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BO~ff

内有k莫古老存文,不定期吐槽,安利,美妆,关注需谨慎,😂

【K莫】未婚妻突然杀到!怎么办啊?!

杨维尼:

纯脑洞


纯瞎编














被愚公他们欺负,被肖奈压榨劳动力,连续熬夜一周编写代码,都没有眼前的情况让郝眉觉得糟糕。


面前这个看起来最多也就二十岁的女孩,一头长发柔顺地披在肩上,如果忽略耳边挑染成粉色的,几乎就是良家妇女的典型代表。


“小芸啊,怎么突然回来了?”郝眉尽量一脸淡定地问。


韩小芸吃着牛排听见郝眉这样问,抬起头对着郝眉笑一下,精致的眉眼都笑弯了。


“回来跟你结婚啊!”


郝眉好想去死一死,真的。


韩小芸,郝眉的青梅,自小两家说定了的娃娃亲主角之一。不过郝眉没当一回事,不过就是大人们喜欢开玩笑而已,他一直把韩小芸当成妹妹的。


“眉哥哥,你不想和我结婚吗?”看郝眉一脸想死的神情,韩小芸喝了一口红酒很直接地问。


郝眉想也没想就回答:“对啊,我们是兄妹啊,怎么能结婚啊。”


韩小芸一点难过都没有。依旧是吃得开心,还重新点了一份沙拉。


“又不是血缘关系的那种。”


“可是我......”我已经有KO了。正想着,另一位主角的电话就到了。


“喂......”郝眉有气无力地接了电话。


“你在哪里?”KO一贯的简洁风格。


“呃......在外面......”郝眉打死不敢告诉KO是在和未婚妻一起吃饭。他倒不会有什么事,大不了在床上一顿重罚!韩小芸就怕尸骨难全了。


“眉哥哥,这个好吃,你尝尝。”韩小芸举着叉子,上面有一块色泽金黄散发着浓烈香气的芝士虾球。


郝眉怕电话那头的KO听见韩小芸的声音,吓得直接就挂了电话。可惜,韩小芸的声音之大,KO完全听见了。


眉哥哥,好吃,女生。


郝眉在外面,和女生,吃东西。


KO握着电话的手渐渐收紧。


好不容易陪着韩小芸吃完饭,韩小芸还说想去看夜景,郝眉始终担心今天的电话被KO听见,就推辞说还有工作要回去加班,韩小芸也不难为他,就说下次去郝眉父母家见。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推开门,环视客厅不见人,郝眉的心稍微淡定。他就是怕一回来就看见KO,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放下背包,郝眉尝试着叫了声:“KO?”


没人回应,郝眉有点疑惑。今天是休息的日子,KO一般不会出去玩,怎么家里没人了?


反应慢半拍的郝眉才发现自己的房间亮着灯,郝眉迟疑地慢慢走过去,从门缝里看见KO在认真地敲代码。


其实,从郝眉开门的一瞬间KO就有反应了,至于郝眉叫他没有回应,只是KO一时想惩罚一下郝眉今天跟女生吃饭而已。


“休息日老三都要压榨你呀!”郝眉以为是肖奈加了工作任务给KO。


“不是。”KO合上电脑转身看着郝眉。不算很亮的灯光照得KO的脸显得有点阴晴不定。


郝眉因为心虚,不大敢看KO。于是笑笑,就走向衣柜打开取出换洗的衣服。


一直等到要睡觉了,郝眉也没跟KO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KO虽然有点介意,但不想显得自己小气,也压抑着没问出口。


两人都各怀心事,谁都没有睡好。


一个星期后,郝父来电话要郝眉马上回家,要跟他商量和韩小芸的婚事。郝眉一口拒绝,说已经有了喜欢的人,绝对不会和韩小芸结婚的。


“你个混账!马上收拾东西给我回家!”


