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BO~ff

内有k莫古老存文,不定期吐槽,安利,美妆,关注需谨慎,😂

【K莫衍生】年轮【纳兰容若x南弦月】(完)

大白馒头:

年轮【纳兰容若x南弦月】


灵感来源于B站的视频《死生契阔,与子成说》,至于为啥叫《年轮》呢,是因为视频的BGM就是年轮,取名无能,莫怪莫怪。


我不喜欢BE,所以从来只写HE,这一篇也不例外。


我没有看过原剧,不知道原剧的人物设定和性格,所以很有可能OOC;


我历史不太好,所以朝代和年份什么的,我瞎编的,莫怪莫怪;


以及格式方面...由于没什么经验,所以格式可能不太整齐;


写得可能不太好,希望各位见谅^_^请多多指教,感恩。




--------------------------以下正文-----------------------------------




「楔子」


南朝1314年,皇太极率兵攻入皇宫,南明珍帝自缢于皇座之上,南朝灭亡。皇太极自立为帝,改国号为“清”。时,南明珍一岁之子,南弦月尚在襁褓之中,皇太极念其年幼无知,囚于西南月阁,派侍卫把守。




 「壹」


清7年,皇太极立幼子为太子,命太傅纳兰明珠八岁之子纳兰容若入宫为伴读。


御花园中。


“容若容若,我们来玩捉迷藏吧!我先躲起来,你捂住眼睛数到一百就开始寻我,若一个时辰内你寻到我,我便允你一个条件;若没有,那你可就得帮我完成今日的功课啦!”小太子双手背在身后,微扬下巴,提议道。


“好!”


“一,二,三......一百。”小容若睁开眼睛,漫无目的地在皇宫中闲逛起来,说实话,对于捉迷藏这种小孩子玩的东西,纳兰容若一点也不感兴趣,他不过是陪着太子玩一玩罢了。


纳兰容若一边欣赏着皇宫中的风景,一边想着回去让额娘做什么好吃的想得入神,没能发现自己越走越偏僻,直到周围的树都光秃秃的,纳兰容若才发现自己不知道身处何处。


零零碎碎的,纳兰容若好像听到一阵阵清亮的乐声,他寻着乐声往前走,乐声越发清晰,也越发悦耳。他走到了一个破旧的楼阁前,门旁的侍卫正在打瞌睡。好奇心使然,纳兰容若蹑手蹑脚地推开院门,再轻轻地关上,没有惊动任何人。


院中,树下。


手执一片竹叶,白衣少年轻轻地吹奏着,阵阵清脆悦耳的音符流泻。


纳兰容若从来不知道用竹叶也可以吹奏出这么好听的曲子。


一曲罢,白衣少年拈着竹叶百无聊赖地转过身,看到院中突然出现的黑衣少年吓了一跳。


七年以来,白衣少年一个人被囚禁于此,除了门口的侍卫,从未见过别的任何人。现在院中突然出现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惊吓过后更多的却是惊喜。


念及此,白衣少年跑到纳兰容若面前,笑着问:“你是谁?你怎么一个人?你为什么在这里?”


纳兰容若觉得,白衣少年的眼睛亮亮的,好像藏着天上的星辰一般,他的笑容也灿烂得像光芒,蓦然照亮了纳兰容若的心房。


想到门外的侍卫,纳兰容若谨慎地拉着白衣少年进了房内。


“我叫纳兰容若,你可以叫我容若,你呢?”


“容若,容若,真好听。”少年笑得眉眼弯弯,“我叫南弦月,你为什么一个人到这来?你是来找我的吗?你是来跟我做朋友的吗?”南弦月满怀期待地看着纳兰容若。


南弦月?前朝皇子?纳兰容若心里暗暗一惊。可是看着对方那双亮亮的眼睛,纳兰容若就半个“不”字也说不出来。


“嗯。”纳兰容若点点头。


“太好了!”南弦月激动地抓住了纳兰容若的胳膊,“你知道吗?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了七年,不知今夕何夕。我一直在等,等一个可以给我带来光明的人。然后,你就出现了!”


纳兰容若闻言有点心疼,南弦月自一岁起就被困在这个破旧的楼阁之中,他都没来得及看看世界是什么样的。七年,一个人在这暗无天日的楼阁中生活,他每天都是怎么过来的呢?


“别怕,现在有我。”纳兰容若轻轻地拥住眼前的少年。


“我从来没有到过外面,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你给我讲讲好不好?”


“外面啊,有很多好玩的好吃的……”


纳兰容若絮絮地给南弦月讲述着外面的世界,每听到一件新鲜事物,南弦月的眼睛就亮一分。


不知不觉,一个时辰过去了。


从小习武的纳兰容若似乎听到太子在喊自己,他只能抱歉地跟南弦月道别,“时间不早了,我得先回去了。”


南弦月失落地撇撇嘴,“那你还会再来吗?”


