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BO~ff

内有k莫古老存文,不定期吐槽,安利,美妆,关注需谨慎,😂

【K莫衍生】美人炸毛:不怕告诉你,我拿你的照片打过飞机!

美人师兄的小尾巴:


“根据风腾的合约,《新倩女幽魂》必须在十月十五号全服上线,我们现在还有十五天的时间,各个场景任务都要重新测试一遍,工作量还是挺大的,测试部那边这段时间辛苦点。”肖奈淡笑环视会议室的众人:“大家有什么意见也可以提出来。”


“我我我!”郝眉赶紧举手示意,看大家都看着他,立马扬起脸笑了起来,望向肖奈又立马带了丝责怪幽怨:“老三,这回我可一定要跟KO一组!上次是没机会,要是我跟KO双剑合璧,我敢肯定那是所向披靡,就没有我郝眉写不出的程序!”


KO淡淡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嘴角微扬的那抹弧度在未被察觉前就已经悄悄隐匿,不动声色波澜不惊。


愚公掏掏耳朵,一脸玩味地说:“美人,我怎么听你这话,是想靠着人家KO吃软饭呐?”


猴子酒立马搭腔:“就是!你跟KO一组,活还不都是人家KO替你干了?大家说是不是?”


大家立马起哄点头称是,纷纷指责郝眉泯灭人性惨无人道,在家里奴役人家KO给你买菜洗衣拖地做饭就算了在公司里还得给你美人写程序等等诸如此类。


郝眉气急,不过众口难敌,他恨恨地看着那帮越说越起劲的家伙。看了一眼坐在对面面色沉静低头看文件的KO,突然福至心灵。他走到KO背面,双面撑着椅背,抿唇笑得跟个狐狸似的,慢悠悠地说:“你们都说我奴役KO,那你有问过人家KO没有?”


众人都抱胸看着他。


郝眉一只手搭在KO肩膀上,身子矮了下来:“KO,告诉他们,你是不是心甘情愿给我买菜洗衣做饭的?”


KO依旧低着头看文件,只是鼻腔里发出低低的一个音:“嗯。”


郝眉看着众人,挑眉得意一笑,继续问:“那你有时候帮写程序码代码,是不是也是心甘情愿的?”


依旧是KO淡淡“嗯”地一声。郝眉得意地笑了,直起身摊手挑眉笑,挑衅地看着众人:“听见没有?人家KO是心甘情愿的,你们呀,就是羡慕妒忌恨,以后没事就别瞎叨叨!”说完嘚瑟的耸肩摊手。


眼看着场面要失控,也闹得差不多了。肖奈抿着唇笑了笑,及时出声:“好了,既然没什么事,大家就都散了吧。”


肖总都发声了,大家也都不闹了,只是路过郝眉身边时,故意碰碰郝眉,然后抬高鼻子重重地哼了一声。


郝眉才不管他们呢,坐在KO旁边的会议桌子上,眉飞色舞:“KO,晚上我们吃海鲜大餐吧?”


KO合起文件,看着他,眼睛里有细碎的温柔:“好,等下去海鲜市场。”





郝眉简直爱死了KO做的饭菜,那绝对是全世界最好吃的,自从KO来他住之后,他就没有胃口不好的时候。郝眉一脸慵懒满足地抚着肚皮,又一次感叹:“KO,你真是太贤惠了!”说完又灌了口红酒,呵呵傻笑。


KO看了看旁边见底的红酒瓶子,再看郝眉明显的醉眼朦胧,轻轻地皱皱眉,拿开他手上的高脚杯:“行了,别喝了,去洗洗手,到沙发上坐会。”


郝眉嘿嘿傻笑,撑着额头看KO:“我没事,今天菜好酒好,我高兴,你就让我多喝点嘛!”说完还无意识微微地撅了下嘴,红酒湿润的嘴唇看起来鲜嫩无比。


KO眼神瞬间变得晦暗,下一秒不动声色移开视线,没有再制止。


郝眉还是喝多了,眼神变得迷离,他醉了也不说话,就呵呵笑。KO无奈,只能搀扶他到沙发上坐着:“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郝眉只知道侧着头眯着眼睛看着KO笑,有种不自知的天真诱惑。


