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BO~ff

内有k莫古老存文,不定期吐槽,安利,美妆,关注需谨慎,😂

【K莫】合欢(上)[K莫衍生:荞麦]乔燃x高迈

一杯吱欧周:

这算是《舌尖绽放花一朵》的衍生番外


舌尖绽放花一朵      


合欢


K莫衍生/荞麦/竹马


社会人乔燃X学生高迈


油桐花:情窦初开
鸢尾花:绝望的爱
白色风信子:不敢表露的爱
木春菊:期待爱情
薰衣草:等待爱情
红色风信子:感谢你,让我感动的爱


Flos albiziae[One怪病]


高迈今天收衣服的时候把晒在窗台的花盆打碎了。


那盆花好像是他住进来之前就放在那里养着的,不知道是什么花,不过挺好闻的。


花盆是瓷的,全都碎在地板上,棕色的土也弄得满地。花瓣也碎在地上,淡紫色的花瓣可怜兮兮地碎在地上,多好看的花呀,就这么被肢解了。


高迈捏着外套,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万一那盆花是乔燃特别重要的东西怎么办呢?


比如,重要的人,送的花?


高迈看着墙上的挂钟提醒他如果再不出门就要迟到的事实,只能留下一地狼藉跑出门去。


乔燃昨天晚上没有回来。


他最近好忙啊。不过,医生嘛,忙点也应该的。


高迈赶到学校的时候是踩着铃声进的教室,他坐下来,看着课本和黑板,脑子里全是那盆碎一地的花。


乔燃之前的人生他都没有参与过,万一真的是很重要的人的信物怎么办?


如果不是乔燃,他现在大概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吧。万一乔燃把他赶出去怎么办?


之前当小霸王当惯了,现在没有父母撑腰,还有个坐牢的父亲……


当初怼天怼地的,现在沦落到寄人篱下的地步了。虽说乔燃待他特好,比他爸妈都宠他,但是他一直捉摸不透乔燃,不知道乔燃会不会突然就变卦不要他了。


小霸王的火焰尾巴被剪了,现在火也吐不出,脖子也扬不起了。


高迈心里挺难受的。他接受乔燃的帮助和馈赠,其实一直内心不安。


因为他被抛下了。血亲都失去的他,总觉得自己在世上是孤独的。他现在好像只有自己了。他不会做饭也没什么一技之长,现在还是个高三生,他没有钱没有权,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他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只有乔燃。


乔燃会不会有一天觉得厌烦呢?虽然乔燃那天跟他爸说了会一直照顾他,但是他也还是会长大啊。他不想要一直依靠乔燃,他不想花乔燃的钱花得那么心安理得,他觉得自己其实更像是乔燃的累赘。


他其实知道的,乔燃之前陷入的那个三角恋。


乔燃还是会有自己的生活的,还是会有他自己的圈子,他以后也要交女朋友要成家的。


那那个时候的他对于乔燃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乔燃已经27岁,比他大10岁。每天对着他一个青春期情绪不稳定的未成年,估计也头大,会不会,有一天受不了了,就把他赶出去呢?


乔燃他,真的只是待自己如同一个弟弟吗?


高迈想不通,他今天没来得及吃早点,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反胃。


下课去买点东西吗?可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堵在了食道里。


压抑得他发慌。


旁边同学都在背英语单词,高迈却一个单词也读不出口。


之前学校里出的事情太多了,他原本待着的A市也太多认识他的,乔燃帮他转了学转了户口,现在在这个城市里,他唯一认识的就只有乔燃。


乔燃。


高迈心里扑通通跳着。


高迈心里有点发虚他张口刚念了一个单词,突然就觉得喉咙口涌出了什么来。他赶忙伸手捂住嘴,偷偷躲在书堆后面,感觉手心里一阵湿润。


他拿开手,看到掌心里,躺着一朵油桐花。


高迈一下不知如何反应了。他害怕地攥紧了手,生怕别人发现那朵油桐。


他是变成了怪物,还是得了什么怪病呢?


Flos albiziae[Two病发]


那些花好像是由他的精血生成的。他下课的时候去厕所隔间里吐了,漂亮的鸢尾花花瓣掉在马桶里,然后被水流冲走,他看着那旋转起来的水涡,只觉得头晕。


高迈不知道自己的脸色惨白得吓人,他从厕所隔间出来时差点把一个同学吓得跳起来。


“高迈?”好像还是他班上的一个同学,“你怎么了?要不要请假?”