“嗯,会的,以后,我每天都来看你。”纳兰容若摸了摸南弦月的脑袋,翻墙出去了。


太子远远地看到纳兰容若,便跑过来把他拉走了,“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那里关着前朝的皇子,是禁地,被父皇发现是要责罚的,你下次不要再到这里来了!”


纳兰容若没有说话。


“哈哈,你输了,今日的功课就交给你啦!”


自那以后,纳兰容若每天进宫伴读后,都偷偷地跑到西南月阁,翻墙进去给那个小小少年讲外面发生的事情,每天都带着额娘给他做的不同的点心。


那个小小的少年阿,每次都吃着点心,甜甜的笑着,听他讲好玩的事,想象着那些没有吃过的好吃的味道。


那一年,他们八岁。




「贰」


五年后。


这一天,纳兰容若一如既往地朝西南方向走去,怀里揣着自己亲手做的糖醋排骨,他的小月念叨着想尝尝糖醋排骨的味道好久了,奈何不能让额娘给他做了带入宫中,他就,只能自己偷师,然后偷偷摸摸地带上了。如果小月看到,一定会非常惊喜吧!这样想着,纳兰容若脚下的步伐加快了。


他没有注意到,他的身后,纳兰明珠,他的阿玛阴着脸跟踪着他。


纳兰容若到了月阁墙外,正欲跃起,他的衣领就被揪住了,他回头,惊愕地看着眼前的阿玛。


那一日,纳兰容若没能见到他的小月,没能送出亲手做的糖醋排骨。


他被阿玛抓回去训斥了一顿,然后被外放到了远离京城的地方,同时派人看守着,对外宣称游学四方。




南弦月蹲在墙角下吹着竹叶等纳兰容若,想着他怎么还不来?今日时辰可比往常晚了许多。左等右等,天都黑了,可是纳兰容若还是没来。南弦月想,可能今天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也没多想,便去休息了。


可是,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一年,两年,三年……南弦月始终没能等到纳兰容若。


刚开始,南弦月想着容若只是有事耽搁了来不了,等他忙完手上的事情就一定会回来看他的。


可是啊,我已经等了那么多年了,为什么你还没回来呢?你真的还会回来吗?


一滴泪沿着南弦月的脸颊滑下。那个可以给他带来光明的人,那个对他说“别怕,现在有我”的人,那个每天给他带好吃的点心的人,大概,不会再回来了吧……




那一年,他们十三岁。




「叁」


十年后,太子登基,册封纳兰容若之姐为惠妃。同年,纳兰容若回京,封为大将军。


站在皇宫外,纳兰容若怔怔地看着西南方向,小月,我回来了,十年了,你还记得我吗?当初不告而别,你恨我吗?


纳兰容若熟知当今皇上,以他多疑的性格,定不会留下南弦月这一隐患,迟早有一天他会对小月下手。


一个前朝皇子,一个当朝大将军,他们注定是陌路的两个人。


可是,在第一次见到南弦月时,纳兰容若就认定了。既已认定,他就绝不会轻易放手,无论对方是前朝皇子,还是妖魔鬼怪。只是这一次,他定会想出万全之策,护小月一世安稳。


他握紧了拳头,又松开,进宫觐见。




“姐姐,十五年前我就认定了是他,只有他!我爱他,我们注定是这一辈子都拆不散的人,姐姐,求你成全我们吧!”纳兰容若跪在惠妃面前,苦苦哀求着。


惠妃看着眼前从小疼爱到大的弟弟,她知道弟弟性格倔强,认定了就一定不会放弃,所以即使知道这是多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她还是答应了他。




再次来到西南月阁墙外,却已经是十年过去了,楼阁内依然传出清脆悦耳的竹叶声,只是曲调比十年前更加成熟了。


小月,你还好吗?


墙角下的白衣青年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翻墙而入的黑衣男子。


这一刻,惊讶,委屈,喜悦各种情绪一同涌了上来,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止都止不住。


纳兰容若上前一步拥住南弦月,手背温柔地擦拭着南弦月脸上的泪珠,“别哭,小月,别哭。”都是我不好,我不告而别,让你又再次一个人孤零零地度过十年之久,给你带来了光明,却又突然消失,那一种恐惧,光是想象,我就心疼不已。


南弦月双手紧紧地抱住纳兰容若,一抽一抽地,“容若……容若……我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呜……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哇……”


“不,不,我怎么舍得不要你……”


纳兰容若抱着南弦月回了屋内,解释着十年前发生了什么。


听完以后,南弦月抓着纳兰容若的衣袖,“不如,我们一起逃出去吧?你带我去好多好玩的地方好不好?我想去你跟我说过的地方,然后吃好多好吃的!”


纳兰容若摸摸南弦月的头,“好,我们一起逃出去,不过,你得听我说的做。”


“嗯,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你说什么我都做!”


那一天以后,纳兰容若就像以前一样,每次下朝都偷偷地去看南弦月。




「肆」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皇上到底还是发现了。


乾坤殿。


“哼!好啊好啊!我大清朝堂堂一个大将军竟然日日与前朝皇子私会?你是想造反吗!你眼里还有没有朕这个皇上!”


