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BO~ff

内有k莫古老存文,不定期吐槽,安利,美妆,关注需谨慎,😂

【K莫】一个童话故事

唐幺幺:

♚一个卡了很久的脑洞
♚挖坑势力无所畏惧


——————正文——————


郝眉是一只修炼了三百年的男狐狸,松蓬蓬的大尾巴,水灵灵的黑眼睛,一身火红的皮毛油光锃亮,是方圆百里精怪圈里出了名的美狐狸。


郝眉对自己的原型很满意,并且对于族人乐忠于化成人形表示鄙视。好好的圆毛,装什么灵掌类嘛!简直是,崇洋媚外!


为此,郝眉二百七十多岁时还不肯化形,天天毛茸茸一团球在家门口晒太阳啃烤鸡,周围邻居以为别墅里的老夫妻养了一只狐狸狗,路过都拿骨头形状狗咬胶逗他,还有个小孩子从他面前丢一只小皮球,企图骗他去给叼回来。


郝眉头都不抬的,鱼唇的人类,眉哥是血统纯正吸天地日月之精华的火狐狸你造不?眉哥能跟汪汪一样好糊弄吗?



——————————



血统纯正高贵冷艳的火狐狸郝眉被他爸拎着脖圈毛拖回家进行思想教育。


你看看你七舅姥爷家的九尾狐,都带第十三任男票回家了,你天天就知道啃烧鸡,啃烧鸡也就算了你还不化形,建国以后不许成精我连你户口本都办不上了,你赶紧的,趁着这一波政策开放,给我化了形滚去谈恋爱!


郝眉耷拉着两只白毛尖尖的耳朵,团在壁炉前暖洋洋的毛垫里委屈,七舅姥爷家的九尾是个姐姐,小人书里的狐狸都是美女,哪里有男狐狸能成主角的嘛,再说,谈恋爱还不如啃烧鸡。


发表完独到见解的郝眉被他爸扬手丢出别墅,放烧鸡的盆盆也给没收了。郝眉舔舔两只前爪,扑棱一声化成人形,背上行李灰溜溜的被迫离家出走了。



————————



化形的第二十三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年份,火狐狸眉成功从庆大毕业,成为了精怪圈里最会写代码的狐狸,程序猿里最萌萌哒好看的码农。


郝眉扬眉吐气的把毕业证邮回家,老狐狸隔着包裹一捏一张证,激动的以为自家崽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二十几年不见就搞回张结婚证,闪着泪花拆开一看,决定下半年的生活费也不要打了。


叫你去谈恋爱,难道是让你去读书哒??不干正事。


毕业季还惨兮兮吃泡面的郝眉摸了摸自己的漂亮尾巴,思考了五分钟要不要拿去卖了换烧鸡。


“眉哥眉哥走啊去嗨皮啊~~”愚公一路叫喊,穿着学士服风风火火踢开寝室门。


郝眉嗖的一声缩回自己的大尾巴,带起的风胡乱乱往脸上拍,吹起一头乱毛。


愚公:“……我开门有这么猛么诶呀这个风——老三说这周去郊外野炊,庆祝毕业以及致一正式运营!”


郝眉扒拉下来一撮撮乱毛,“可不可以自带一个朋友一起啊?”


愚公:“啊谁啊?一起呗。”


郝眉掏出手机发短信,“就是那个做糖醋排骨特别好吃的食堂打菜小哥啊,我昨晚才要到电话号。”



——————————



如果郝眉早知道此行会遭雷劈,是死也不会叫KO去参加的。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郝眉正悠哉悠哉的躺在草地里打手游,晴天一个雷,堪堪炸在脚边。


郝眉嗖的窜起来,瞅瞅天,第二个雷迎头劈下来。


卧槽??郝眉拔腿开跑,紫色闪电划破长空,gps一样精准定位,追着郝眉砸出六七个大坑。


天要亡我啊!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渡劫么?活了二百多年,才发现眉哥我这不是童话故事,踏马哒是修仙文啊!郝眉奋力一跃,闪电刺破夜幕,终于还是追上人影,拦腰击下,一团火红的团子半空里现形,横飞出去两三米,滚在草地上。


