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BO~ff

内有k莫古老存文,不定期吐槽,安利,美妆,关注需谨慎,😂

【K莫】重逢

杨维尼:

纯脑洞


纯瞎编












KO和郝眉分手两年了,当初KO车祸骨折住了医院,两天后郝眉对着躺在病床的KO提分手。


“想我这种衣食无忧的大少爷,你觉得我会真心跟你在一起?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话说完毕,郝眉毫不留意地离开,甚至脚步比平时还稍快了一些。


KO如堕冰窟,浑身发冷。


伤好后回了致一才知道郝眉已经辞职,肖奈劝KO留在致一,最起码这里还有郝眉曾经的气息。KO答应了,他希望那天能再听见郝眉噘着嘴说:“KO,我好饿啊,有没有小饼干啊?”


只是,两年过去了,期盼的人没出现,熟悉的声音没响起。


大家都有默契地从来没有提起过郝眉,就像从来都没有这个人存在。


“KO,汇天公司那边我已经谈好了,你过去给他们重整一下防火墙什么的,大概两天左右吧。”


肖奈手握咖啡杯,慢条斯理地对KO说。


KO点点头,合上文件出了办公室。


等KO离开,愚公有点担忧地说:“汇天好像在B市吧?郝眉家不就在......B市!”


肖奈点点头,“是的。”


“那......老三你还派KO去?你就不怕......”愚公有点不赞同。


肖奈一脸轻松,“B市很大,他们不一定能遇见,就算遇见,那又怎么样?”


当天晚上,KO就搭上了飞机飞往B市。现在的他已经习惯了出差,以前郝眉在的时候,常常抗议KO出差,因为KO走了就没有人给他做饭,他会饿死。甚至有一次,郝眉实在是吃不下外面的东西,活活饿了两天,最后去了医院。


可现在,不管KO出差多久,都已经无所谓了。


第二天在汇天,防火墙的重建和升级都很顺利,汇天的李总很高兴,一定要邀请KO参加今晚的商业宴会,说是B市最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会出现。KO本来不想去,但是架不住李总的一再邀请,只好点头答应。


商业宴会上,KO一身黑色的西装,端着一杯红酒,肃立一角。不少人都被他的气质所吸引,但是敢上前搭话的一个都没有。


“郝氏集团来了!”不知谁惊呼一声,大家都纷纷往后看去。


KO也被声音吸引去看看,这一看就整个人都震住了。


一个梳着大背头,身穿灰色高级西装,拄着拐杖的中年男子,他身边是一名穿着高定白色西装,佩戴粉色小领结的年轻人。


年轻人年约二十来岁,皮肤白皙双眸璀璨如星,脸上是得体温和的笑容,说话的速度不疾不徐,举止得体大方,一看就是家教良好的富家子弟。


“郝眉......”KO抖着唇轻声念出了那个他已经许久不曾提起,却一直深埋内心深处的名字。


那名白西装粉领结的男子,正是已经消失两年的郝眉。


“郝先生,眉少爷。”李总率先上去打招呼。


“李总,好久不见。”郝眉浅笑回应了一句。


“对了,我听说眉少爷是庆大计算机的高材生,刚好我公司最近请了一位电脑高手,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郝眉点点头,“好啊,正好我最近也遇到一些电脑问题,刚好可以向李总的高手请教一下。”


电脑,郝眉心中的某个角落,突然狠狠地痛了一下。


李总东张西望就是没有找到KO的身影,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对郝眉说:“真是不好意思,这位高手的性子很奇怪,很冷漠的样子,现在也不知跑哪去了。”


郝眉换上一个和煦的笑容,“没关系,有缘会见到的。”


陆陆续续的,很多商界的大人物上来打招呼,郝眉都应对得体丝毫没有当初的青涩和害羞。现在的郝眉,绝对比得上肖奈。


KO在角落里目不转睛地盯着郝眉,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眼中。他很想上前去叫他,跟他说话,但是KO不敢。他不确定郝眉是不是还记得他。


几轮寒暄应酬下来,郝眉找个借口离开去了卫生间。酒喝多了,胃有点难受。对着洗手盆干呕了几下,却什么都没有。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清醒多了。


