让他们永无翻身之日。”

边境又有新战事,KO不得已又告别郝眉踏上征程。

——两年后——

“父皇。”太子跪在殿前,“儿臣有事启奏。”

连年战事,虽战绩辉煌,可也有损兵折将的情况发生,皇帝原本今日心情就不好,想早些退朝歇息,不想又被太子打断。

“说。”

“儿臣禀报………边境大将军星辰是罪人之后,九皇子包庇罪人之后,按律……当斩。”

殿内文武百官皆面面相觑,有些看向同样站在殿下的九皇子,郝眉脸上异常的从容,就像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会发生一般。

殿内一片死寂。

“可有证据?”皇帝亦是皱着眉。

“有……”将手里早就准备好的证据递了上了,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

皇帝只是草草扫了一遍便扔在一边。

“父皇。”太子一脸诧异。

“九皇子,将你查的结果递上来。”当着文武百官的面,郝眉许久才从身上掏出一张纸,递上去的途中太子瞄了一眼,上面还有画押的印记。

不禁眉头一皱,有些心慌。

“众卿,这本是家事,朕不想在朝堂之上将此事公之于众,既然太子执意如此,那……”
皇帝顿了一下,定了定神才缓缓开口。

“从前在京城有一户人家,以卖米为生,物美价廉,时间久了名声在外,就连京城很多大户人家也买这家的米,不久后又有一户人家也在城中贩卖大米,但是为了利润几乎都是年前的陈米,以次充好。这户人家发现之后就开自己家粮仓将旧米收回,将新米送给百姓。那个奸商是京城府尹的亲戚,此时恰有人吃了旧大米引发腹泻,久治不愈导致并发症去世。府尹听说这件事之后,便将此事怪罪在那户人家头上,不由分说便将那户人家的粮仓抄了,那户人家的男人在反抗时不小心砍伤了府尹亲戚的手臂,他连同夫人被就地正法了,家里剩下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就是如今的星辰。”

说完之后,皇帝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件事沸沸扬扬,为了不引起慌乱,还涉及朝中重臣,就将此时压了下去。

造化弄人啊。

太子听完事情原委惊愕不已,原本是因为你星辰家室奸商,将几年前的陈米卖给百姓致人死亡,借此机会能推到郝眉,不想这件事竟然是这样。

“这张纸,就是京城府尹告老还乡之前的画押的手书,上面清清楚楚地写了卖米的利润和税都一分不少的,进了你太子的腰包。”捏着郝眉递上去的纸,皇帝说得有些激动,说完后不停地咳。

殿内开始有小声议论的声音,不知事情发展成这样皇帝该如何判定。

太子额头已经开始渗着细细密密的汗。

原来京城府尹当年给自己的“不义之财”是这么来的,怪自己太糊涂,没去查查清楚,府尹没多久便告老还乡自己也没多想。

原来是这样。

斜睨着身边的九皇子,郝眉看似并不开心。

“太子,受贿地方官员税款,诬陷亲手足兄弟及本朝边境大将军,令废黜太子之位,未得朕许可,一年不许出寝宫半步。”不顾太子在殿下猛烈地摇头,又缓缓说道,“即刻执行。”

“父皇!父皇!儿臣没有,儿臣冤枉啊!”太子被几个奴才搀扶着站起身。


——九皇子府——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自古帝王继天立极,抚御寰区,必建立元储,懋隆国本,以绵宗无疆之休。朕缵膺鸿绪,夙夜兢兢,付托至重。承祧衍庆,端在元良。九子郝眉,日表英奇。天资粹美。兹格遵太皇太后,皇太后慈命。载稽典礼。俯顺舆情。谨告天地、宗庙、社稷。立为太子,正位东宫、以重万年之统,以系四海之心。钦此。”

“儿臣领旨。”虽跪在地上也听了圣旨的内容,可郝眉还是开心不起来。

“那,太子殿下,这是皇上赏的东西,老奴差人给您送来了。”

“嗯,知道了,下去吧。”