郝眉强睁着眼,灼伤的爪子开始花影,一个变俩,两个变仨,头一歪晕过去。



——————————



再次睁开眼,扑鼻的消毒水味道。


我是谁我在哪我不会给抓起来当科研对象了吧……


郝眉扑棱一声坐起来,给守在床边的KO吓了一跳,手里正在削的苹果皮啪的断掉。


愚公猴子酒拎着外卖从门外扑进来,‘‘诶呀眉哥你醒啦!这咋还能低血糖晕了呢这不妹子们的权利嘛哈哈哈!”


“……”郝眉伸出被裹成馒头的右爪子,虽然没面临直接暴露被雷劈的事实,但哪个庸医诊的低血糖……这烧伤不能更明显好伐……


肖奈慢悠悠的跟进来,眯着眼看了看KO,“幸好KO第一时间发现了你,摔伤的手也是他进行的紧急包扎处理。”


郝眉闻言有点心虚,KO是什么时候发现他的,发现的时候自己是不是还是原形啊,为什么帮忙隐瞒烧伤……郝眉默默拿余光瞄KO,他仍旧低着头削苹果,面无表情的模样。


幸好面无表情,KO要是有表情就证明真的完蛋了。


郝眉松一口气,掩饰的挠头,“那个,KO,谢谢你啦……”


KO把苹果递过去,翘着嘴角伸手揉他的头发,顺毛撸猫的手法,“笨死了。我会照顾你。”


愚公拉着猴子默默转了个身:“卧槽他俩原来是这个关系啊卧槽!”


猴子酒望天,“我说KO抱眉哥回来的时候怎么急成那样,诶呦脸色白的,诶呦喘的,诶呦还是公主抱……”



————————————



KO留在致一工作了。


郝眉前一天还举着缠药布的手跟厨师同学讲单手写程序简直要残了,第二天公司惊现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哥只是个传说的业界传奇。


郝眉看着摇身一变的KO,觉得扫地僧什么的太酷了,但也好惊悚……


更惊悚的是隔天KO又拎着两袋食材登门。


“你手伤了,不方便。”一桌子热气腾腾的菜色,全是郝眉喜欢的,KO端上来最后一盘烧鸡,“要不要我照顾你。”


郝眉高兴的尾巴摇来晃去都要控制不住隐形法术了,不能更坚决,“要!”


KO饶有兴趣的瞧了瞧郝眉身后,难得扯着嘴角微笑起来。



————————————



按说工作上有神级黑客加持,三餐外加夜宵都有人开小灶包养,小日子过得简直可以上天,但郝眉还是得每天拿出两分钟来惆怅一下。


上一次的渡劫肯定是不及格,不知道啥时候还会晴天追下来雷补考,周围没人还好,这要是给人看见还不得吓死哦……


郝眉蹲在阳台上叹气,他这个妖界学渣活了二百多年根本没想过修炼这码事,临阵磨枪什么的怎么能抗过九道雷嘛……


狐狸眉愁的掉一撮毛,哆哆嗦嗦的对着月亮吹冷风。
KO洗好碗筷,拎一张毛毯兜头给郝眉罩住,“你在干嘛?”


郝眉从毛茸茸的毯子里钻出一个脑袋,吸着鼻子憋嘴,半真半假的开口,“吸,天地日月之精华——!”


