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BO~ff

内有k莫古老存文,不定期吐槽,安利,美妆,关注需谨慎,😂

【K莫】【ooc预警】前世今生·长生界①

白鹿青崖间:

【前世篇】
郝眉是被说书先生手中的醒木给吓醒的。
他醒来第一件事是先把撒在前襟上的蜜饯收收好,拿油纸细心裹了,塞进嘴里一颗。
“……哎呦,我这是在哪啊……”
郝眉哎哎呀呀的伸了个懒腰,脚底一下踩空,吓得他忙抓住旁边的青砖。定了定神,这才看清自己还在茶馆的房顶上呆着呢。
说书先生醒木一震,又开始讲摘星山山神的小故事了。
“……话说这仙凡两界,本不该相通。我们摘星这位山神啊,那可真是祖荫庇佑,积了几世的福气啊。这神职可是天帝钦点,钦点呐……”
说书的在此话头一顿,底下喝茶的唏嘘一片。
“……不过我们这位山神呐,跟别的山神不一样,他怎么说也只是个凡人,与你我皆无异,真不知道能不能佑我们一方风调雨顺呐……”


“这说书的糟老头子,嘴上还能不能有点新鲜玩意儿了?”房顶上郝眉高高坐着,一身蓝色袍服,绣着的雪白滚边和他发上的云纹发带正相配。他手里捧着蜜饯,嘴从醒来就没停过,“你说,我一个月来这茶馆四次,这都好几年了,这一段儿他怎么还没翻篇儿,好歹有个后续也成。你说他哪是说书的,分明是骗子。傻子才老来听他讲,你说是吧。”郝眉嘴噘的老高,老大不乐意的在蜜饯里挑拣着。
檐上卧着一只赤色狐狸,听到这句话抬起脑袋,看着郝眉,开口竟是人话,“是,傻子才老是来听。”语气十分坚定。
这位吃蜜饯的少年……智商果然一如既往的不是很挺拔呀。
糟心,真替家里那两位大人觉得糟心。
狐狸心里这么想着。
郝眉听到狐狸的附和,甚是开心。三两口把剩下的蜜饯塞进嘴里,从房顶上左摇右晃的起身,拍了拍屁股。
“走,狐狸,我们回山。”
终于回山了。跟郝眉出来吹了一天的风,想自己的茅草窝想到癫狂。
狐狸乐得抖了抖毛,从房顶上一跃,轻轻巧巧的落了地。
郝眉有些急,“你别走那么快啊!你得等我,我下不去啊!”他站在房顶上,离地几丈,吓得他腿直打颤。
狐狸停了步子,原地坐下看他。心里就像吃了只不新鲜的鸡一般闹腾。
怎么还有这么笨的人。
“你怎么上去的就怎么下来!”狐狸喊道。
怎么上去的怎么下来……郝眉脑子一空,自己怎么上来的来着。爬墙爬了老半天,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还差点把狐狸压死。
不行不行,这形象也太差劲了。
得赶紧忘了。
郝眉甩了甩头。算了,直接跳吧。
他心一横眼一闭,从房顶纵身一跃。
“咣叽。”
茶馆听书的都被这挺大的动静吓得一激灵。但谁也不好奇。想都不用想,又是那个毛小子。
下是下来了。
结结实实的摔了个屁股墩儿下来的。
“哎呦!!!疼死我了!!!”
摘星山下的镇子,一赤色狐狸看着一蓝衣男子坐在小巷子里揉着屁股。
男子的哀嚎声直上青天。