KO轻轻移开视线,直起身来,去收拾餐桌的残余,洗碗,刷锅,收拾厨房,做这些的时候他轻车熟路。他不会感到厌倦,反而觉得很温暖很踏实,就好像,他终于又有了自己的家,柴米油盐酱醋茶,几盏灯火,家里有个人对他笑,对他闹,挺好。


他一直没有说破对于郝眉的特殊情感。郝眉是从小在红旗下长大的孩子,他家庭和睦,父母恩爱,从小到大都过得无比顺遂,他本性纯良,仿佛世间的一切都是光明的。如果不出意外,他会有一个贤惠的妻子,有一双聪明可爱的儿女,他这一生大概会无比幸福。


而他,家里早早就没人了,十四岁便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他比任何人都懂人情和世故的凉薄,他也比这世上任何人都冷漠,大多数时候,他对这个世界,是冷眼旁观的。也许,是一个人孤独久了,才发现,原来有另外一个人可以过得得如此鲜活生动,只是在你耳边絮絮叨叨、嬉笑怒骂就如此让人心生欢喜。他才觉得,日子是流动的,血液是会沸腾的。


这是他第一次走进别人的生活,如此的迫不及待。他第一次如此小心翼翼地对待另一个人,总想将那个人的每个笑容都妥善收藏。KO目光幽深,他蹲在沙发前面,静静看着郝眉恬静无忧的睡颜,就连熟睡时,嘴角都是微微上扬的弧度。KO缓缓伸手,手指轻轻从他柔软的嘴唇滑过,将他的脑袋扶好,从沙发靠背上抓过毛毯轻轻盖在郝眉身上。


窗外万家灯火,窗内一盏落地灯,橘黄色柔软的光铺满房间。再靠近一点,没事的,再靠近一点,他喝醉了不会知道的,对。他喝醉了,什么都不会知道。KO仿佛被蛊惑般,缓缓靠近,唇轻轻擦过郝眉的脸颊,下一秒落在郝眉的嘴唇上,干燥温暖。这样的场景他在心里预演了无数遍,果然,他的唇,如他想象般,柔软无比。


KO微闭着眼,仿佛要从心里叹出一口气。


“KO,你在干什么!”本来熟睡的郝眉突然睁开眼,双手已经先于脑袋猛地用力将KO推翻在地,迅速从沙发上弹起,身体后仰靠着沙发背,一脸震惊和防备。


KO的血慢慢冷了下来,他感觉十指指尖都在散发着凉气。他站了起来,目光晦暗地看着郝眉:“如你所见,我在吻你。”


郝眉震惊无比:“KO,你疯了?我们都是男的!”


KO语气平静如水:“我知道。”


郝眉痛苦地揉揉脑袋:“不对,我们今晚喝了酒,我喝醉了,你也喝醉了,这不可能,KO我们是好兄弟!”


KO目光平静地看着他:“对不起,我很清醒。”


郝眉听到这话,瞬间炸毛,狂躁地抓着头发:“你就不能说说谎吗?你可以骗我说你喝醉了,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KO只是目光沉静地看着他,郝眉烦躁地踢踢毛毯:“算了算了,我们都先冷静一下吧!”说完,也不看KO,翻过沙发,一溜小跑跑回自己的卧室,还有门反锁的窸窣声。


他以前睡觉从来都不关门的。KO垂下眸,摊开掌心看了看,他好像,还是把事情搞砸了。


第二天,KO照常起来做早餐,做好早餐站在郝眉的房门前等了一会,也没听见里面有什么动静。他轻轻拧开门把,床上的被子凌乱的堆在一边,而郝眉,早已不在房间了。





郝眉开始躲KO,早早起床,很晚才回,不再吃他准备的早餐和晚餐;在公司,和别人照样说说笑笑,只是眼神再也不会和KO对视上;中午不会再叫KO去试新菜偷学艺,有事再也不会叫KO帮忙。


KO本来就沉默寡言,没有人在他耳边絮絮叨叨,有时一天下来他连一句话都没说过,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灰蒙蒙的世界,没有声音、没有色彩,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他不该去试探郝眉的,也许还心存侥幸,是他太贪心了,一开始只是想靠近,而越靠近温暖,就越想占为己有。这样邪恶的种子一旦埋下,就算只是在阴暗潮湿的角落,也会疯狂生长、肆意蔓延。


中午休息的时候,他听见郝眉和微微说话的声音:“微微师妹,你在看什么电影啊?”


