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BO~ff

内有k莫古老存文,不定期吐槽,安利,美妆,关注需谨慎,😂

【k莫】离开你很久以后(郝眉视角,车祸失忆,ooc)

落落:


  • 来啊互相伤害啊,我没有糖吃(对就是那边那个不更新的),你们也得吃刀子哼


  • 真的很惨了吧



  • 和郝眉













    “啊我们莫莫真的超级帅的吧❤”


 


 


    “好喜欢我们莫莫的双眼皮呜呜呜呜呜呜呜ค(TㅅT)”


 


 


    “情敌们拔刀吧莫莫是我的(っ´Ι`)っ”


 


 


    习惯了被直白地赞美,郝眉在看到一条突兀的辱骂时,不由暂停了刷微博的手,仔细地看起了这一条带有“关键词”的评论。


 


 


    “切,还不就是个死gay,出名了就把姘头踹了吧。当初秀恩爱秀得满城风雨的,现在只能靠发发自拍骗骗无脑粉丝了吧。”


 


 


    郝眉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他的粉丝们就一拥而上对着那人开火了。


 


 


    “你算什么东西敢骂我们莫莫!”


 


 


    “谁家狗没拴好又跑出来撒野了?”


 


 


    “gay怎么啦吃你家大米啦(ー`´ー)”


 


 


    郝眉苦笑了一下,决定还是一笑置之。那人说的也没什么错的,郝眉的确是个gay,的确算是闹得满城风雨小出名过一把,不过那也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多久以前了呢?


 


 


    已经不记得有多久了。好像生命被切割成了两块,遇到ko以前,和ko分开以后。


 


 


    遇到ko以前他没心没肺,每天过得都大同小异,好不容易能想起来点什么,都是一些被老爸暴打一顿或者被老三狂虐一顿这样的事情。郝眉曾经绞尽脑汁想要想出一点不一样的东西,就算是什么抄抄作业逃逃课这样无聊的事情也好。但是却悲哀地发现,自己可能有隐性的抖M属性,其他的,真的都想不起来。


 


 


    和ko分开以后的日子,大致就是被老三奴役,和愚公他们打打闹闹。也是千篇一律,无聊又无聊。这么一想郝眉还觉得特别对不起微微师妹,怎么能跟师妹抢男人呢?真是不对。


 


 


    某天郝眉习惯性地又挂在致一墙上时,把这件事和微微说了。当时微微好像要说什么的样子,又摇摇头,只是皱着眉毛作出一个笑容,说:“没关系啊美人师兄,你要想就想吧。”郝眉心道我也不想想你男人啊,还不是因为......


 


 


   ko不见了。


 


 


    郝眉其实并不知道这个ko到底是何方神圣,有关于自己喜欢他,和他好不容易才在一起的那些事情,郝眉根本连个影儿都不记得了。


 


 


    那天他从家里的大床上醒来,只觉得身体很沉重,脑袋很晕眩。愚公开门儿进来的时候被他吓了一跳。郝眉听他一边哭一边说,才明白过来自己是遭重了。“垃圾jeep自由光,我们全公司都不会再买这车了呜,眉哥,就算ko不在你也要好好吃饭,好好休息,以后好好上班啊。”


 


 


    “上个屁,先休息好再说。”猴子在愚公背后拿枕头狠狠地k了他一下。“乖啊,没了ko还有兄弟嘛。”


 


 


    “啊?我知道我有兄弟要上班啊,你们怎么搞得跟我傻了一样。”郝眉挠挠乱七八糟的头发,一脸疑惑,“不过你们说了这么久,ko是谁啊?没了他我怎么就不能吃饭了?”


 


 


    愚公和猴子一听大惊,猴子赶紧坐到郝眉床边,拿手去试郝眉的体温,愚公则夺门而出,掏出手机就打给了肖奈。郝眉满头问号,肚子也咕噜咕噜响了起来。猴子一怔,自从在那个食堂遇见ko起,郝眉的肚子再也没有这么叫过吧。


 


 


    可是如今......


 


 


    愚公放下手,到郝眉衣柜里随便拿了条裤子,又拎了一条衬衫,扔给郝眉,看着他换好后对门口喊了一句,“猴子,电话打完了没,咱带美人儿出去吃顿好的。”




    吃饭过程中,郝眉发挥自己z省状元的智商,成功从愚公和猴子嘴里套出了一些被自己遗忘的记忆。


 


 


    原来之所以起床时饥肠辘辘,是因为醒来以前都靠营养液和流食度日,只维持基本身体消耗。原来之所以躺在床上,是因为一个酒驾的司机撞上了他的自由光。原来之所以会坐在自由光里出行,是想和ko出门去来一个蜜月。可是ko是谁,他却想不出来。


 


 


    “ko就是......”愚公说道一半又咽了回去,刚刚肖奈叮嘱他的他还记得,“ko没了,让郝眉自己去找”。“哎呀我说美人,你是失忆又不是失智,自己回家看看电脑上的记录不就好了。你那微博......”猴子话还没说完,就被愚公一筷子塞了回去。