“眉少爷没事吧?”一把软糯轻柔的声音在卫生间门口响起。


郝眉回头一看,是B市最大的投资公司的总裁千金袁媛。袁媛对郝眉是一见钟情,一直采取温柔攻势,无奈郝眉就是对她装疯扮傻,从来都没有一点爱意的回应。


“没事,袁小姐不要担心。”郝眉抽出一张纸巾擦干净脸上的水,换上一个笑脸。


袁媛点点头,便和郝眉再次进入宴会内。


宴会结束后,郝眉跟父亲说要出去散散心晚点再回家。


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郝眉又想起李总说的电脑高手。电脑高手,他认识一个很厉害的电脑高手,很厉害!厉害到他入侵自己的电脑换了桌面,自己都换不回来。厉害到肖奈要拼尽全力才能勉强赢他。不过他最厉害的不是电脑,是他的厨艺,他会做世界最好吃的酸菜鱼和糖醋排骨。


不过,他还是没有自己厉害。毕竟,他可是那个甩了厉害人的人。


晚风吹起,郝眉慢慢走着,来到一个夜市的档口。多久没有来这些地方了,自从回家以后,每天都跟着父亲出入高档餐厅,不是谈生意就是拉拢人脉,每天山珍海味却吃不知味。


来到一张空桌旁坐下,老板殷勤地过来招呼:“您好,想吃点什么?”


郝眉想了想,一张嘴就是:“酸菜鱼,炸茄盒,小炒肉,几瓶冰啤。”


老板快速地下了单,:“请稍等一下,很快就上菜。”然后转身进了厨房,却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衬衣的男人。


“这位先生,这里是厨房,座位在外面。”老板以为是客人走错地方了。


KO一直跟着郝眉,不过以郝眉的警惕性是绝对不会发现的。直到郝眉来到大排档,听见他点的几个菜,KO内心翻涌,这些都是以前郝眉常点的菜。于是他来到厨房,请求老板让自己给郝眉做菜。


老板有点犹豫,KO抽出几张一百块数也没数就递过去。


“有任何损失,我负责。”


老板只好同意。KO挽起袖子,拿起炒勺就像以前在大排档一样,为郝眉做出他爱吃的菜,分量依旧是多了三陪都不止。


菜好了上盘,KO又找来老板要他不要告诉郝眉,菜是自己特别做的。


老板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是既然收了他的钱,那就只能照做了。


端着菜出去了,郝眉已经喝光了一瓶冰啤。看到上来的菜,郝眉稍微一愣神,抬头看着老板。


“老板,你这的菜量......挺大啊!”


老板皮笑肉不笑几声,“您慢用,想加点什么菜再叫我。”


郝眉看着面前这几盘菜,想起以前有个很厉害的厨子也是会给自己超大的菜量。不过,自从那次在医院一别,就再也没有这样的待遇了。


夹起一筷子的小炒肉就往嘴里送,用力地嚼了几下,郝眉停了下来,眼睛睁得大大的,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先红了眼眶。


“老板!老板!”郝眉大声叫老板过来。


老板急忙过来问:“怎么啦?”


郝眉一把抓住老板的手,很用力。他有点紧张。


“这菜谁做的?”郝眉死死地盯着老板。


老板被他吓到了,“是......是新来的厨子啊。”


“叫什么名字?还有,他长什么样子?”


“哈?这个......”老板有点为难地往后看了看,KO在暗处摇摇头。


“这个嘛,他是新来的,姓李。样子嘛,一般般吧,喜欢穿黑色衬衫西裤和皮鞋做饭。”,没办法,老板只好随口编了一个。


郝眉顿时失望涌上心头,姓李,穿衬衫西裤皮鞋,这些都不符合那个厉害的厨子的习惯。他不喜欢穿的很正式,他不在乎款式,只在乎舒不舒服是不是方便。


可是,如果厨子不是他,为什么味道可以那么像。郝眉看着桌上的菜留下了一滴泪,都说了分手了,为什么还是会想起,明明已经在很努力地忘记,为什么还是忘不掉。


郝眉咬着下唇,又夹了一筷子的炸茄盒,该死!为什么味道要那么像,是不是这个厨子是他教出来的徒弟?边哭边吃,郝眉几乎用了两个小时才吃完。又灌了几瓶冰啤,现在郝眉的酒量已经不是当初几瓶果酒就能醉的了。酒是越喝越没味,郝眉却是越喝越清醒。


KO也是红了眼眶,他知道郝眉吃出了自己的手艺,他吃出来了。尽管分手两年,他还是吃出来了,他没有忘记过的,对不对。KO的心底有了一丝希望。


凌晨三点,大排档要打烊了。


老板走过来小心翼翼地说:“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要打烊了。你......”该走了!