微微:“霸王别姬。”


郝眉:“啊?这是同性恋片子吧?老三知道你看这个会生气吧?”


微微:“美人师兄,我们家大神才不会生气呢!我觉得现在同性恋题材的电影拍的都挺有爱的啊,我们家大神一定也是这么觉得的!”


郝眉被秀了一脸:“好恶心!”


恶心吗?所以觉得他也很恶心,对吗?


晚上他依旧去菜市场挑选最新鲜的食材,然后做两人份的饭菜,一直守着餐桌边,菜都凉了,也不见郝眉回来。这个状态,快十天了吧,自从那天之后郝眉便躲着他,一句话都没说过,就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他。


门把转动的声音,KO迅速起身。


郝眉推门进来,看见KO,愣了一下,便匆匆移开视线,逃也似的往自己房间走。


KO看着他的背影:“不吃饭吗?”


郝眉尴尬应到:“啊,不了,我收拾一下东西,等一下就走!”


KO面色沉冷:“走去哪里?”


郝眉终于停下脚步,靠在门口,手无足措:“那个,我们现在这样,挺尴尬的,我去公司住段时间,等什么时候.....”


KO打断他:“一段时间是多久?”


郝眉尴尬地笑了笑,眼神左看右看,就是不看KO:“我也不知道,反正等过段时间,大家.....”


“你是不是觉得恶心?”KO打断他,平静地问。


“啊?啊!”郝眉懵了,等反应过来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没有!”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


KO低垂着头沉默,郝眉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一时间房间静得吓人。


良久,KO抬起头,眼睛黑得不见底,就这么看着郝眉:“你不用走,这是你家,我搬走吧。”


郝眉呆住了,他没想过要KO搬走。KO也不等他再说什么,回自己的房间整理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好整理的,一条毛巾,一个漱口杯,几件衣服而已,来的时候一个简简单单的背包,走的时候也还是那个黑不溜秋的背包。


“饭还吃不吃?”KO走在餐桌前,指着哪几盘冷掉的酸菜鱼糖醋排骨炒三丝问郝眉。


KO的语气太平静了,就好像平时他们俩坐在一起吃饭时那样稀疏平常。郝眉恍恍惚惚半天,才反应过来,赶紧应道:“吃过了吃过了!我不吃了!”


“好!”那些菜都没动过,KO倒在一个塑料袋里装好,然后把盘子端到洗碗池,安静地洗,一个一个擦好,放在橱柜里,就感觉还像平时那样。KO负责做饭洗碗拖地洗衣。


郝眉莫名地松了口气,语气软了软:“KO,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就是忘不掉!我想我过段时间就好了,到时候你再搬回来好吗?”


KO低着头擦碗:“郝眉,你没有错,所以不用说对不起,是我的问题。”KO突然抬起眼定定地看着他:“可是我不会向你道歉的,因为是我自己想这么做。”


郝眉狼狈躲开KO的目光,手抠着门框上的木屑,勉强笑笑:“那个,KO,其实,会不会是你的错觉,或者是一时冲动,你还没有谈过女朋友吧,你.....”


KO喉结动了动,微微闭了闭眼,打断郝眉:“钥匙我放在餐桌上,你记得收好,我走了。”


KO背起双肩包往门外走。郝眉心里一动,一把抓起餐桌上的钥匙追了上去:“钥匙你拿着啊!到时候回来我不在怎么办?”