“皇上!臣并无半点逾越之意!只是臣与他是真心相爱的,求皇上成全!”


“哼!真心相爱?那可是前朝皇子,你当真认为朕会留下这样一个隐患吗?”


“皇上!当年小月还只是一个一岁的孩子,他什么都不知道,二十多年来他一直安安分分地待在西南月阁之中,从来没有半点复国之心!他只想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为什么皇上就不能放过他呢?”


“哼!先皇打下的江山尚未稳定,外面有多少密谋造反,等着复国的人想必大将军比朕还清楚吧?”


“皇上……”


“你不必多说了,明日朕就会让人处置南弦月,朕绝对不会容许这个隐患的存在!念在你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只要你今后安安分分地做你的大将军,为国效劳,这件事朕就不再追究于你!”


纳兰容若不再说些什么,明日处置?哪怕是杀了我,我也会带他走,绝不会让他死!




当晚,纳兰容若孤身一人潜入西南月阁,带着南弦月一起逃,“小月,抓紧我。”


不料,早已有禁卫军埋伏在出宫途中,纳兰容若终究无法以一人之身抵千人之剑,何况还要护着另一个人。


纳兰容若和南弦月被禁卫军压跪在地上。


“对不起,容若,是我害了你!”南弦月哭着看着浑身是伤的纳兰容若。


纳兰容若闻言只是摇摇头。


“呵,朕自小与你一起长大,你的脾性难道朕还不了解?你当真以为朕会相信你这么容易就妥协了?”皇上此刻站在纳兰容若面前,是的,他不相信纳兰容若那么容易放弃,他笃定纳兰容若一定会来劫人。


“一切都因我而起,如果非要囚禁一个人,我愿意被囚禁一生一世!只求你,放过容若!”南弦月跪在地上,跪着那个杀他父母,灭他国家的仇人之子。可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呢?我这一生都安分地被囚于宫中,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杀父之仇,亡国之恨。我不过是生在了前朝皇室,又恰恰爱上了当朝将军罢了。


皇上眯着眼看着眼前的南弦月,他,竟能如此……


“来人!前朝皇子意图逃狱,立刻将人押入天牢,派重兵看守!另外,将纳兰将军护送回府中好好照顾着!”




「伍」


天牢。


“南弦月,你可知纳兰容若身为当朝大将军,与前朝皇子勾结是何等之罪?若被告发,恐怕凌迟之刑都难以抵他的罪过!”皇上眯着眼盯着南弦月,这个隐患,他一定要除!


南弦月怔在原地,是啊,一直以来都是容若在为他着想,他却没有想过容若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容若真心待我,我亦全心爱他。可是我却害他受了那么多苦,倘若能换他平安,我甘愿一死!”


“好!来人!赐毒酒!”


一杯饮下,此生,能遇见你,小月无憾,容若,保重。




收到姐姐的紧急密函,纳兰容若穿着一身官服入宫觐见。


“皇上,微臣,愿用一生的荣华富贵,换他一具全尸。”说罢,他摘下官帽,这一生,他与这江山,再无瓜葛。


“好!好!不愧是朕的大将军!”皇上怒极反笑,“全尸朕怕是不能许你了,昨晚他饮下毒酒后,朕便遣人抛尸荒郊,现在,怕是已经被狼群分食了。”


气急,纳兰容若吐出一口黑血,晕倒在殿前。


一个月后,当朝大将军纳兰容若因心疾不治,英年早逝,享年二十三岁。




「终」


一年后,远离京城的一个山谷中。


“容若!容若!你做的糖醋排骨真好吃!这是我吃过的全世界最好吃的糖醋排骨!”南弦月咧着嘴夸奖着坐在对面的纳兰容若。


“你若喜欢,我天天做给你吃。待你吃腻了,我便带着你到处游山玩水,吃更多好吃的。”纳兰容若宠溺地看着南弦月,幸好,幸好我护住了你,幸好我还来得及带你看看外面的世界,幸好现在你还在我身边。




一年前,纳兰容若得到姐姐惠妃的支持,故意露出马脚让皇上发现他和小月的事情,在皇上面前自导自演了一出戏,和姐姐里应外合,就为了让皇上亲眼看到小月死在他面前,好让他彻底放下戒心。但是皇上万不会想到,惠妃对他身边的那个太监有救命之恩,那杯毒酒中下的不过是诈死之药。小月被扔到荒郊的时候,纳兰容若的亲信就立刻将人秘密带到了这个山谷之中。一个月后,他也利用心疾顺理成章地诈死。


纳兰容若不敢去想,这其中倘若有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错,他的小月现在是不是就不会再安全地待在他的身边了。




“怎么会!容若做的糖醋排骨最好吃了!我最喜欢吃容若做的糖醋排骨了!我吃一辈子都不会腻,下辈子都不会腻!”南弦月笑着,眼里仿若有星辰。


纳兰容若伸手抱住了南弦月,“那下辈子,我还做给你吃。”




End.


 



评论

热度(94)

  1. ff~BO~ff大白馒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