郝眉想了想,问:“那个做菜的厨子下班了吗?”


“没有。”一直待在厨房不肯走。


“能不能让他再做几个菜我打包带走?”郝眉不想错过那种类似某人手艺的味道。


“这......我问问。你想吃什么?”


“随便都可以。”郝眉顿时有点开心。


老板摇摇头走向厨房,这是两个什么怪人。他走到KO面前说那个人还想点些菜打包带走。


KO点点头,“他想吃什么?”


“他说随便。”


KO想了想,就开始动手。


当郝眉看见打包盒里的菜时,又有了想哭的冲动。


糖醋排骨,蛋黄焗蟹,烤鸡翅。都是郝眉最爱吃的菜,怎么这个厨子那么了解人心的。


郝眉打开钱包付钱,他没问多少钱。直接就是几张一百块递给老板,老板只拿了两张其他的还给郝眉。


郝眉提着打包盒想着是不是该回家了,得把菜都放冰箱啊,不然就变坏了。走之前还特意看了看大排档的名字。记着店家的名字,方便以后再来。


等郝眉走了KO才走出来,他好像明白了一些事情,不过还要回去向肖奈问个明白。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啊?”老板可是藏了一肚子的疑问。


KO有点歉意地说:“抱歉,打扰了。”说完转身就走。


老板看着两人走不同方向,无奈地摇摇头,这叫什么事啊!


办完了汇天的事,KO立马去了机场买票上飞机。回到致一的时候,肖奈正在和各部门主管开回。


好不容易等了半小时会议结束,KO立刻冲进了办公室,直接就来了句:“你知道我去那边会见到他对不对!”


从来没见KO用这么激动的语气说话,一时间会议室的人都相互看看没有说话。


肖奈示意其他人先出去,让KO进来一个人说话。


“你见到郝眉了?”虽然是疑问句,但是肖奈的神情很肯定。


KO稍稍平复自己的情绪,“是,汇天邀请我参加一个商业宴会。”


“郝眉也在那个宴会了?你们见面了?”前一句如果是肯定句,那后一句肖奈倒是不大肯定。


“没有。他没看见我。”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肖奈玩味地看着KO,安排KO去汇天一来是汇天本身的要求,二来肖奈一直觉得郝眉和KO之间不应该这么快结束。


“我还在考虑。”KO垂下眼眸。


“KO,有些事情我想是时候告诉你真相。”


肖奈难得换上一副认真严肃的面孔,KO抬头也认真地看着肖奈,他有预感肖奈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将会给他很大的震撼。


“你之所以会出车祸,是郝眉的父亲派人做的。包括之前你好几次被人推出马路,或者走路走着突然有东西砸下来,也是郝眉的父亲的主意。”


KO恍然大悟,虽然之前他就觉得事有蹊跷,不会每次都是他出事,而郝眉一点事都没有,现在听肖奈这么说就明白了。


“郝眉的父亲是黑道出身,虽然在有了郝眉之后就洗白了,可他也是暗中跟道上的人有联系的。当然,这些都是郝眉跟我说的,连愚公他们都不知道。”


KO沉默不语,看来郝眉父亲之前做的都是警告。


“直到车子撞你进了医院,郝眉的父亲下了最后通牒,如果郝眉不和你分手,他父亲会直接派人把你......”


肖奈做了一个拿到抹脖子的动作。


“所以,郝眉为了保全我,跟我分手。”


KO内心翻腾不已,郝眉对自己是真的,他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命才分手的。难怪他在大排档吃到菜式的味道时反应那么大,因为郝眉对他余情未了啊!


“现在,你决定好怎么做了吗?”肖奈问。


KO点点头,“郝眉,我不会放手。”


“那他父亲......”