KO侧了侧身,回眸掠过郝眉的脸,轻轻道:“不用了。”


电梯刚好到,KO走了进去,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郝眉,看着他欲言又止的表情,然后缓缓合上,仿佛隔绝了两个世界。





自从那天起,郝眉就没见过KO了,就连在公司也没见过。郝眉按捺不住偷偷去问肖奈:“老三,KO这都几天不来了?是不是请假了?”


肖奈微笑地反问:“这不是因为你吗?”


郝眉皱眉:“不至于吧,前段时间我也没请假呀!”


微微凑过来,玩味地看着他:“美人师兄,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KO师兄的事情呀?”


郝眉别过脸来重重哼了一声:“明明是他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好吧,是他先......”郝眉话语瞬间戛然而止,恼羞成怒地看着这一对阴险夫妇,恨恨地道:“你们太无耻了,竟然套我话!”


好险!郝眉擦了擦额头虚无的汗,差点就说漏嘴了。


“美人,你们家KO呢?不会专职做家庭煮夫吧?”愚公挑挑眉,揶揄道。


猴子酒也在旁边搭腔:“就是啊,买了两套房,就开始金屋藏娇,美人你也太鸡贼了吧?”


郝眉没心情跟他们开玩笑,翻了个白眼:“滚滚滚,人家KO都不住我家了好吧。”


愚公夸张叫道:“不是吧美人!你太狠了啊,人家给你洗衣做饭刷碗扫地,你倒好,直接把人家扫地出门了!”


猴子酒哈哈笑:“美人,你该不会是想要娶媳妇儿了吧?”


郝眉心情烦躁,抓头:“他头都不回,我怎么留啊!”


愚公和猴子酒从没见过美人这样,两人对视一眼,也知道这回事情大条了。


郝眉心里难受,做什么都兴致缺缺。那段时间,虽然不敢看KO,但是至少知道他是在的啊。现在,郝眉都不知道KO住在哪里,什么时候才回来?


家里几天没收拾了,郝眉的脏衣服脏袜子都堆成一堆了,之前就算他有意避着KO,可是KO还是会帮他把这些做好,他根本用不着操心这些。吃喝有人操心,起居有人代办,果盘都是KO送到他嘴边的。


之前郝眉虽然不善家务,但好歹生活能自理,但习惯有另一个人事事替他操持之后,他就心安理得地享受了。是因为那个人是KO吧,所以才能理所当然。


郝眉瘫在沙发上,觉得自己离开KO,几乎是一个废人了。


他又想起KO最后看他的眼神了,那种漆黑的,无波无澜的眼神,仿佛深不见底吞噬一切又仿佛能隔绝一切。他有点怕,那种好像一旦跌进去就再也爬不出来的感觉。


第二天,他又忍不住去找肖奈了:“老三,KO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明天就是倩女上线的时间了!”


肖奈抬起头来看他一眼,抿起嘴角笑了笑:“游戏都测试完了,我们的工作也暂告一段落了,游戏上线之后我给大家放一个月的长假。”


郝眉抓狂了:“我没问你放假的事,KO呢?他什么时候回来?”


“KO跟致一只有一年之约,现在差不多也到期了。他当初来致一,也是你招来的,现在看来,他好像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现在他手头的工作也做完了,也交接清楚了,我留不了他,如果他不想留。”


“什么时候交接的工作?我怎么不知道?”郝眉咬牙。


肖奈靠在椅背上:“一个星期前。”


一个星期前?郝眉喃喃,那时候他故意忽略KO,没有留意他都干了什么,原来那时候他就打算走了吗?不告而别,很符合他的性格。


微微望着郝眉萧瑟的背景,担忧地问肖奈:“大神,美人师兄没事吧?”