KO在他身边坐下,“你是小妖精么,还要修炼。”


郝眉呲牙,“说不准我就是吃人的妖怪呢,怕不怕哈哈哈~”


“你要真是妖精,”KO挑着眉,貌似非常认真的思考了好一阵。


被他知道会怎样呢,郝眉其实有点忐忑,目不转睛的盯着KO的表情。


KO压低了声音,凑过去神秘兮兮的说,“那我帮你双修。”


W…T…F…郝眉一抖,差点就地现原形。


可以的,没想到你是这样闷骚的KO。



————————————



被调戏了,郝眉更桑心了。


君不见隔壁白蛇姐姐,谈恋爱谈的多甜蜜,真暴露身份时候爱情神马的不还是狗带,那还是前几年才从号子里放出来呢。


郝眉一面忧桑,一面脸热的要爆炸,冷风吹着都没有好一点的迹象,反而在身边逃不开的视线里越来越红。


KO撩完就跑,坐直身体掏出手机戳戳点点的处理邮件。
人不盯着看了郝眉也缓过来了,裹着毯子继续抱佛脚。人类肉眼不可见的金色淡薄雾气丝丝缕缕从树木湖泊飘起来,受到召唤似的拢到郝眉周围,灼伤的手在药布下肉眼可见的恢复起来。



KO回复了几条消息,侧头一看郝眉已经快睡着了,脑袋一点一顿的打盹。


“郝眉。”


没有人回答。


KO清清嗓子,目视前方,“眉眉。”


还没有人回答。


KO满意的连毯子带人抱起来,轻手轻脚的挪到主卧床上。


床头灯姜黄,KO还在犹豫,郝眉睡梦里咕哝一声,翻了个身大型犬一样缩成一团,直接凑到暖炉怀里找了个舒服位置继续睡。



——————————



补考迟迟没来,郝眉一颗心放下一半,就有点想开启主线任务了。


起因是全公司都觉得他俩是一对,但当事人似乎并没有什么看法,认同或者反驳都没有,KO只是依旧全天360度无死角罩着他。


郝眉趴在办公桌上溜了一下午号,恋爱什么的没谈过没经验,到底怎样才是爱情才应该在一起呢。


不过,如果对方是KO的话,郝眉觉得自己就是可以这样黏他一辈子。


话说人类一辈子能有多长……郝眉眉毛一跳,恍惚察觉这么好的KO似乎也只能再陪他六七十年……


郝眉红着眼圈一拍桌子,啪的一声震起来一办公室的人,霸气又有点委屈的宣布,“我要追KO!”


众人:“……”



—————————



对于郝眉丢下的重磅炸弹,致一员工纷纷表达了以下观点。


阿爽:“啊?你俩还没在一起呢啊?”


愚公:“讲真难道不是KO一直在追眉哥是我瞎了么……”


猴子酒:“眼瞅着眉哥觉醒了,单恋要变双箭头,单身狗心很累。”


微微:“嘤!”


肖奈:“想好了?”


郝眉憋着眼泪,“人类的一生短短几十年,再不把握机会就来不及了,万一他下辈子不对我好了怎么办……”


这回连微微都捂上脸:“没想到啊美人师兄原来你画风如此小言……”


郝眉忧伤的不能自已:“快给我支招,我怎么才能追到KO?”



于是从茶水间回来的KO发现郝眉又一次被大家包围了,立刻伸手从人堆里扒出来护在身后。


郝眉拽着他胳膊,红着眼圈也不说话,金豆子啪叽啪叽成串掉。


谁欺负你了?还给我们欺负哭了?K·气温骤降十度不是梦·O冷着脸扫视一圈,握着郝眉肩膀温声哄,“怎么了?”


郝眉抽鼻子,总结了一下众人的智慧,“想,想请你吃烛光晚餐,看电影,再去散步。”


KO:“……嗯。”



——————————




晚餐是KO定的,郝眉一直念叨的烤扇贝大排档,电影票是KO买的,动画片小乌龟历险记。


抱着蛋卷冰淇淋啃的郝眉觉得这场约会跟自己想的有点不大一样,但有什么关系呢,反正玩的好开心呀。


回程不坐车,当做散步这一项。夜风清爽,蛋卷很甜,刚刚大团圆的电影结尾也让人愉快,最重要的是KO走在身边。


气氛不错,应该可以表白吧……


郝眉紧张的不小心吞了小半支蛋筒,呛得一阵咳嗽。
KO转过来给他拍后背,交叠的两个影子像在拥抱。


郝眉低头看了一会,结结巴巴的开口,“那个,啊,KO,我那个,”


KO轻轻挑眉毛,对上彼此的视线,“嗯?”