摘星山有个凡人山神。
十里八乡的都知道。
何谓凡人山神,天授命,神职加身,掌一方土地,却仍是肉体凡胎。
这人就是郝眉。
四年前,郝眉年十八。还是京城一郝姓富商府上的公子,家财万贯,吃穿不愁。机缘巧合救下天界一位上神,这可是个大功。天帝有意要赏,见他没什么需要的,便封他做了个山神。
虽无仙根仙骨仙籍,但不用修仙不用飞升,捞了个山神的名头,受几方小仙膜拜,还平白得了那么大一座山清水秀的山,郝眉觉得不赖,他很满意。
逍遥自在好似神仙嘛。
但是郝家人不满意。
这什么山神,这顶多是个山人吧。啥啥没有,白给天帝那个糟老头儿看山呢这是。
不许去。
郝眉不听。趁着夜黑风高,收拾包袱,跑了。
摘星山是个灵气颇足的山头儿。
这事儿郝眉第一天来就知道了。
来时天公不作美。下着雨。他从山脚的镇子里找了辆马车,说要上山。
雨天路滑,走了还没一半儿,车夫就死都不走了。
“加钱加钱,只要你把我送上山,我再多给你一些车钱。”郝眉坐在车里扒拉着身上那点儿碎银子,咬咬牙说道。
出门跑的急,都没能多带点银两。
“哎呦我说这位小爷,”车夫打车外伸进半个脑袋,“您就别为难我们这些出苦力的了,我是真不能再往上走了啊,这山,这山它不安全呐。”
瞧你说的什么话。郝眉心说,你把我扔在这儿,我就安全了???我长得这么好看,怕是野兽都要先吃我。
“算了算了。你走吧。”
郝眉是个心软的。实在也不好意思多为难车夫,付了半个路程的车钱就让他走了。
车夫车赶得飞快,逃命一般的往回赶。
“嘿我说这人……”
得。认命吧。天色已晚,四周放眼望去,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雨势渐凶,郝眉撑着把油纸伞,找了个干净地儿傻站着。
郝眉原本以为,自己也是个有仙名的,怎么着也得来两个正儿八经的小仙护送一下。比如土地公土地婆什么的。
想到这儿,郝眉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对着脚下的地小声唤道:“土地!土地!土地你在吗!我是来赴任的山神!”
唤完又站了良久。无人应答,连个山鸡都没跳出来。
郝眉清咳了两声以掩尴尬。幸好幸好,此处只有自己。
不然可要丢人了。
不过这座山……怎么看着一点儿也不像天帝说的“山清水秀,物产丰富”那么回事儿啊……放眼看去光秃秃一片,大半天了鸟都没瞧见一只,一棵树上都不稀罕分两个岔子,多余。
郝眉好愁。
从被授命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是被诓骗来的。
阴雨天夜晚来的格外快。
郝眉站的久了,从包袱里摸出一包桂花糕,边吃边难受。
早知道从山脚镇子里买几块火石,好歹现在还有个火儿。
不对,早知道就跟车夫一块儿下山了。找个客栈先住下,天气好了再上山。
自己怎么的就一根筋了呢。
郝眉越想越气,吃桂花糕的速度都快了许多。
不如吃完了先自己摸索着下山?郝眉这么想着,抬脚便要走。
这不动还好说,一动,郝眉懵了。
自己的左脚像是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般,半分不能动弹。
他趁着最后一点儿光亮低头一看,左脚腕上赫然一只化成白骨的手,从脚下的土里伸出,牢牢抓住了自己。
郝眉想起车夫临行前说的那句这山不安全,顿时明白了到底有什么不安全。
合着这山穷就算了,污秽之物才最之猖獗!
这位新任山神倒吸了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放声大喊:“救命啊!!!!有没人啊!!!!!有鬼啊!!!!!!”
不喊还好,一喊更不得了。白骨从潮湿的土壤中拔地而出,一寸寸上移,转眼便至郝眉的小腿。
更多的白骨从地里钻出,沿着湿土和水坑前移,前呼后涌,如潮水,如亡者魂,腐烂的味道席卷而来。
赴任第一天,山都没上去,不会就要死在这儿了吧。
早知道就不来了!早知道就听家里的话!不来这里送死了!
有没有人来救救他啊!
随便什么来救他都好啊!
郝眉嗷嗷的扯着嗓子叫。眼一闭,死的心都有了。
远处的雨雾中传来微不可闻的银铃声。
越来越清晰。
郝眉睁开眼,看到半山腰上一点橘色的灯火。
正越行越近。
有人来了!就说天帝不会这么没良心,果然是有小仙来接待自己的!
这么想着,郝眉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儿,抄起包袱对着腿上的白骨啪啪一顿揍。
“呔!你们这些脏东西!神君不在也轮不到你们出来撒野!”那团橘色的灯火很快来到了郝眉近前,他大喝一声,身形奇快,伴随着银铃声和灯火的跳动,郝眉腿上的白骨率先收手,其他白骨也纷纷后退,逃命似的,窸窣着钻回了土里。
郝眉心中大喜,着急感谢自己的救命恩人,不知是哪位法术高强的仙君前来搭救。
他往眼前一看,吓得后退一步。
哪是什么仙君,竟然是只嘴里叼着一盏小灯笼的赤狐!而那银铃声,就是从它颈上那个精巧的小铃铛里发出的。
“你就是新来的山神?”狐狸圆溜溜的眼珠瞪着郝眉。
郝眉咽了咽口水,“你你你,你会说话?”
“笑话!”
狐狸气的胡子都抖了抖,“这年头凡人都能当山神啦!我还不会说话,哈哈哈,传出去笑死人了!”
也是。
郝眉仔细想了想,觉得狐狸说的很有道理。
“走吧,我是来接你上山的。”狐狸昂了昂脑袋,一副整个山头儿只有我能担此大任的派头。
“这山没人了吗?”郝眉嘴快,“怎么派个狐狸来接我,怎么这么久才来啊?”
来接你就不错了。
还挑三拣四,你以为,我谁都接吗?
狐狸可让他气坏了。
“本来是摘星的另外三位仙君来的,但是他们今天刚好有事误了时间,我便来了。”
有事?还有什么事儿比迎接新同事更重要?
“什么事儿比我还重要?”
郝眉忍不住问道。
狐狸清了清嗓子,“那是自然。三位仙君日理万机……”
“什么事儿啊?”郝眉急嚷嚷着打断它。
“咳,搓麻。”
搓,搓麻?打麻将?
放着这么好看的人不接,竟然打麻将?
岂有此理。
郝眉气得肚子直叫。
“那也不能放着我不管啊,我说小狐狸,这三位……”
“什么小狐狸小狐狸的!真难听!我有名字的!我叫莫念。”
莫念。
郝眉在心里念了两遍这个名字,一种别样的滋味涌上心头。