肖奈笑了,摸摸微微的脑袋:“没事,等什么时候KO回来了,他就好了。”


郝眉呆在公司磨磨蹭蹭很晚才回家,打开大门,迎接的是一室的漆黑和冷清。他像是流失了所有的力气,瘫坐在沙发上,可是就算他等多久,也不会有另一个人将香喷喷的饭菜端到他面前,认真地用筷子敲他的手背让他去洗手,也不会有另一个人所有的鸡翅让给他,微扬着嘴角看他吃的满嘴油。


KO,也太绝情了吧说走就走?郝眉觉得好累,他靠在沙发上睡熟了。


半夜迷迷糊糊醒了,口很干,他半睁半闭着眼睛跑去敲门,委委屈屈地语调:“KO,我好渴,我想喝水。”


漆黑的房间静悄悄,郝眉突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他呆立在KO房间门口,突然泪流满面。


他父母恩爱,所以他从小到大都过得无比幸福。小时候就想了,长大了要娶个贤惠的媳妇,然后生一堆孩子,像他父母一样,恩爱两不疑,儿孙绕膝边。


可是KO呢,他十四岁家里就没人了,虽然他不说,但他可以想象,那年一个半大的孩子,在浑浊的人世间,如何挣扎着过活,看过多少人情冷暖。他吞食了所有的孤独,最后遇到他,却收起所有芒刺,如此小心翼翼温柔以待,生怕他有一丝丝的不如意,受了别人一点点的委屈。


而他,从来不说,他的曲折。以至于郝眉认为,KO,强悍到,无人能敌。


KO只是喜欢了他。


而他,残忍地竖起所有带刺的防备,警惕他,且疏离他。


郝眉无法想象,那段时间,KO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去买菜做饭,洗他的衣服袜子,在公司看他和别人说说笑笑,他却一整天连一个单音字都没发出。


游戏中,他逃离了他;现实中,他再次逃离了他。


郝眉想,KO真的很倒霉,碰到他这样的人。





倩女上线了,非常顺利。大IP,大制作,游戏很火。


致一庆功会,KO没来。就像当初来致一一样,半夜来只有清风微露相接,走的时候照样悄无声息。


郝眉喝了很多,肖奈和微微送他回来的时候,他却还笑着朝他们挥挥手。稳住身体上了电梯,拿出钥匙对着锁孔摸索了一会才能打开。


他脱掉身上所有的衣服,把自己扔在床上,微凉的席梦思让他微微战栗。他摸到床头的手机,颤颤巍巍地打开手机相册,里面有一张侧面照。


他摩挲着,轻轻呢喃:“KO,KO,KO。。。”


他念着念着,有一股电流瞬间席卷全身,他终于忍不住握住勃发的欲望。紧闭着双眼一行泪水倏地滚落至他的腮边,他克制又压抑地喘息,开始紧咬着嘴唇,生怕一不小心,便会失控地叫出那个名字。


有一束尖锐的白芒穿透他的脑袋,钻进他的骨髓,他根本无法停止这种致命的战栗。


郝眉眼神空洞地望着天花板,他跌进去了,他已经彻底跌进那深不见底的黑洞中,再也找不到出口爬出来了。


但是心中某块地方,仿佛得到了解脱。


放假了,郝眉也不知道去哪儿,以前还总想着和KO去爬山,去徒步,去游泳。无所事事了两天之后,郝眉终于忍不住打KO的电话了,可是电话居然提示关机!郝眉悲愤了,KO这样是几个意思,是打算老死不相往来吗?明明是他先亲他的,为什么现在搞得好像做错事的人是他!


郝眉气得直哼哼,打开笔记本开始黑KO的电脑。当初KO不也是这么做的吗?他现在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以为黑进KO电脑还得花费一番力气,却怎么也想不到KO的防火墙竟如此薄弱,几乎轻而易举就定位了KO的地址。


郝眉简直不敢置信,更不可置信的是,定位显示的位置是之前他经常去的哪家小餐馆!他都好久没去了,难道说,KO一直在那边打工吗?


郝眉顾不上多想了,拿把钥匙就飞奔出去。小餐馆不远,不过离小餐馆越近,郝眉心里就越忐忑,见到KO,第一句要说什么呢?


KO,原来你在这里啊,好巧!


KO,搬回来住吧,还像以前那样。


KO,其实,你亲我,我一点儿也不生气。我是在害怕,因为我居然有感觉!