“殿下,您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贴身随从看出郝眉有些不对劲。

“不是说边境战事结束了么,怎么这么久了还不见星辰回来。”

“原来殿下是想咱们星辰将军了,听说快了,过几日就能回来了。太子殿下宽心。”

“嗯。”

——几日后——

KO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知道了太子被废了,当今的太子是九皇子。

第二件事,听说是与自己有关。

下了早朝郝眉和KO一同站在御书房里。

“星辰啊,朕命人修葺了你在京城的府邸,以后太子出宫也有个地方住。”

“修府邸?”KO心存疑惑。

“废太子有意加害你和眉儿,提起了你爹娘的事儿……”

KO眉头一紧。

“不打紧,是眉儿去当年的京城府尹老家找到了他,让他写了事情的经过和太子受贿的手书,这才没让废太子得逞。”

KO看着郝眉的侧颜,心里像是被击碎了一个一直以来都有的城墙。


——九皇子府——

“眉儿。”吃过晚饭,KO和郝眉坐在院子里。

“不必说,我都知道。”郝眉打断他的话。

吹起一阵凉风,院子里的桃花瓣被风吹下一些,落在两人的肩上。

“又一年了啊。”郝眉看着空中飘零的花瓣感慨。

KO抬手将郝眉肩上的花瓣拿掉。

“怎么?”郝眉回过头,正对着KO手里的花瓣,轻轻地笑了,抬眼看着他。

一枚吻落在郝眉唇上,能清楚地感受到主动人的颤抖,应该是很紧张吧。郝眉本能地闭上了眼,接受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吻。

KO许久没见到郝眉,激动是自然的。本想着等边境战事不紧,就跟皇上求情,让自己留在他身边照顾他,顺便为爹娘翻案……可谁曾想,郝眉竟都帮他做了,一时间倒让自己有些不知所措。感激,兴奋,幸福,和从未有过的舒坦……这些情感一股脑地涌上心头,控制不住自己去吻他。

“你……”二人异口同声。

松开郝眉,KO有些不知所措。

“你这是为何?”郝眉有些被吓到。

KO心慌得不行,语塞到脸颊发烫。

“听太傅说……当年你并不想从军?”换了一个话题,郝眉开口问。

“嗯。”踢着脚前的砖头。

“男儿志在四方,你为何不想从军?”郝眉静静地问,可话语中有些质问的语气。

“当年你还哭着求我不要走呢。”KO有些晃神,分不清眼前的郝眉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眉儿。

垂了眼,郝眉又问了一次:“当年你为何不想从军?”

“因为……”KO认真地看着眼前的人,“我想护你周全。”

“那你又为何从了军?”既然不想走,既然想护我,为何当年我求你不走你还要走?

“因为我想护你一世周全。”脱口而出之后KO自己都被吓得不轻。

郝眉心里被重重一击。

走与不走,都是为了护我周全。

“眉儿……”KO开口,“如果你不像儿时那般需要我。我可以回到边……”境字还没出口,KO觉着自己被一股力量撞击,身体上没有疼痛,反而是从唇上传来的温热感。

眼前,郝眉竟垫着脚吻自己。这是做梦都不曾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管不了那么多,KO心一横,压实了两人唇瓣的触感。

许久,两人才喘息着分开。

郝眉伸出手替KO拉了拉衣襟。

KO心里像是也被拉动了一般,抱起郝眉便朝着自己住的西厢房走去。

郝眉倒在他怀里,头枕着KO的颈窝,安静极了。

一脚踹开房门,直奔床边,将怀里的人轻轻放下。

KO伸手脱下自己的衣服,却从未觉得衣服如此的繁琐。

“星辰,我怕……”丝毫没有刚才质问的口气,绵羊一般,小声说道。

“我会很轻的。”一手扶着郝眉的下巴,一手撑在床边,勾起嘴角笑得温柔。

长夜漫漫

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辰,只知道天还黑着。

KO手抚过的地方,郝眉都觉得火烧一般躁动。

随着又一声的低吼和身下人的颤动。KO才终于舍得从他身上下来。

“疼么?”KO拭去郝眉额头上的汗。

郝眉不做声,只是抓着KO的手臂,摇了摇头。

KO轻笑,又在郝眉泛红的脸颊和唇上啄了一口。

“睡吧……”然后把他揽在怀中,收紧手臂的力度。


——次日清晨——

早膳。

“给,我让小厨房炖的雪梨羹。”KO将热腾腾的碗递了过去。

“雪梨羹?”郝眉疑惑,现在并不是吃雪梨的季节。

“对嗓子好。”凑近了一些,附在郝眉耳边轻轻地说,“昨晚喊了那么久,给你补一补。”

