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BO~ff

内有k莫古老存文,不定期吐槽,安利,美妆,关注需谨慎,😂

【K莫】独狼与二哈

水煮烟灰_展清:

拟兽,纯兽兽。KO狼x郝眉二哈。有肉戏成分但并不算肉。注意避雷。


梗来源
http://m.weibo.cn/status/4040219131034947?sourceType=qq&from=106B095010&wm=9006_2001&mType=Group


========以下正文========


雨水冲刷泥地上的血污,大雨过后,一切就会恢平静,狼群就会在新的狼王率领下,重新开始狩猎,而在竞争中战败惨死,也会被狼群残酷的规则遗忘。是的,这是规则,每一条狼都必遵守,但狼,和人一样,总有那么一只两只,是只将对自己有利的规则封为真理,却对另外一些弃若敝屡。
新任的狼王便是这样一条狼。在他微微眯起的审视和母狼悲伤却无可奈何的同情中,一条三个月大的小狼被赶离了狼群。
这是不合规矩的,一条母狼曾经这样争辩过她并非这条小狼的母亲,但是狼群的每一条小狼都必须被狼群的每一位母狼赋予同样多的爱和关照。而头狼,或者说狼王在即位之后,都必须保护前狼王留下的每一位狼群成员,在并非食物短缺的季节,将未成年的小狼赶离狼群是不可原谅的。
那么你就来战胜我,新狼王冷冷地说。
没有狼能战胜他,也许那个前狼王留下的最有出息的小狼长大之后可以,但是他已经无法活到那个时候了。被赶出狼群的幼狼,等待他的只死亡。
小狼没有任何反抗,天知道它刚刚断奶,甚至没有适应用牙齿撕咬肉类。他平静地在雨中离开,踩过他父亲留下的鲜血,无视身后母狼们隐隐传来的呜咽。
小狼慢慢走着,小心避开其他狼群的气味标记过的领地。刚刚下过雨,到处都是泥泞。他甚至找不到一处干爽的洞穴以供栖息。他饥肠辘辘,却没有捕猎的技能。他看到一只兔子,受了伤,蹲在地上,看着他瑟瑟发抖,眼里全是惊惶。他看见它的血,想起自己的父亲。
然后他听到沉重的脚步声。这不是他熟知的任何一种生物的脚步声。它是足底粗暴地碾过泥土,能把沙砾和碎石都碾得粉碎的步伐才能制造的脚步声,小狼本能地感觉到危险在逼近,他灵巧地蹿进草丛,看到二足的生物从远处赶来。他们手里牵着像狼的动物,口中呼喝听不懂的话。
在这吗?在这呢!小兔崽子中一枪还这么能跑。
他看见他们拎着兔子脆弱的耳朵把它拎起来。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狼群之外的生物狩猎,那样丑陋的姿态,甚至让他对狩猎这件事本身都产生了厌恶。
但他鬼使神差悄悄跟上去远远地,他怕被那像狼的生物闻到气味。其实他被雨淋了一身,又滚了一身污泥,气味被掩盖了起来。他看见那些二脚的生物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壳子。然后不一会那个壳子就移动起来。
他灵机一动,猛劲从草丛里窜出,跳到壳子后面的翻斗,他看见他们把兔子丢进去了。
兔子还活着,在一个铁丝笼子里。它依旧那样惊惶地看着小狼。小狼却只在是干草堆上来回踩了几步,便趴下睡了。他耳朵支楞者,听着壳子里的动静。
真他妈的,折腾一天就一只兔子。
出来玩高兴就好,你又不指望打猎过日子。
小狼听不懂,它只希望听着他们从壳子级出来的时候他能快点离开。但是他太累了,很快就睡熟了。