郝眉也生气地挂了电话,KO问怎么回事?很少见自家美人真正地发那么大的火。


郝眉难得正经起来,他看向KO:“我爸要我回家结婚,未婚妻是我小时候的玩伴。我不想回去,就跟我爸吵起来了。”


KO听了有点百感交集。舒坦的是郝眉终于跟他说实话了,担心的是郝眉的父母不一定能接纳自己,这会要郝眉结婚,恐怕是已经安排好一切了。


见KO不说话,郝眉上前一步,他比KO矮一点点,但是他挺直了腰板其实也跟KO差不多。他的鼻子轻轻地抵着KO的鼻尖,彼此的睫毛都能轻轻碰触到了。


“我跟我爸说,我有喜欢的人了,是一个男人,叫KO。”


一向平静无波的自认自控能力超群的KO,这次终于是难得地做出了表情。


他惊喜万分,他一直以为只要自己再努力一点,郝眉会喜欢自己的,但不知道原来郝眉早就喜欢自己了。眼眸里的惊喜,嘴边的笑容渐渐扩大,KO的双手环上郝眉的腰。


“我很高兴。”


难得一次主动表白的郝眉,却在话说出口之后脸着了火,烧得通红。他有点害羞地低下头,心跳得有点厉害。


“可是......我爸要我回去......”


“我陪你回去。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我们一起面对。”KO很肯定地说。


郝眉惊讶地看着他,“真的吗?你要陪我回去?”


“是,明天我就向肖奈请假。”


“好。我们一起面对。”郝眉放心靠在对方怀里,这些天的忐忑不安通通因为刚才的话烟消云散。


我们一起面对,所有事情。


肖奈还算有点人性。在问KO因为什么请假的。


“去郝眉家提亲。”KO也是直接。


“祝你成功。”


肖奈一脸耐人寻味地批了假条。


“你请假的钱,扣在郝眉卡上。”


KO回头看着他:“我会给他挣回来的。”


看来,KO注定是要在致一生根落地的了。


出发前,KO见了韩小芸一面。


至于怎么电话联络到韩小芸的,就跟当初KO找到肖奈的电话一样的,咱们KO已经是熟门熟路了。


“你就是KO啊?果然很帅,很有男人味啊!”韩小芸没有丝毫的不自在,一双大眼溜溜地打量着KO。


KO也在打量着韩小芸,时尚,漂亮,大胆,跟郝眉的性格差不多。


“你知道我?”


“眉哥哥打电话跟郝叔叔说他喜欢就是你啊,我当然知道你啦。如果不是眉哥哥说喜欢你,郝叔叔也不会那么快就要我和眉哥哥结婚。”韩小芸喝了一口果汁,笑嘻嘻地说。


KO有点奇怪,怎么说自己和韩晓宇你也算是情敌关系,怎么韩小芸一点都不讨厌自己呢?


“你喜欢郝眉吗?”


韩小芸笑了笑,点点头。


“喜欢,应该说是很喜欢。眉哥哥很疼我,从小就什么都让着我,我喜欢的只要他有,他都会然给我。所以我很喜欢他。不过,他对我只是妹妹,我也......只是当他是哥哥啦!”


KO微微吃惊,原来这青梅竹马是互无感情的。不对,是有兄妹情,但是没有爱情。


“所以,你也不想和郝眉结婚的,是吗?”


韩小芸点点头,“我年纪还很小,虽然已经可以拿结婚证啦。但是,我不想那么快就被婚姻束缚。”


“你能把关于郝眉父母的事情告诉我吗?例如性格,爱好之类的。”查清楚对面这个女孩并不是情敌,自己又有求于人后,KO的态度有了一点转变。


“可以是可以,不过,就这些东西......”韩小芸有点“嫌弃”指着桌面的一杯冷饮和一碟脆薯条。


“只要你吃得完,随便点。”KO把菜牌递了过去。


“好!”


这一顿,吃了KO一千多块。倒不是韩小芸点得多,而是西餐厅的东西都是贵且精致,几口就没有了。


相当于,KO花了一千多块买了关于郝眉家庭情况的情报。


“KO哥哥,谢谢你这顿饭。等你和眉哥哥搞定了之后,一定要再请我吃饭哦!”