高迈看着他,刚想说不用,就又开始恶心起来。他冲到洗手池,赶紧打开水龙头把吐出来的鸢尾冲下去。


“要不我帮你和老师说一声吧,你先回家叫你家里人带你去看看。”


高迈点了点头。


他不想麻烦乔燃来接他,他去买了个一次性的口罩戴着,然后回了家。


乔燃好像在家里。


他推开门进去,看到他早上打碎的花盆已经被清理到了垃圾桶里。


乔燃估计是在补觉,大概昨天晚上熬夜做了手术。


高迈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开乔燃的房门,看到乔燃背对着他睡着,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门又关上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每次想起乔燃,都觉得有花涌到他的喉咙口。


刚刚看到乔燃的时候,他都感觉到了,一朵花瓣已经悄无声息地粘在了他的舌面。


为什么呢。


想到你,看到你,我就忍不住要吐花。


高迈瘫在沙发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乔燃好歹是个医生,他到底知不知道这种怪病呢?


会不会死?


高迈想到他妈妈江欣了。


鼻子一下就很不争气地酸了。


他想到自己之前那么任性那么为所欲为的样子,只觉得幼稚好笑。可是想到妈妈,却是心痛得绞起来。


自己没有妈妈了。


他盯着天花板,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


“小迈?”乔燃的声音突然响起来,高迈慌张地擦了擦脸,然后坐起来。


“小迈你怎么回来了?”


高迈不敢看乔燃,只特别轻声地说请假了。


“生病了吗?怎么了?看你脸色不好。”乔燃坐到高迈身旁,想探探他的额头。


高迈突然就干呕起来了。那些花第一次这么迫切地想从他的喉腔涌出来,他连用手捂住都没用,大朵大朵的花自他口中溢出来,然后从他指缝间掉出。


高迈不敢看乔燃,一下子蹿起来跑进洗手间了。他把那些木春菊拼命地冲进下水道里,就好像在把自己的一部分冲下去。


他大概变成了一个怪物。


乔燃会怎么想他呢?是把他赶走还是送到研究所去?


高迈隔着那扇磨砂玻璃门,突然很想离开这里。


年少轻狂的男孩儿其实特别没有安全感。


他看起来全身荆棘倒刺其实那都是假模假样的伪装。那些荆棘倒刺是从他自己的肉里长出去的,其实一旦碰到就疼得他呲牙,更别提扎伤别人了,扎伤别人的同时,刺就推进一点,往他的肉里扎,疼得他满地打滚。


他发脾气他闹,都是他对于自己不能掌控事情而动的怒。


他离家出走,其实也只是想要被关心被保护。


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渴望爱。


但是他又是那么一个死倔的脾气,经历父亲走上弯路,母亲再嫁这些事情,让他本就敏感脆弱的心更加伤痕累累,接着母亲病故,继父家人的排斥都让他的心千疮百孔起来。


他偷偷藏着自己的心,每天夜里偷摸着起来缝缝补补。其实他更像是一棵植物,张扬着枝芽,埋深了根系,只是想要得到爱的滋养和眷顾。


他那么渴望被爱,他那么缺乏安全感,他那么依赖乔燃……


他到底对于乔燃是怎么样的感情呢?


大抵不止依赖。


他一直以为自己只是抓着根救命稻草,一直以为自己把满满的信赖和本不该乔燃承受的热烈和期盼一股脑错付给了愿意帮他的人,其实不是的,他好像是喜欢乔燃的。


是那种热烈的期盼,是那种恋人间的渴望,是那种想要和他待一辈子的感情。


白色的风信子掉落下来,带着高迈的点点热泪。


乔燃他能接受吗?


被一个小自己十岁的弟弟,期盼着?


高迈突然很想翻窗走人。如果这里不是十六楼的话。


乔燃在外面敲门了。


高迈在门后死死地捂住嘴,不愿意让自己哭出声来。


紫色的薰衣草掉下来,高迈急促地咳嗽起来。


Flos albiziae[Three告白]


乔燃一直不知道该拿高迈怎么办。


他一直觉得高迈就像一只缺乏安全感的小兽,长着大口露出尖牙,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要不是幼时他就和高迈相识,他们父母还算是深交旧友,估计这个孩子没能那么快接受他。