星光与灯都映在他的眼里,KO是真的好看啊,郝眉想。
一瞬间就不紧张了,像知道地球是圆的蛋筒是甜的一样,郝眉知道KO一定会答应和他在一起。


“KO,我想和你……”


话音没落,KO抱着人转了半圈,一道凌厉的闪电划破KO身后的空气,有温热甜腥的液体溅在郝眉脸上。


震耳欲聋的雷鸣响彻云霄,郝眉什么也听不见。



——————————



路边有一个小报亭,KO把锁砸了,连推带拽的将郝眉塞进去,甩手关上门,死命抵住不让他出来。


雷鸣一声响过一声,砸在郝眉耳朵里像锤子,砸的他脑子一片空白。


这是有人在代他渡劫。门外有压抑的闷哼声。


郝眉祭出浑身法术冲过去,单薄的门板却像是受了禁锢,纹丝不动。


“KO!”


九道雷停歇,噼里啪啦的雨点砸下来,郝眉脸色苍白,嘴唇发抖,“……KO?”


报亭破旧的门哗啦一声倒下,泼天豪雨里,KO倒在一片血迹里。



——————————



郝眉抹一把脸,咬牙把最后一丝灵气逼出来打入KO身体。


九道交错可怖的外伤已经愈合,满床的鲜血却流不回去,活脱脱一个人杀人现场。


KO仍旧闭着眼,呼吸微不可闻,内里的经络还不知损伤成什么样子。


郝眉没有力气去想其他,刺骨的冰冷从心口蔓延起来,灵力殆尽的火狐狸控制不住自己的形态,两只白绒绒的耳朵从头发里钻出来发抖。


郝眉将自己团到KO身边,拿鼻子尖去蹭他的嘴唇。无论如何都要救KO回来,只是不知道等他修炼到能够重新化形,还来不来的及再见KO一面。


小狐狸磨蹭上去,慢慢贴合住KO嘴唇,舌尖撬开齿关,一颗浑圆的金色内丹被推挤过去。


一直淡淡笼罩在周身的灵气四散,被褥上只留下一个人形凹陷,火红的一团小狐狸歪在枕头里,耳朵尖爪爪尖的纯色白毛毛一抖一抖的。



——————————



不过就是约个会表个白,KO第二天就跑到公司给眉哥请了三天的假,致一的员工集体表示这太污了宝宝还是个孩子。


肖奈点头允假,KO想了想还是补上一句,有可能年假也要一起休。


沙尘暴居然没抗议,在办公桌后笑眯眯的丢下四个字,“温柔一点。”


围观全程的微微捂脸,天,她家大神怎么也这么污。


但是,干的漂亮……


KO拎着假条回家,绕路去买了一只香喷喷流油的烧鸡,拿钥匙开门的一瞬间一道火红的影子贴着地面窜过来就要往外跑。


KO啧一声,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拎住小狐狸的后颈,抱进沙发,卡着两只前腿提到面前看它。


“郝眉,你跑什么?”