韩小芸心满意足地擦着嘴,古灵精怪地对KO说。


“没问题。”


正所谓不打无准备的仗,有了韩小芸的助攻,KO现在信心十足。


几天后,郝眉和KO坐上了回家的高铁。


出了站厅,郝眉一眼就看见自家的司机在等着了。


“眉少。”


“何叔,好久不见了。”


“是啊,少爷去读大学就很少回家了。快上车吧,先生和夫人都在家等着呢。”


“好,KO我们上车。”


KO和郝眉坐在车上,郝眉有点累就闭着眼打盹。KO怕他扭到脖子,就把人轻轻地安置在自己膝盖上。何叔在镜子里看到,没有说什么,却在心里暗自赞赏。


回到郝眉的家里,虽然早已知道郝眉出生于富贵人家,但是这里的装潢还是让KO眼前一亮。主色调一米黄色为主,比白色多了一份平易近人,比冷灰蓝之类的多了一份温暖。家具选得极为有心思,就连客厅的花草都废了心思去布置的。


“小眉回来啦?”一把温柔的女声字二楼传来,一个中年妇女披着浅紫色的披肩快步走下来。


“妈!”郝眉大步上前和郝母相拥撒娇。


KO终于知道郝眉的相貌是遗传自他妈妈的美貌的了。看着郝母年纪也是很大,大概也就是四十多岁,保养得宜,说是郝眉的姐姐也不为过!


韩小芸给他透露过,D市最出名的艺术学校就是郝母一手创办的。


“哼!还知道回家。”一把稍微带着点怒意,也很有威严的声音在郝母身后响起。


应该就是郝眉的父亲了,据韩小芸说郝眉的父亲是教育局的副局长,前年才退休的。


郝母急忙转身对那个中年男人说:“儿子刚刚才回来,你就不能高兴点嘛。”


本来郝眉还满脸笑容,见到那个中年男人笑容减去了些。


“爸,我回来了。”神情倒也是乖巧的。


“哼!眉少爷,我三催四请你才回来啊!这谁?”郝父冷着脸,抬起手里的拐杖指指一直站在最外面没有说过话的KO。


郝母这才留意到KO,她也是见识多广的人,一见KO便也知道他不简单。气质虽然冷清了些,但是神情很是坚定,见到自己和郝父既没有过分热情,也没有屈膝自卑,不卑不吭倒是显得有几分傲气。


“你就是KO了吧?”郝母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问。


“阿姨好,我是KO。”


“来来来,快请坐吧,小眉在外面读大学以后就很少带朋友回来了。”


KO上前几步,并没有像郝母说的那样坐下,而是看着郝父,深深一鞠躬。


“叔叔您好,我是KO。”


“谁是你叔叔!”


郝父看也不看KO一眼,拿起桌上泡好的茶叶喝了一口,再盖上茶杯盖,戴上桌子旁边的老花镜,开始看起了报纸。


郝眉气不过,刚要开口说什么,被KO暗中阻止了。郝眉瞪着父亲一眼,和KO并排站一起去了。


郝母见气氛有点僵,便说点什么打破僵局。


“KO是在哪高就啊?”


“我和郝眉是同一家公司。”


“哦,那就是小眉的同学肖奈创办的那家公司咯?那还是挺不错的呀。”郝母笑着点点头。


“那KO你读的那家大学?”


KO抿抿嘴,但又很自信地抬头看着郝母:“我没读过大学,所有都是我自学的。”


郝母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倒是郝父那边冷哼一声,摆明就是看不起KO的学历了。


郝母这下倒是有点尴尬了。早知道就不问了,只好拿起玫瑰花茶喝了一口。


KO知道有些问题是无可避免,不如自己坦白交代吧。


“郝先生,郝夫人。我知道你们对我是有些看法的,我今日既然选择陪郝眉画家,就是打算把话都说清楚。”


郝父移开报纸看他一眼,没说话又继续看报纸。


郝母倒是微笑着看他等待下文。


“我上初中不久,父母就离婚再组家庭,谁也不想带着我生活。我初中三年是这个亲家住一下,那个亲戚家睡一晚的过,好不容易熬过初中,就再也没有亲戚愿意出钱供我读书。我知道,靠山山会倒,于是我就干脆出来打工,去到一家餐厅应征杂工,后来跟厨师学做菜,从仓库菜到上菜,到打下手,二厨,主厨。我一步步地走过来。至于电脑,我也是自学的,因为有兴趣,所以现在倒是玩得比较精通。”