......


郝眉心不在焉地想着,眼睛也不看路,刚想拐进店里面去就碰到了上菜的服务员。热烫的菜汁淋了他一手,痛得郝眉瞬间抱手大跳大叫:“好烫好烫,烫死我了!”


店里面突然冲出一个人影,二话不说,揽着他的肩膀就往洗手池边。那人脸色阴沉地拧开水龙头,托过他的手,冰凉的水让郝眉瑟缩了下,那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迅速松开手。


郝眉眼睛一直没离开过KO的脸,他察觉到什么,在KO缩回手的瞬间抓住KO的手,着急解释道:“不是那样,是水有点凉!”


KO的手瞬间有点僵硬,他移开目光,又重新将郝眉的手牵到水龙头下冲,沉默了良久,才低低地开口:“有点烫伤,等一下去医院看下吧。”


“哦。”郝眉捧着自己手,手背红了一大片,他吸吸鼻子,站在水池边等KO。


KO走进店里跟老板说了几句什么,就脱下围裙走了出来,走看郝眉面前:“走吧。”


郝眉跟在KO后面,突然站定脚步,呆呆地注视着背影几秒,那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心仿佛落到了原处,填得满满的。


打的去医院,挂号,拿药,包扎,然后打的送郝眉回家。一路上KO几乎没怎么说过话,只是沉默地把所有事情都做好。KO把郝眉送到楼下,就停下了脚步,把手里的药递给郝眉:“记得按时擦,我走了。”


眼看KO提步就要走,郝眉紧追几步,着急地叫住了他:“KO!天太晚了,要不今晚你住这儿吧?”


KO站定,没有回头:“不用了,我打车回去就好。”说完就要走。


郝眉终于忍不住了,上前张开双手拦住他,气呼呼地说:“KO,你怎么这样!我们还是不是好兄弟了?你搬走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要去公司住几天呢?结果你呢,连公司都不去了,直接不告而别!你什么意思嘛?我都说了,给我一段时间,我会忘掉的!”


KO终于转过身,深深地看着郝眉:“我从来没把你当兄弟,我也不会忘掉。”


郝眉全身的血,轰的一下全部涌到脸上去了,他磕磕巴巴:“你,你,你没把我当兄弟,那你把我当什么了?”问完之后懊恼地想抽自己一巴掌,这种玛丽苏小说情节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


KO眼神瞬间变得晦暗不明,他沉沉说道:“你知道的,我喜欢你。很抱歉造成你的困扰,但是我保证,以后不会了。如果你不想有任何碰到我的可能,我可以选择离开这个城市。”


郝眉上前紧紧抓住KO的胳膊,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没有!我没有这样想过!KO,你不能就这么冤枉我,我从来没想过要你走,你走了我上哪找你去?”天大地大,KO要是存心不让他知道,他这辈子就别想再见到KO了。


KO侧头静静地看着郝眉,突然转过身,伸手强硬地扣住郝眉的后脑勺,然后嘴唇狠狠压了上去,在郝眉柔软的唇上辗转几番,便迅速抽离。KO手摩挲一会,双手终于插进口袋:“我对你,只能这样。”


郝眉脑袋空茫一片,唇上仿佛还残留着那种温热烧心的触感,浑身像被电流穿透,心尖儿都在颤抖。


KO看着面前人呆滞的表情,目光深沉:"就这样吧,我走了。"


郝眉回到神来,一把紧紧抓住KO的手,恼怒道:"谁让你走了?你凭什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KO目光沉郁:"我没有把你当兄弟。"


郝眉怒视KO:"谁要你当兄弟啊!兄弟我多的是!老三,愚公,猴子酒。。。不差你一个!"


KO顿住脚步:"你究竟想怎么样?"


郝眉冷哼一声,别开脸:"你,闭上眼,给我五分钟!"