彼时他回国,早已经断了那槽心的三角恋,只觉得身心都挺疲惫。


他也是想了很久才发现,方茴并不是他想要的那个人。


他想要的人,好像早就有,又好像从未出现。


那天他回父母家听到高迈家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就鬼使神差地提议要去看看高迈。


高迈和他记忆中的小孩不一样了,黑瘦黑瘦的,虽然刚度过变声期,声音也还是软糯的,似乎是像了江阿姨的口音。


那时候江欣还在医院病床里躺着,高迈哭得眼睛都肿的,红扑扑的特别让人心疼。


乔燃那时看到高迈,看到他湿漉漉的眼睛和倔强的神情,只觉得心都化了。


他突然很想抱抱他。


高迈那时候太瘦了,小下巴特别尖,眼睛本来就大,又哭得红肿,更显得脸上就只有一双眼睛。明明快175的个子,却完全不显,只觉得瘦弱得很,撑不起衣服来。


江阿姨当时已经是快不行了,高迈就在病床旁没日没夜地照顾着她。


明明自己还是个小孩,却倔强得不行。那时的高迈对别人都有很大的抵触和抗拒,特别喜欢咬下嘴唇,有时候乔燃都能看到他嘴唇上的牙印儿。


他当时就想把这个小家伙好好搂在怀里,想把他捧在手心。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生出一种把这个小孩的人生都捆绑起来的想法。


这样的年纪,经历这么多人生的起落和离别,乔燃一贯以为高迈受不住了,没想到他还是挺过来了。


乔燃有时候会想,如果之前那段特别难熬的日子他陪在他身边就好了。


后来他把高迈接到自己家里,照顾高迈起居,还帮他办理转户口和转学手续。


他想要给高迈创造一个新的环境和新的生活。


从此以后,高迈的人生,都有他乔燃参与。


多好的事情。


但是小家伙依旧倔得要命。他还是那样惶恐不安,他还是那样紧张又倔强。


乔燃有时候都宁愿高迈冲他发脾气,或者闹闹叛逆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小霸王突然消停下来,战战兢兢过日。


他真的特别心疼。


乔燃有时候很想告诉高迈,其实在我面前你不必小心翼翼的,你可以放肆,你可以发火闹情绪,也可以撒娇任性。


但是他又害怕,自己的这份爱意会把高迈吓住。


这条路,本来就艰难得异常。所以他宁愿他的高迈,一辈子都别开窍。


这样的他,过得很矛盾也很疲惫。


最近的手术多了起来,他经常忙得回不了家,有时候就担心高迈每天的早饭要怎么解决,煮饭阿姨不可能大早上就过去,但是高迈喜欢赖床,起不来,能上课不迟到就已经很不错,很难指望他有时间吃早饭。


乔燃一身困倦地回家,就看到原本摆在小阳台吸取日月光辉的那盆小花被打碎了。


估计是小孩拿衣架取校服外套的时候不小心撞的。乔燃把地上清理干净,确认没有扎脚的碎片了,才回房睡觉。


他刚躺下一会儿,就感觉到小家伙回来了。


高迈似乎不舒服,脸色很不好,他刚想测测他的体温,高迈就干呕起来。


他看到很多木春菊。


那一刻他突然很想亲亲他的小家伙。


就好像是吐花的小精灵一样。


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但是乔燃还是坦然接受了。


他的小家伙无论怎么样,他都喜欢得很。


高迈把自己锁在洗手间里,乔燃敲不开门,乔燃只好撒谎说“你再不出来我的膀胱就要爆炸了”,高迈才终于打开了门来。


乔燃顺势抱住他,揉了揉他后脑勺的头毛:“到底怎么了。”


“我好像变成了一个会吐花的怪物。”高迈闷闷地开口,掉下一片的薰衣草来。


“薰衣草好像是表示等待爱情,小迈有喜欢的人了吗?”乔燃看着那些掉在他拖鞋边上的花,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起来。


“你。”高迈把头埋得很深。


乔燃一下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搂紧了高迈。


“不要讨厌我好不好?”高迈闷声开口。


“为什么要讨厌你?”乔燃的心里炸起了烟花,“喜欢你还来不及。”


“迈迈,我早就想跟你说了。”乔燃捧着高迈的脸,“愿不愿意和我在一块?”


高迈看着乔燃,带着哭腔:“愿意。”


红色的风信子飘出来,乔燃立刻吻上了那张吐花的小嘴。


小孩的嘴巴咸咸的,大抵是哭过了。


早知道你也喜欢我的话,我就不忍得这么辛苦了。


乔燃脑子里转着这句话。


那朵合欢花是在乔燃终于离开高迈嘴巴时出现的。


乔燃看着那朵花,又凑过去亲了亲高迈湿漉漉的眼睛。


“宝贝。”他轻声喊他。


“谁,谁是你的宝贝啊!”高迈推开乔燃跑进房间,拿被子罩着自己。


“高迈是我的宝贝。”乔燃靠在门框那儿,“你是高迈吗?”


高迈在被子里瓮声瓮气地回了一句“是”。


终于看到任性撒娇愿意闹脾气的高迈,乔燃走过去,隔着被子,抱着他的小人儿,只觉得心里都暖暖的。

评论

热度(5)

  1. ff~BO~ff一杯吱显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