郝眉是一只快乐的二哈,被一个很是有钱的富二代用很是有钱的方式养者,虽然它才两个月大,但作天作地的本事已经不逊于任何一只成年二哈。很庆幸的是他的主人是个富二代,他有一整个院子供他作,比起整天被锁在房间里找点乐子还要被下班回来的主人拎着耳朵关禁闭的其他同胞,真是幸福无比。主人宠他宠上天,闯天大的祸都会被摸着脑袋原谅,然后被抱在怀里看他最喜欢看的主人在游戏里打怪兽。
但是郝眉最近感到一丝丝威胁。这个新来的崽子是怎么回事?主人你怎么不抱抱我,为什么不先给我洗澡,放开小爷,小爷不要跟这个脏兮兮的崽子洗澡。
崽子洗干净之后,看起来不那么讨厌了,瘦瘦小小,没精打采,却十分警惕。
从今天开始,本王赋予你新的名字,KO。
主人说。
崽子没有任何反应。
你怎么不说话。
崽子看它一眼。
主人在给你起名字。真是的,怎么给你起的名字就那么酷,给我起的别狗都说我是小母狗。
主人是什么意思?那个二脚兽?
对。。。不对,什么二脚兽!那是人!主人就是会给我们吃的,给我们住的地方,还会陪我们玩的人类。
是头狼和母狼那样的东西吗?
哈?那是啥?对了你是什么品种的狗?
我不是狗,我是狼。
是吗,怎么一点都不像,他们都说狼可凶了,你怎么不咬我?
小狼,不,KO就这样迅速和这个聒噪的哈士奇建立了友谊,虽然郝眉觉得是自己单方面的奴役了这个新小弟而小弟根本不敢反抗自己的权威。
郝眉教了KO很多,包括狗的技能,包括跟主人如何沟通。
你这样不行,又不会接飞盘又不会递报纸又不跟主人对眼神,主人不会喜欢你的,他不要你了怎么办。你又不像我这么玉树临风人见人爱。
郝眉为自己精瘦的小弟的前途担忧着,完全忘了人家刚来的时候争宠吃醋的是哪条。
主人带着他们遛了几天,郝眉逢狗便介绍KO给别狗认识,不出半个月,整个别墅小区连带隔壁高层小区已经狗尽皆知郝眉收了个狼做小弟,一时威风八面灯风光无两。这时KO就会在他身后不远处静静看着他,也不跟别的狗打闹,只在郝眉跟别狗的斗技中略处下风的时候上前一步,然后别狗就立刻一蹿三仗,远远冲着郝眉龇牙咧嘴,而郝眉就站在KO身边耀武扬威。
你别以为KO给你帮忙我就怕你!隔壁的松狮吼道。
来呀来呀,KO就是帮我怎么了,是不是KO。
嗯。
KO说。
美人,你确定你是收了个小弟不是找了和个靠山?
对门萨摩耶微微在旁边笑道。
美人,是别家主人给郝眉起的外号。郝眉对此的态度是本狗身长一米八比牛还壮比煤球还黑美人你大爷。
但KO觉得很合适,他没见过比郝眉更漂亮的狗。漂亮到每每看到他在院子的草丛里奔跑翻滚,都有一种强烈的扑上去一起翻滚的冲动。有时他会真的扑上去,郝眉就高兴地跟他闹成一团。KO从不跟别狗打闹,只闹他,这让他觉得身心俱爽。
这天遛完回来的郝眉心情不佳,据KO观察是跟一条很久没出现的狗友聊天之后的副作用。KO舔了舔他。
KO你多大了。
快八个月吧。
我也有快七个月了,今天那条狗你看见了吧,他上个月没出来溜达是因为被主人拉去绝育了。绝育!你知道什么叫绝育吗?
KO当然不知道。
绝育就是要把蛋蛋切掉!让我们不能跟小母狗谈恋爱生小狗崽!
KO震惊,跟不跟小母狗谈恋爱生不生小狗崽无所谓,但是切蛋蛋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事关做狗,呸,做狼的尊严。
怎么办啊KO据说等我们第一次发情之后就要被切了。。。也就是还有不到两个月!你更早!你还有不到一个月!
郝眉似乎做了很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心一横对KO说,KO我们私奔吧。
KO奇怪地看着他,然后蹲坐下来给他分析。
首先,我们离开这里没有东西吃,出遛弯的时候我四处留意过,周围的树林里只松鼠,你吃松鼠肉吗?
郝眉摇头,他打小吃高级狗粮,开荤也是保姆精心烹饪过的绝对是个宠物狗营养搭配的肉食,生肉,带血的,还有毛,松鼠肉,绝对不能接受。
我见过流浪狗,他们都吃垃圾桶里的东西,你吃垃圾吗?
郝眉被震惊,他从来不知道还有狗从垃圾桶翻东西吃。
其次,你还记得主人骂的那群偷狗拿去卖了做菜的二脚兽吗?如果我们出去也会被抓走然后卖了被别的二脚兽吃掉。
郝眉怂了。比起被吃掉,他选择切蛋蛋。
第三。。。
别别别,够了,我不私奔了。他低头凝视了一下自己不久就要阔别的蛋蛋,接着又想起KO的蛋蛋比他的要更早被切掉。
我还没仔细看过呢,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这么想着,郝眉冷不丁就把KO扑倒,硬是要看他的蛋蛋。
交配啊。。。夜里KO蹿上院墙,望着月亮忍住嚎叫的冲动,想着郝眉的话性的成熟即将到来,没有成狼的引导,他完全不知该如何应对,和母狼交配吗?他不以为然,心里却生发另外的萌芽。