 


 


    “行了吧你就,就你会的多。美人少吃点,你才刚醒,喝点汤得了。”


 


 


    “那可不行,我是失忆又不是失智,该宰你们就得宰我可没忘。”


 


 


   后来,郝眉就翻到了这个微博,上面有很多照片,从自己的手机里也可以看到一模一样的,想必是自己一张张上传的。但是大多数都是一些菜的图片,和自己或者另一个人的背影。郝眉记得自己并没有做菜这项技能,房子里空的那间现在也成了储藏室,正疑惑着这个人是谁怎么会出现时,又看到自己的私密日志。


 


 


    郝眉不知道密码是什么,自己又打不开,只好拿去给肖奈。不知道老三有没有偷看我的日记,哼。


 


 


    看着看着郝眉就震惊了,原来那个人就是愚公猴子张口闭口都念叨的ko,原来自己和他一直住在这个房子里,那个人,ko,就一直睡在自己的床上。而且,最可怕的是,自己居然是受?!好吧这不是重点。


 


 


    郝眉像是看别人的故事一样看着这个以自己为主视角的第一人称故事,看自己和一个叫做ko的人的爱情故事。他渐渐了解到,自己和ko这一段感情,是有很美好的前景,很宏伟的远方的。ko实在是一个很好的恋爱对象,对所有人冷若冰山,却满足自己的予取予求。郝眉看到以前的自己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日记,里面既有温馨的生活,也有黄色的片段,时不时夸夸自己,再偶尔承认一次ko很强。


 


 


    翻到某一页,看到是一次ko生病的记录,那时的郝眉好像很焦躁,标点符号全都乱打一通不说,就记了二三十个字就把一页全空掉了,空白了很长一段才又衔接上一句话,是ko说的,“郝眉,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所以,下次,别这么着急了。”


 


 


    郝眉在心里默默接了一句怎么可能,却看到当时的自己也敲了这么一句在日记里,想必是也回了这么一句给ko。后来发生了什么没有再记,不过凭着之前的经验来看,一定是去不可描述了。郝眉在心里又吐槽了一句,怎么被压还这么开心,是不是傻。


 


 


   ko和郝眉在一起大概有六七年,所以那时的郝眉记了很多很多,现在的郝眉也看了很久很久。越看他越觉得,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ko这样一个人,那么跟他在一起也未尝不可。发现自己危险的思想,郝眉吓了一大跳,只凭着单方面的一些文字记录,他就又一次爱上了ko?


 


 


    纠结着,郝眉决定下楼去买个炒面,吃饱了再动脑子。






    在马路边郝眉正纠结是去淡出个鸟来的李记汤面馆还是齁到吐血的徐记拌面铺时,就被人大力拽开。回过神来,刚刚站的位置赫然已被一辆还在突突冒烟的摩托车取代,那辆车还在原地转着圈,好像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下来。郝眉心有余悸,正想多谢救命恩人,却发现马路上除了听到响声赶来的围观群众,并没有什么好心人。






    思来想去,郝眉决定在离家最近的小店里打包一份糖醋排骨。蹭蹭地就窜回了家里。






    睡梦中,郝眉看见自己和ko正在车里侃大山。ko握着方向盘,神情有种照片上没有的柔和,自己坐在车后座上绑紧了安全带,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几次想要凑到ko边上,却被ko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就在郝眉第四次试图往前窜时,ko没有再来得及把他瞪回去,因为他已经因为车身变形被压得动弹不得,连看郝眉一眼都做不到了。郝眉也被撞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巨大的轰响声震得他大脑嗡嗡作响,晕了过去。






    郝眉从床上弹起,冷汗从背后滑落。ko是不是已经死了?回想起老三、微微师妹、猴子、愚公说的“没了”“不见了”,ko是不是被我害死了?是不是一直要分心看着我,所以ko被撞了?我把我爱的人,害死了?






    一夜未睡。






    第二天三点半,郝眉给肖奈发了一条短信:“今天请假。”就出门了,他想到昨天那辆还在地上打转的摩托车,是不是ko为他挡住的最后一次危险呢?为什么ko总是这么温柔,总是拼命护自己周全,而自己不仅害死了他,还让他死都不能安心。






    想着,想着,郝眉发觉自己来到了那个自己出车祸的路段。他想起来了,那天他和ko正准备出城去,想坐飞机一下飞到最南端的H岛,郝眉兴致勃勃地想要把自己晒成一颗煤球,争取让愚公他们不再嘲笑他。ko也觉得郝眉那阵子太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晒晒太阳。






    郝眉抬头看了看,现在太阳还没出来。他颓废地坐在路边,像个孩子一样大哭起来。


























我他妈在写什么东西!QAQ完全脱离预想的轨道了呜呜呜呜呜




这种甜cp要虐真的超级难的吧(手动再见)


十一假期估计还有个ko视角





评论

热度(45)

  1. ff~BO~ff落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