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BO~ff

内有k莫古老存文,不定期吐槽,安利,美妆,关注需谨慎,😂

【K莫】古代独行侠X状元郎 (1)

少女病阿姨:

文笔渣剧情废=。=之前根本不敢写耽美


但是好喜欢这个设定啊可是好像没有太太写所以只好自己来了捂脸


=。=


-------------------正文---------------


1.


和风细雨,柳絮纷飞。


苏城里的一处豪华大院红锦高挂,张灯结彩。门口的客人络绎不绝,有人着绫罗绸缎,仆人傍身;有人衣衫朴素,却器宇轩昂。


这大院之主便是苏城首富郝岱山。


此刻郝岱山一脸喜气洋洋地坐在大堂,不停有客人进来道贺,他笑得自豪又含蓄。


只听院内不住有人感叹:“郝老爷真是好福气呀,自己家财万贯家庭和睦不说,这小儿子还中了状元!”


另一人接道:“这郝老爷平日里宅心仁厚,乐善好施。这些怕都是郝家世代积的功德,旁人羡慕不来的。”


 


今日正式郝府摆宴席,庆贺郝家三公子郝眉金榜题名衣锦还乡。


 


夜已深,院内笑闹声不断。


房间的门被推开,两个仆人搀扶着一个醉汉进来。此人一袭红衣,身量瘦长,他踉踉跄跄地走到桌边坐下,定睛一看,朦胧的醉眼突然一亮。


衬着摇曳的烛火,桌上赫然摆着他爱吃的桂花酥。


 


郝眉忙塞了一个到嘴里,丝丝甜意混着桂花香气碎开,落进胃里,瞬间让他觉得好受了许多。


金榜题名,还是当今圣上钦定的状元。道贺敬酒的人太多,也根本没工夫吃他最爱的菜和糕点。郝老爷看他脸色酡红,走路都不稳,就叫仆人把他扶回房间休息了。


郝眉吃了几个糕点,仆人给他端来热水给他洗了脸端了醒酒茶,他服下以后感觉好了许多。


“行了行了,我自己来。”他摆摆手,因为残留的醉意仍是笑得有点太过荡漾,“旺财富贵,要不你们先下去吧,对了,这糕点挺好吃的,你们都拿走吧。不过桂花酥可不能动。”


旺财和富贵互相看了看,好像习惯了似的,也不客气,笑嘻嘻地道:“那少爷你可要好好休息,喝醉了就别看书了。”


见郝眉挥挥手,他们藏了几个桂花酥之外的糕点到怀里,就出去了。


 


一袭红衣在这昏暗的光线里显得有些刺眼。郝眉又吃了一个桂花酥,静静坐了一会儿,眼珠转了转,突然开口道:“兄台,这桂花酥真是美味,要不你也尝尝。”


房内依然是静默,没人回应。


却突然一个人影从房梁上翻下来,落地无声。


这人高大精壮,一袭黑衣,还带着一柄剑。他的五官隐在夜色里,背后是清幽的月光,整个人显得有些不真实。


郝眉将碟子递过去,笑意盈盈地望着他:“喏。”


黑衣人没接,只是问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很早了吧。”郝眉直接拉起那人的手,将碟子放了上去。然后一只胳膊撑着脑袋懒洋洋地说了句好似偏题的话,“这桂花酥的水准根本就不是我们这的师傅能做出来的。”


黑衣人依然是站在暗处,一动不动,让人觉得他似乎是个雕像。


“虽然我脑子挺好用,但四体不勤。小时候总是出些意外,不是这里磕着就是那么碰着,还偶尔会被匪贼掠了去说要我爹拿钱来换。自从我娘给我去寺庙里求了一道符后,我便一直平安长到了现在。”


说着,郝眉低垂的目光突然抬了起来,望着那暗处里的人,“但是我不信什么符咒,我只知道,从我十二岁那年,就一直有人在暗中帮我抵住了很多危险。虽然,我也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黑衣人听了这话,眼神里好像多了一些光亮,映衬着那烛火,却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郝眉见怪不怪,继续说道:“过几日我就要进京了,你……有道是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你守了我八年,虽不知是什么目的,但总归是没有恶意。我竟然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不若现在你提几个心愿,如果我能做到,便尽量满足你。”


黑衣人望着他走过去,将桂花酥放在桌上。


他看见烛火下那人的眉目终于是显露了出来,一双桃花眼配上过分坚毅的眉,深邃多情又不显山露水。


这人好像习惯了紧抿着嘴唇,下巴紧紧地绷着。


郝眉觉得自己真的醉了,否则他也无法解释为什么自己伸手过去,像抹平对方的嘴角。


此时他的眼角还带着一点醉意扯出的风情,只是他犹不自知。


 


黑衣人望着他,眼里是汹涌而来的墨色。他定定地望着郝眉,捉住他好似意图不轨的手腕。


他终于又再次开口了,“我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


 


 


 


 



评论

热度(142)

  1. ff~BO~ff少女病爷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