“我要请长假。”


“请假扣工资。”肖扒皮上线。


“随你。”KO丢下两字就离开了办公室。


肖奈微微一笑,看来办公室很快就会恢复往日的热闹了。说实话,没有了郝眉,办公室的欢乐少了很多啊。这么一想,肖奈心情就好了,打了微微的手机。


“微微,今晚我们出去吃饭。”


“吃什么?”


“你上次说很好吃的日本菜好吗?”


“好!”


郝眉最近觉得自己的电脑很奇怪,虽然没有被人入侵的痕迹,但是总觉得用起来不是很顺手。而且,公司工程部最近也是工作量大增,都说公司的主机被人入侵,系统遭到改动。


郝眉皱眉,是谁那么无聊。于是,郝眉亲自到工程部坐镇,打算亲自会会这个可恶的人。


可是,郝眉尽了最大的努力也是差点追踪到而已,还是没能抓到那个人。郝眉气得差点砸了工程部的办公室。


早上十点,郝父在办公室收到一封奇怪的邮件。


郝先生你好,贵公司最近的电脑系统还好吗?


郝父皱眉回了过去。


你是谁?


KO。


什么!郝父大惊!这辈子最不想看见的名字居然出现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不要以为你会电脑很了不起,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让郝眉和你在一起的!


KO看着以极快速度回复的邮件,微勾嘴角。


公司,郝眉,郝先生会选哪个?


郝父几乎要气得摔东西了,公司是自己一辈子经营的心血,郝眉是自己这辈子最疼爱的宝贝儿子,都是缺一不可的。


我两个都要。


KO眼眸一闪,也很快回了过去。


我选郝眉,郝先生保重。


什么!你以为郝眉还会跟你在一起吗!我绝不同意。郝父又回了一个。


趟医院的感觉怎么样?还想再试一次吗?


我不怕死,没有郝眉我生不如死。郝眉也是。


KO淡定地回复,他不知道郝眉如果知道自己攻击他的公司会不会生气。


郝父气愤地关了电脑,他开始想办法了......


郝眉虽然不知道父亲发生什么事,但是父亲说了不许自己再插手工程部的事时,郝眉觉得有点奇怪。


KO没说请多久的假,反正肖奈也不在意他请多久,一个月就扣一个月的工资,两个月就扣两个月的工资,请多久就扣多久。


KO现在已经身在B市,在郝眉上次去的那家大排档附近租了房子,顺便再大排档兼职。店老板见他上次来的时候还是衬衫西裤衣服社会精英的样子,这会却说要在这里兼职厨子,但是一尝KO做菜的味道就马上答应了!


郝眉去大排档的次数多了,每次都只点那些菜,KO也照做给他吃,往往还会多送一盅炖汤。


有一次郝眉提出要见见做菜的厨子,老板说厨子不见客只负责做菜,郝眉觉得自己唐突了道个歉就走了。


KO看着他的身影,深吸一口气。天知道他是怎么样忍住答应见面的,他的拳头都握得紧紧的。


KO回到租的房子,发现有一封郝父发来的邮件。


我们见一面吧,明天中午一点,荔枝香酒店。


KO知道,终极一关要来了。他和郝眉的未来就掌握在明天的见面了。


郝父在荔枝香订了一个房间,还吩咐谁也不可以来打扰。一点,KO如约推开了房间门。


一股冰凉留在了脖子。KO一进门就被人从旁边闪出来,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架在脖子上。


“只要我吩咐一声,你马上就跟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死之前,我要见郝眉一面。”现在的情形KO不是没想过,但是他有把握自己可以解决,所以他决定先顺着郝父的路子走。


“做梦!我不会让郝眉再见你。”郝父手握拐杖使劲地敲了一下地面。


“郝眉这两年,过得好吗?”