郝父虽然没有看KO,但是他说的话他倒是一字不漏地听进去了。KO身上的气息跟郝眉很不一样,他冷静沉着,就像一头伺机而出的豹子,只要看准目标就会立马出手。


“原来,你以前过得那么辛苦啊。”郝眉有点心疼。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那样幸福吗?我看你是郝家少爷的好日子过惯了,想试试苦日子是不是?”郝父瞪着郝眉。


郝眉不服气想要开口反驳,KO轻扯一下他的袖子。


“你跟你爸爸好好说话。”


“爸,我不是好日子过惯了,相反我现在跟着肖奈创业接案子做业务,我才知道生活多不容易,有时候累死累活一个编码出问题,就得全部推倒重来。我试过差不多一个星期都熬夜,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可是我长大了,我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少爷了。我也想用自己的双手去闯荡一下,别人没有条件的都敢去闯,我条件那么好为什么不敢去试试?还有,我背着你去读庆大,就是想要试试独立生活。我毕业不去你安排好的单位,就是想和肖奈一起创业,我想凭自己的能力闯出一番天地,我想让你们安享晚年。”


郝眉也许是很久没有跟父母谈心了,这番话下来,郝眉和郝父郝母都红了眼睛。


“原来你一个人在外面过得那么累。”


郝母到底是心疼儿子。


“妈,我不怕累,我只怕以后会后悔,后悔当初可以努力的时候没有努力。”


“先生,夫人,少爷,可以吃饭了。”保姆走过来说。


“先吃饭吧,大家都饿了。”郝母低头擦擦眼角,转头又露出温和的笑容说。


许是知道郝眉回来了,满满一桌子的菜。郝母不断给郝眉夹菜。


“来多吃点,你在外面工作那么忙,肯定是没好好吃饭。”


郝眉偷偷看KO一眼,恰好KO也转头看着他,两人都露出迷之偷笑。认识KO之前,郝眉真的是饱一顿饿一顿,认识KO尤其是他住进家里后,郝眉每天都被KO的好饭好菜伺候着。


“妈,其实KO的手艺不错,明天你们试试。”


郝母笑着点点头,“好啊,我真的很想试试KO的手艺。”


KO点头,“没问题。”


许是吃惯了KO的手艺,回家的饭菜郝眉反而觉得也就一般吧,不过这话他绝对不会说出来。


吃了饭,郝母拉着郝眉进了房间聊天,郝父晚上一般都要去书房看看书。郝眉让KO去房间收拾好行李,结果郝父让人给KO安排了离郝眉房间隔着千山万水距离的一间客房。


KO淡定表示感谢,他理解郝父的心思。


深夜,已经习惯了猫头鹰作息时间的郝眉翻到在床上打了几个滚还没睡着。他总觉这床好像少了点什么,他踢着杯子想了好久,终于悟出来了,少了KO。


以往在自己家,都是KO抱着自己睡,虽然有时候他的手绘不规矩往自己身上走,不过KO的怀抱真的很温暖,而且很有安全感。


郝眉拿出手机点开KO的信息,发了一条过去。


睡了吗?


KO瞬间就回了:还没


我也是,睡不着


要吃夜宵吗?我给你做


KO以为郝眉是吃惯了夜宵突然没了不习惯,打算去厨房给他做夜宵。


不吃,就是睡不着。【撒娇的表情】


我过来看你?


好!


郝眉终于是笑了。


很轻的敲门声,郝眉跳下床去开门,KO站门口温柔滴看着他,伸手给他理理乱了的头发。


“怎么还不睡?要是回去了可就没有那么早睡的机会了。”


“哎呀,我就是睡不着嘛。”郝眉撇撇嘴嘟了嘟嘴。


KO一看他这副神情,立马伸手扣住郝眉的后脑勺,封住微嘟起来粉嫩的唇。


他忍一天了,上了郝家派来的司机的车,KO就一直在克制,一直提醒你自己要循规蹈矩,不能给郝父郝母留下轻浮的印象。这会,郝父郝母都睡了,KO自然是不会再忍了。


郝眉也难得乖巧地没有过分挣扎,乖乖任由KO掌握主动。毕竟,他也是想KO了。


深吻完毕,两人都微微喘着气。KO拍拍郝眉的背,哄着他。


“时间不早了,快睡吧。明天我给你做早餐。”