某天夜里,主人被郝眉的哀嚎声惊醒,赶去发现KO威风凛凛压在郝眉身后,不住挺进。他原本身量比郝眉瘦些,毛发也没有那么长,看起来没有郝眉强壮,但是此时的郝眉却被他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郝眉还在挣动和哀嚎,主人赶忙要上去拉开他们,却被KO猛然转过来的视线逼退。那不是一条狗应该有的视线,那毫无掩饰的凶恶暴戾让主人感到如果他再上前一步会被这兽毫不犹豫撕成碎片。
此时的主人还未多想,大型犬发情性情大变是常有的,他觉得现在打断KO实在是很危险,于是心中抽疼着委屈了郝眉。
大意啊,怎么就没把两只发情期快到了的狗分开关呢。其实他是有考虑的,只是离郝眉到日子还远,而KO来家里时看着比郝眉还小一点,谁知道竟然是他先发情。
郝眉被压得腰腿发软,最后嚎都嚎不出来。大半夜主人打着哈欠等KO卡结结束,郝眉后面塞得满满,心生郁闷。
我把你当哥们你却睡了我,第一次交配不是跟美美的小母狗却是被自己小弟推了,最过分的是还被主人围观全程,早知道疼死也不叫出声来。
等他们终于分开,主人给他们清理战场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郝眉的身前也是点点精斑。。。厉害了我的美人,这都能射出来。
直得不能再直的主人感到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冲击。第二天一早,主人就不知道哪里弄来个笼子,把KO单独关了进去。
其实KO心里是后悔的。他没想到自己有那么克制不住的上了郝眉。郝眉走路的姿势别别扭扭,也不遛弯,也不闹腾了,恹恹趴在笼子外面,偶尔抬起眼,幽幽看一眼KO。
完了,主人要把KO绝育了。
八个月,公犬绝育最佳时间。主人本来是不忍心的,他想着,要是他们需要就弄母狗回来养,生一窝小狗,反正他养得起,生多了就换个更大的院子。
但是KO却把他的心肝宝贝儿郝眉欺负了。虽说都是宝贝儿,但是郝眉是他哭着喊着钞票甩着从一大堆看中了郝眉的竞争者里成功把他抱回家的,户口身份血统证明俱全,是个十足的狗中小贵族,平时调皮捣蛋上了天他都舍不得动他一根尾巴毛,KO却是他良心发现从垃圾堆旁边捡回来的。又兼郝眉虽然皮,但是撒娇打滚卖萌样样精通,他说自己人见人爱真不是自夸,而KO却独得很,不会叫不会摇尾巴看人的眼神还都冷冷的,亲妈养儿还难免偏心眼,何况是宠物。
于是KO就在郝眉眼皮底下要被带走切蛋蛋了。
但是谁也没想到,KO也没想到,郝眉竟然在主人把KO从笼子里牵上车的时候,一下子扑上来,张嘴咬住狗莲子,拼命往后扯,一副死也不让人带走KO的架势。主人顾及郝眉的屁股不敢跟他硬扯,哄着他说KO欺负你,我帮你教训他,教训完就送回来,不把他送走。
说完心里还感叹,真是好兄弟,被上了还互着他,想完就更觉的KO真是太不地道了。
也不知郝眉听懂没有,执意不从,扯着KO就要往门外跑,这是铁了心要私奔。主人大骇,让人赶紧把大门关了不让两狗出去。
郝眉见跑路无门,心里更委屈,想着这会KO的蛋蛋怕是真的保不住了,悲从中来,把KO按在地上,侧头在他蛋蛋上舔了两口,权当告别。
主人见这一幕简直比晚上看见他俩胡搞还受震撼。好你个郝眉,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这么弯了!亏我还以为你那天嚎得跟杀猪似的得多难受,结果你丫爽坏了吧?叫床呢是吧?可不爽嘛,被那啥都能那啥了是吧,你们主人我这么直,你们俩可好一个比一个基。
主人吐完槽,挥挥手也就算了,绝育的事再没提过。不就是搞基么,两条狗搞就搞呗,又搞不出狗崽子。
但是KO心情就比较复杂。他默默跟在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反正蛋蛋保住了于是很开心的郝眉后面。郝眉依旧喋喋不休,KO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呆呆看着他扭来扭去的屁股。
你说是吧,KO。
郝眉。
嗯?
我喜欢你。
我知道呀,小爷人见人萌狗见狗爱,谁不喜欢我呀。
郝眉,我们狼群有一个规矩,只有头狼才有资格选择配偶,而一旦选择了配偶,就一辈子不能换,如果头狼在没有被挑战的时候死了,他的配偶就会变成头狼。
我是被逐出狼群的独狼,如果有人愿意成为我的配偶,我就可以组成新的狼群。我见过只有两条狼的狼群,你愿意和我一起组成这样的狼群吗。