KO虽然不知道郝眉想干什么?但是他还是顺从地闭上眼睛。


终于不用直视着那双犹如深谭的眼睛,郝眉舒了口气,可是再看KO的唇,他轻轻煽动的长睫毛,郝眉的心跳就又奔腾起来。


靠近,靠近,再靠近,郝眉揪着KO的衣角凑上了他的唇,KO的唇有点干燥,但是很柔软,很温暖。


郝眉试探地舔了一下,KO依旧紧闭着眼,浑身却是剧烈的一颤。


KO克制着急促的呼吸,睫毛轻颤,仿佛随时会睁开。


郝眉连忙用手去挡他的眼睛:"你答应给我五分钟的。"


KO双手不自然的摩挲了一下衣摆,轻轻点头,不再动作,那姿态,简直温顺得令人想哭。


郝眉终于忍不住,凑上前去狠狠吻住KO的嘴。郝眉吻技生涩得可怜,只知道在KO嘴唇上啃咬吸吮碾磨。


郝眉脑袋都开始混混沌沌了:啊,五分钟好长!


KO察觉郝眉在退缩,他拉住郝眉的衣领,一把将他抱住,反客为主,撬开郝眉的唇舌,长驱直入,肆意翻搅,犹如狂风暴雨。


原来真正的吻是这样的啊!郝眉不由自主伸手环住KO的脖子,仿佛这样才不会在风雨飘摇中被冲散。


吻了太久,郝眉都开始缺氧了,他伸手隔开KO吻他的唇,昂起头剧烈喘息。


KO揽住他,目光幽深:"后悔了吗?"


郝眉怒目而视:"我都这样了你还问我后不后悔?!我不怕告诉你!我还拿你的照片打过飞机呢!"


嘴巴比脑子快就是这个后果!郝眉说完就后悔了,僵立在原地,血瞬间涌上他的脸。他不敢看此刻的KO会有什么反应,太尴尬了!


世界在那一刻静的可怕。


良久,KO才开口说话,声音有种莫名的嘶哑:"手还疼吗?"


郝眉想死:"不,不太疼了。"他开始磕磕巴巴:"KO,要不,要不你先回去吧。"


KO:"天太晚了,我今晚住这儿。"


郝眉连忙说:"这片很好叫车的!"


KO伸手拿过他手里的药:"走吧,回家我给你上药。"


回家?KO说回家?郝眉赫然抬起头来看着故意放慢脚步等他的KO的背影,有点想哭。


一点也不想让他当什么独行侠,一点都不想看着他的背影走,他想跟KO肩并肩地走,去上班,去吃饭,去爬山,去看电影,去买衣服,做这世上一切有趣的事情,然后两个人肩并肩一起回家。


郝眉心里一热,朝KO跑飞奔而去:"KO,等等我!"






一个月的长假,郝眉让KO做了各种各样的美食攻略,景点攻略,然后就心安理得的跟着KO到处吃吃喝喝玩玩。


放完长假回到致一的时候,整个公司都沸腾了。


愚公:"小白脸变小黑脸了!"


猴子酒:"眉哥,你去非洲了?"


技术部同事A:"大家注意到没有?KO跟眉哥居然穿同款鞋子同款袜子!"


技术部同事B:"哎,所谓兄弟情深!"


美工部同事C无意识轻哼:"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夫妻双双把家还~~"


经过的微微:"噗~~"


"大神,美人师兄这是降服KO了?"


肖大神摸摸微微的发顶,笑得意味深长:"应该说KO终于降服郝眉了。看来,是时候给KO拟一份长期合同了。"


而郝眉,此时正兴致勃勃地坐在KO的办公桌上:"KO,晚上我们吃烤扇贝吧?看看你上次偷师得怎么样!"


KO合上电脑,柔和了表情:"嗯。"


我不知道你会爱我多久,但是只要你给我一个承诺,我就哪里都不会去,就站在这里等着你。直到你来牵我的手,我便会陪着你走。


你要记着,无论过去,还是将来,我都会像现在一样看着你微笑,直到死亡把我带走。


                          





                                        ˂完>

评论

热度(471)

  1. 遇见东京的雨美人师兄的小尾巴 转载了此文字
    最好的关于K莫捅破窗户纸的情节的还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