郝眉红着脸点点头,转身进房爬上床盖上被子,眼睛眨巴眨巴看着站着的KO。


“我关门了,晚安。”


“晚安。”


KO轻轻关上门,还没在被子里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然后才闭上眼进入梦乡。


KO虽然关门了,但在一直贴着门直到他肯定里面的郝眉已经睡着了,才轻轻地离开回房间。


一早,KO就在厨房里忙开了。


郝母进入厨房时,KO差不多忙完了。


“呀,怎能让你亲自动手。”郝母有点不好意思。


“郝夫人早,我做了些早点,不知道合不合您和郝先生的胃口。”KO换上了平日在家穿的黑色上衣,一条淡蓝色的围裙围在腰间。


郝母看了看,都是一些简单的中式早点,还有冒着热气的白粥,旁边配有小菜。


“合适合适,我和郝眉爸爸都是口味清淡的人。”


郝母在心里给KO打了高分。


餐桌上,郝父依旧是没有好脸色,但是早餐都吃下去了。


“郝眉呢?”不见儿子身影,郝父问郝母。


郝母还没来得及回答,KO先说话了。


“难得休息,我就没叫郝眉,他平日为了工作很少有时间睡觉。”


“你真是贴心,那小眉的早餐......”郝母看着桌上差不多光盘了,担心郝眉起来没有东西吃。


KO马上表示材料已经准备好,过一会就去做,做好了郝眉也该起床了。


郝母是彻底满意了,就连郝父都微微点头了。不过,他可没表现出满意的样子。


差不多十点多了,郝眉才顶着鸡窝头从房间出来。


KO一直在客厅陪着郝母聊天,虽然KO话不多,但是回答都是简明扼要,倒也和郝母聊得挺愉快。


“妈,KO早。”


郝眉露出傻傻的笑容打招呼。


KO一见他出来,原本冷峻的眉眼顿时柔和了几分。郝母见了也放心了。


“你看看你这么晚才起来,人家KO都做好早餐了。”


郝母意思意思地责备了一下。


KO立马站起来,“我去给你弄早餐,你洗漱一下就能吃了。”


好心情很好点点头,往卫生间走去,郝母也跟上去了。


郝眉挤着牙膏,郝母问:“平时在家他也是这么宠你?不会是回来了做戏给我们看得吧?”


郝眉刷着牙,含糊不清地回答:“妈!你要KO......做戏......真是难为他了。”


好不容易吐了牙膏沫,郝眉抹一把脸才继续说:“还有,如果KO给脸色你儿子看,我还能带人回来给你们看?早赶走了好不!”


郝母想想也是,自己家儿子那是从小养尊处优好吃好住,从来不用看人脸色的。要是这个KO敢欺负他,怕是早就被揍了。


只是,郝母你忽略了两人的武力值并不相等这个问题了。


洗漱完毕,郝眉吃着KO亲手做的早餐,KO坐一旁默不作声却温柔地看着他,不时拿纸巾给他擦擦嘴角。


“我爸呢?”郝眉咬着小笼包,才想起起来都没看见郝父。


“他今天和单位的人聚会,大概是下午才会回来了。”


又住了几天,郝眉和KO都没假了必须回去了。


郝父郝母坚持要送他们到车站,郝父难得一次看着KO,神情虽然还是那样不喜不怒,但是语气却是软了不少。


“回去以后照顾好小眉,他自小娇惯了,没人在身边不行的。”


郝父这话就等于是放行了!


KO认真地点点头,“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的。”


郝父叹口气点点头,伸手拍拍KO的肩膀。


回到公司,一众单身汪自然是不会放过机会调侃一下郝眉和KO的。


“见过郝眉的父母了?”


在肖奈办公室做电脑测试,肖奈自然也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KO点点头。


“打算给多少彩礼?”


KO抬头看看外面跟大伙闹成一团的郝眉,微微勾起嘴角。


“我整个人都给他。”






完。



评论

热度(56)

  1. ff~BO~ff在海上飘摇的维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