郝眉喜欢听狼群的故事,就如同每个人喜欢听远古的神话传说,它哪么遥远陌生,却又因为某种血脉相连的亲密感,仿佛就是属于自己生命的一部分。
KO是与众不同的,虽然不知道这份不同从何而来,但他和郝眉身边的每一个人,每一条狗都不一样,他不懂那是一种原始的野性,已经被驯化的犬类早已忘记了的东西,它吸引着郝眉,乃至于,当他被情欲勃发无法自持的KO压在身下侵犯时,他甚至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对呀,就应该是这样,KO就该是这样的。他在那一瞬间感到自己离他讲过的狼群的故事那样近,仿佛置身其中,那种野蛮和暴虐,让郝眉兴奋不已,甚至提前诱发了他的成熟。
而KO现在的话,给了他一个在那个故事里的角色。
狼王的伴侣,狼群中的另一个Alpha。
郝眉心血翻涌了片刻,张开嘴咬住KO的脖子,他们相互磨蹭,KO毫不犹豫再次骑上了郝眉的后臀。
妈的死给。
路过的主人受到一万点伤害。
每天被狗虐狗的日子,主人过得也算乐在其中身为一个富二代宅男,除了养狗就爱打游戏,活该没有女朋友。已经三岁半大的郝眉吐道
主人自从那天晚上被KO瞪得不敢近身之后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KO越长越大,离萌萌的哈士奇该有的样子差的越来越远。它身材劲瘦,嘴部伸长,眼神犀利。他开始仔细观察KO,更多的疑点被发掘出来,他终于恍然大悟,KO,大概不是狗。
主人请来动物专家来鉴定,郝眉吓坏了,以为主人变卦了,又要送KO去切蛋蛋。郝眉急着咬主人的裤腿,主人一脸凝重。
情况比郝眉以为的要糟糕得多,如果KO真的是狼,那是绝不可能留得住的。虽然更宠爱郝眉,但养了KO这许多年,他难道舍得吗?他在心中默默祈祷KO只是条长得像狼的狗。
但他注定要失望的。KO被带走那天,郝眉恨不能跟去,主人紧紧拽着他,被他啃了两口也没说什么,郝眉看见主人眼里的泪水,便也松了牙关。
KO再一次失去了他的领地,他的狼群。他从车的后窗看见郝眉的头从铁栅栏门中间伸出来看他,傻子,卡住怎么办。
收容所有很多狼。他们有的是被从偷猎者手里拯救回来的,有的是别的野生动园的狼群抛弃的独狼,他们都在狼群里作为成狼生活过,基本没有头狼。狼们聚在一起,诉说彼此的故事。他们问起KO,他说自己有个伴侣,大家肃然起敬,有伴侣,那就是头狼了。但是他又说自己的伴侣是哈士奇,大家的表情又古怪起来,当听说他的伴侣哈士奇还是雄性,就已经觉得惊世骇俗了。狼群争斗时,战胜者会用和母狼交配的姿态凌辱失败者,但是并没有公狼会真的和公狼做伴侣。有落单的母狼向KO示好,表示他们以后要是被放回草原,愿意和KO一起找一个领地,组成狼群。
我有狼群。
母狼不解地看着他,不明白和雄性的狗在一起算哪门子狼群。
狼群的首领要对伴侣忠诚。
KO说。
狼们孤立了KO。他不在意,他现在有更多时间用来思念郝眉。他拒绝生肉,工作人员只好给他用水煮过。狼们都说他已经是条狗了。KO每天望向门口,甚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然后他就等到了。
KO被唤出狼舍,在一个小屋子里,他看见了主人,和郝眉。
郝眉看到KO高兴地撒欢,啃他的脖子,压在他后背上,尾巴摇得不停。KO的尾巴也忍不住摇摆,这是主人养了他三年多从来没有过的。
KOKOKO!我想死你啦!你想不想我!
嗯。
KO闷闷地答。郝眉瘦了,他知道郝眉说想死他了不是夸张,那一定是像要死掉了一样想他。因为他也是那样。他们交配,在工作人员惊愕和主人尴尬的注视下。
然后郝眉还是要走,KO也还是要留在收容所。郝眉说他每周都会来,KO也就高兴起来。
很多狼都看见了郝眉,窃窃私语那就是KO的“配偶”。他们尽可以唾弃他的种族和性别,但是唯有一点,那就是郝眉真的很美,比他们见过的任何一条公狼母狼都更美,这又让他们对KO的鄙夷中带了一丝嫉妒的味道。
时间一年年过去,收容所里的动物被一批批放回大自然或者送到野生动物园,只有KO始终留下来,他不走,他走了的话,他的狼群到哪里找他呢?郝眉每星期都来,主人通常是放郝眉在这里浪一天,自己出去玩别的,晚上再来接他走。他们有时交配,有时只是把头叠在一起也不说话,萌出工作人员一脸老血。
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就这样一周周,一年年,一辈子。


=============

评论

热度(83)

  1. ff~BO~ff水煮烟灰_展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