小狐狸坚决不说话,拒绝承认自己是郝眉。


KO拿鼻子蹭它,“给你买了烧鸡。”


黑溜溜的大眼睛打着圈转,还是拒绝开口,想一想烧鸡不可弃,于是换一种方法讨好,伸出粉嫩嫩的舌头照着KO嘴唇舔了一口。


KO笑一声,放下小狐狸,拎着菜进厨房做晚餐。


郝眉郁闷的趴在毯子上,本来想的好好的,救了KO就跑,找个深山老林好好修炼几年,争取早日化形回来找他,谁知道吐出内丹就晕了,刚一醒没等跑又被逮住了,KO貌似知道突然出现的火狐狸就是他。


但郝眉是坚决不会承认的,人妖殊途什么的,说不准KO这么叫就是想睹物思人呢……郝眉一只爪捂脸,这理由连自己都不想相信……



晚饭的香气四溢,郝眉翻个身晾开软乎乎的肚皮,觉得好饿好饿。


KO在毛毯上布置了一张矮几,盘盘碗碗的满满一桌,郝眉摇着大尾巴搭上两只小爪子,目光炯炯。


KO端着最后一盘烧鸡,凑到小狐狸鼻子前,“要不要?”


郝眉点头伸爪。


KO收回盘子,又问,“要不要?”


小狐狸眨巴眼,抬起两只前爪合拢了作揖。


KO抿唇笑一笑,还是问,“要不要?”


郝眉低落的趴下去,从爪爪缝隙里瞄烧鸡,好半天才闷呼呼的憋出一声,“……要。”


KO揉他脑袋,放下烧鸡盘子,“乖。”



郝眉这下也没了啃烧鸡的兴趣,如果说打雷啊受的伤一晚上就好了啊什么的还能接受,但一只狐狸说人话肯定超出人类认知啊……


暴露了,好难过。


郝眉拿两只爪挡住眼睛,“好吧,我是郝眉,是一只妖怪,但我不吃人的!真的……”


KO布置碗筷,“嗯。”


郝眉爬起来歪脑袋,“你不怕我么?”


KO摇摇头,郝眉松一口气,满肚子疑惑翻上来,“你怎么不怕我呢?小时候我有一个好朋友结果他看到我喝醉了现原形他就再也不跟我玩啦,你不怕我,你是……是不是也有一点点喜欢我,啊还是你怕我但是你不忍心说……”


话音没落,一声低沉的凶兽嘶吼。


郝眉:“……”



大老虎皮毛纯黑油亮,整整比小狐狸大了五六倍,喷着鼻息抖了抖脖圈毛,冲着小狐狸又嘶鸣一声。


郝眉呆愣愣的举着两只前爪,百兽之王的吼声叫他不敢动弹,虽然老虎同学觉得自己温柔的像是“喵”了一声。


KO垂着头颅凑过去,亲昵的伸出舌头舔了郝眉一口,从鼻尖到下巴。


小狐狸叫它舔了一个跟头。


KO呆住,谨慎的收起爪子,拿两个肉垫摁住郝眉,小心翼翼的探出舌尖重新舔了一口。


“嗷呜~”


郝眉也回舔一口,只够舔个嘴角,黑老虎愉悦的呼噜一声,灼热感从彼此凑在一起的嘴巴间传递开来。


有个什么圆了咕咚的东西被KO的舌头顶进嘴里,还没等反应过来,已经受到召唤似的滚进肚子。


“内丹,好好恢复几天就可以重新化形了。”


KO原地化回人形,抱住郝眉撕给他一个鸡腿,“好好吃饭,快一点好起来。”


郝眉一口叼住,高兴的耳朵都支棱起来了。


KO拿手指点着小狐狸额头,“等你好了,就来践行咱们的约定吧。”


郝眉歪脑袋,啊?什么约定?


你要真是小妖精,我就帮你双修啊。


啪叽鸡腿掉了,狐狸眉嗖的窜进沙发,毛绒绒的大尾巴一甩把自己盖起来,磨蹭半天又模模糊糊的应,“……唔,那,那咱们就这么说好了。”






#跟我学成语#
小朋友们,我们今天来学习【狐假虎威】这个词,它什么意思呢,就是郝眉打阿爽,阿爽说别以为KO罩着你我就不敢打你,郝眉说KO就是罩着我怎么啦是不是KO,KO说嗯,郝眉嗷呜一声。
小朋友们学会了吗~【你滚】

评论

热度(1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