“没有你,他自然好。”


“不,他一点都不好。他虽然按照你的安排发展,他成熟了,但也不开心。”


KO在大排档经常听他拉着老板闲聊,老板也当是陪客人聊天般跟他胡掐。KO在他们的对话当中得知,郝眉回来以后就跟着父亲学着管理公司,还上了很多经济管理,工商管理的课程,人是越来越成熟,可心却越来越封闭。朋友和喜欢的人都不在身边,就算他表现再好,郝父再夸他,他也是装作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心里也没有点高兴。


“你凭什么这么说,你了解他么,我是他父亲,我知道什么对他最好。”郝父像是被KO说中了一般,恼羞成怒反驳了一句。


“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好,而不是为他开心。这就是我们的区别。”


KO以前曾经想过,如果郝眉喜欢吃自己做的菜,那自己就一辈子给他做菜,郝眉喜欢看自己码代码的样子,那自己就可以不分日夜地码代码甚至兼顾郝眉原本的工作量。只要郝眉开心,只要郝眉露出太阳般和煦又灿烂的笑容说:“KO你最好啦,我最喜欢KO啦!”KO就觉得做一切都甘之如殆。


郝父一时间没有说话,郝眉的性子他了解,向来是要笑就笑,要哭就哭。可这次回来,他的情绪并没有多大的起伏,眼眸也不再像以往那样闪烁着光彩。神情总是很平静,说话慢条斯理,郝父一度以为郝眉是在外面经历过成熟了,不再像以前小孩子般跳脱。现在经KO提醒,郝眉是不开心的。郝父有点接受不了,其实他只想郝眉好好的,他认为是KO带郝眉走上了歪路,那他就带郝眉走回正道,没想到这条路根本不是郝眉想走的。


“如果郝眉坚持跟你在一起,他会失去郝氏集团的继承资格。他会一无所有。”郝父眯着双眼看着KO,他还是认为KO只是看上了郝眉单纯好骗,想着从郝眉身上讨好处的人而已。


“他有我。”KO淡定地说。当初喜欢KO并不知道郝眉的家世,真正了解郝眉的家世不简单,是在一次郝眉醉酒在大排档,KO黑了房管局的网站查到郝眉房子的资料时候。


郝父看着自此之中淡定自如的KO,他出身黑道见过各式各样的人,他始终相信眼睛最能表现一个人的内心。KO从进门的一瞬间,郝父每说一句话都看着他的眼睛。眼神坚定,神情从容,没有丝毫的退缩。


郝父有点动摇。


“你们的感情在中国并不允许。”


“如果郝眉想要移民国外,我会陪他去。”郝眉去哪,我就去哪。


“小子,我实话告诉你,我混黑道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如果......以后郝眉有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就算你移民在国外,我一样有办法把你砍成肉酱!”


郝父恶狠狠地送了口,一个眼神示意过去,架在KO脖子上的刀移开了。


“去找郝眉吧,他在隔壁房间。”郝父挥挥手,神情有点松动。


KO喜出望外,对着郝父深深一鞠躬说一句:“谢谢。”立马转身跑出了房间,在门口站着一个人,指着右手边的房间。


“眉少在里面。”


KO站在门口,深吸一口气,缓缓抬起手去发现自己的手在抖,他有点紧张也有点兴奋,就在他的曲起手指要敲门的瞬间,里面传来“轰”的一声巨响。接着郝眉的声音响起,听起来郝眉现在的情绪很暴躁很生气。


“我要出去,你们放我出去!”


“对不起少爷,老爷要我们在这里看好你。”


“看你妹啊看!老子的男人就在隔壁受罪,你要老子待在这里装没事人?我去 你 M B 的!”


老子的男人,KO未勾嘴角,郝眉还把自己当做他的男人啊!等等!郝眉知道郝父今天约了自己?看来郝父都告诉郝眉了。


“你男人没事,你别担心。”KO轻轻推开门,双手就像往常一样插进裤袋,一脸的轻松,眼睛却是紧紧地锁定在房内穿着T恤牛仔裤的郝眉身上。


郝眉听见声音猛然一回头,黑衣黑裤熟悉的打扮,KO双手插裤袋熟悉的姿势,熟悉的声音,让郝眉眼眶瞬间就红了。


房间内本来奉命看守郝眉的两个人,见KO进来就对郝眉说:“少爷,老爷吩咐过如果他进来了,我们就可以出去了。刚才抱歉了少爷。”说完两人安静地出去了。


郝眉还没来得及反应他们的话,脚步就已经迈开走向KO,却是越走越快最后都用跑得了,直接就伸手抱住了KO的身子,头往KO怀里埋,呜呜呜地就哭起来了。


KO这一刻才有了人回来身边的真实感。他也紧紧地抱着郝眉,郝眉哭得很大声,声音里尽是委屈和思念,KO也红了眼角,一闭眼,一滴泪滑了下来。


郝眉哭够了,嗓子哭哑了,也哭累了,但依旧抱住KO不放手。


“KO对不起,我当初不是故意要离开你的。”郝眉的声音还带着哭腔,略微低沉。


KO点点头,“我知道,肖奈都跟我说了,是你父亲派人对付我,你才跟我分手的。”