郝眉羞红了脸。

随手将面前的粥推给KO,没好气地说:“该补的是你吧。”

KO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脸上露出笑意。

山药粥。

古书有云:山药,健脾补虚,滋精固肾。

滋精固肾。

嗯。

点了点头,KO把面前的两碗粥全喝了以后还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唇。


转眼间,郝眉以做太子满了一年的时光。

郝眉和KO也恩爱了一年。

——寝宫——

“父皇……”郝眉跪在皇帝床前两眼泛泪。

皇帝已病入膏肓,太医也无力回天了。

“眉儿。朕有话对你讲……”

“你们都下去吧……”郝眉嘱咐了一句。

“是,太子。”留了一个皇帝的贴身太监,KO带着其余的人退出房间。

“眉儿啊,,从小朕就宠你,转眼间朕老了,也快不行了,你也老大不小了,朕欲将皇位传你,圣旨朕已经写……写好了。只是朕还未曾见到你娶妻生子……朕知道不可能了。”

“父皇您别这么说。”

“朕知道你和星辰从小一起长大,星辰是个好孩子,可你们毕竟同为男子,有些话,朕不想多说……”

“父皇……”郝眉哑然。

“朕将星辰派去边境,不仅仅是因为他爹娘的原因。他对人都冷冰冰的,可他对你不同,朕看得出……”

喘息了一大口气,皇上又说:“废太子韬略和筹谋是有的,但太过工于心计,你又太善良,今后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父皇……”郝眉哽咽,收了些悲伤的情绪,一脸严肃地说,“有星辰可护我一世周全。”

“你到底还是在意他……”皇上闭了眼,喃喃自语,“江山社稷难道比不上一个平民百姓?”

“父皇,在儿臣眼里,他不是平民百姓,他不是边境将军,他是眉儿的星辰。”郝眉说得极为认真和笃定。

“罢了罢了……朕知晓你的脾气,喜欢了就不会动摇。唤星辰进来……朕有话跟他说。”

郝眉转身走出寝宫,刚走到KO身边还未曾开口。

只听一声高呼。

“先帝,驾崩了。”

郝眉瘫坐了下去,KO赶忙伸手将他接住,郝眉整个人的重量实实地压在KO身上。

“我送太子回宫。”撇下一句话抱着郝眉走远了。





——多年后——

远处钟声长鸣,响彻弥漫的雾气中。

“哎?眉子哥,这是干嘛去啊?”一个邻居问郝眉。

“啊……回家吃鱼去。”郝眉轻笑着,好看极了。

“你家哥哥对你可真好,你想吃什么都给你做。”

听到这话,郝眉更是笑得开心。


“鱼好了——”掀开隔帘,KO端着菜走出来。

将菜放到桌上,KO走到郝眉身后,环住他,在他耳边吹气。

“鱼好了,我的皇子殿下。”

郝眉佯怒:“谁是你的皇子殿下?”

将郝眉转过来让他贴着自己,一手挑着他的下巴:“你说呢?”

“邻居说咱俩是兄弟呢。”忍不住地笑。

“他眼睛不好,瞎说的。”

“那我们是什么啊?”抽出一只手,摸着KO的喉结。

收紧了手上的力度,KO吻上郝眉的唇,许久:“你说呢?”

————#K莫 第一季 HE完结#————

(HE这一版终于来了,暴风哭泣有木有,终于等到你,还好你没放弃。)




评论

热度(65)

  1. ff~BO~ff林七七Vi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