郝眉在KO怀里抬头,眼睛红得像小白兔,脸蛋也哭红了。


“那你还要我吗?”郝眉这话问得有点多余,不过不问一问他有点不放心,他怕KO生气当初分手的事。


“要。”KO低头在郝眉沾了泪珠的睫毛上印下一吻。


“KO最好了。”


最熟悉的话,最开心听到的话终于又听到了。


后来两人携手去见郝父,在一份放弃继承郝氏集团的法律文书上签字。


郝父拿拐杖指着他们两个说:“滚得远远的,别让我看见你们!”


郝眉知道父亲是嘴硬心软了,就跪下来磕了一个头。


“爸,对不起。我会常回来看您和妈妈的。”


KO也再次鞠躬,说:“请您保重身体,郝眉我会照顾好的。”


一对有情人总算拨开乌云见太阳了。


当大家看见因为请长假久未见人的KO带着消失了两年的郝眉出现在致一时,所有人都是惊讶的。


愚公一个飞身扑上前直接抱住了郝眉,使劲捶了郝眉后背一拳。


“你个混蛋可舍得回来了你!你当初怎么就忍心丢下哥哥我啊!”愚公眼圈发红了。


猴子酒也是有点情难自禁,上去搂住郝眉的脖子。


“眉哥,你可算是回来了啊!”


郝眉跟两个好兄弟抱头痛哭了一会,才抬头哽咽着说:“你们大家有没有想我啊?”环视四周,人员几乎没什么变动,还是当初打天下的那些人兄弟。


“不错,还知道回来。”肖奈双手抱臂依在办公室门口,眼睛在郝眉和KO身上扫了一圈,最后定格在KO身上。


KO朝他点点头,眼眸里是感激。


“老三,我好想你啊!”郝眉松开愚公和猴子酒跑到肖奈面前,给他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


肖奈饶是一贯的冷静,这会也难掩情绪。伸手如慈父般拍拍郝眉的后脑勺。


“你小子好让人担心啊你!”


“美人师兄!”微微惊喜地叫到。


“三嫂!三嫂你......”郝眉正要也给微微一个热情的拥抱,却看见她微微突起的小腹。


“嗯,我的第二胎。”微微落落大方地承认了。


“哇!琮琮要有妹妹啦?”郝眉睁大了眼睛问微微。


微微害羞一笑,“还不知道是弟弟还是妹妹呢。”


“哎我说眉哥,你当初突然就走了现在又突然回来,是不是应该跟我交代一下发生什么事啊?”一个员工说到。


“嗯......就是......”郝眉有点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今晚下班聚餐。”肖奈突然放出了爆炸性的好消息。


“真的,老三你是因为欢迎我回来是吗?”郝眉兴奋地问。


“是给个机会你向大家坦白交代,所以钱你出。大家谢谢郝眉吧。”肖奈欺负郝眉的恶趣味死灰复燃。


“老三!”郝眉龇牙咧嘴控诉。


“我请。”KO淡定说了一句。


“你们谁请都可以。还有,KO你因为请假钱扣得差不多。”肖奈浅笑着牵着微微进了办公室。


郝眉嘟着嘴趴在KO肩上,“老三还是一如既往地没人性啊!”


“嗯。”KO点点头赞同。


自此以后,郝眉重新回归致一,还是原来的办公位置。KO还会给他准备小点心,郝眉也会向以前一样撒娇说累了,做不动了然后看KO主动过来帮忙,心安理得地享受KO的宠溺。


致一又恢复了虐狗的往昔热闹。


愚公依旧在作死欺负郝眉,然后电脑里的某些特别资料总会不翼而飞。


致一还是原来那个热闹无比,秀恩爱无下限的致一呢!







评论

热度(38)

  1. ff~BO~ff在海上飘摇的维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