这天晚上,如果有人恰好在雨夜途经摘星山。运气好的话,便能看到一人一狐前后排列上山的奇景。
狐是只嘴里叼了只小灯笼,身上的毛都不耐烦的赤狐。
人是个蓝布长衫,撑油纸伞,一路吃吃说说片刻不肯闲的唇红齿白一少年。
听莫念说,这摘星山原本不是此等光景。从前确实是座山清水秀物产丰富的仙山,住着一位绝世的神君。可突然有天神君突然走了,整座山无人看管,也就荒废了。
除了郝眉以为,摘星还有三位仙君。
地道的仙君,真神仙。
“活招来吃白食儿的。”莫念这么说。
河神于半珊,看管整座山唯一看的过眼去的东西,那条奔流不息清澈见底的河。
于半珊…于搬山…“那他应该是山神啊,他名字跟山多有缘啊。”郝眉塞了一嘴酥饼,含糊不清的说道。
莫念在前头翻了个白眼儿。这凡人真是浑傻,以为当这秃山的山神还是个美差怎么着,鸟不生蛋鸡不拉屎的,三里一精,五里一怪,傻子才抢着当。
摘星镇镇灵丘永侯,是摘星镇的护主。说白了就是看镇子的小神仙。
还有一个叫肖奈的,听说是个有名有份的神仙。表面上是个琴师,整日里背着把古琴一身白衣走来走去。
看的莫念总想上去糊一爪子,给那身儿白衣糊个泥爪子才高兴。
听它这么一讲,郝眉顿时觉得这座山还不错。
至少不愁人气儿,省的自己离家出逃的这颗心老缓不过劲儿来。
摘星山山脚和山腰秃,好在山顶山神庙的地界儿还有片林子。砖红色山门,青石板雕“山神庙”三个大字,三进三出的院子,前院一汪清泉,里头养了几条红鲤,雨廊两侧摆了些别致的花草。内院正中,一棵相思木枝繁叶茂,花开正好。整座山神庙看着颇有仙府的姿态。
“此树名为相思,是以前那位神君种的。”
莫念见郝眉看树入神,解说道。
啧。这位神君,真有钱,看看这大院子,多么奢侈。郝眉内心暗叹。
“哎?不对啊。怎么没有奉山神像的地方,镇子里的人去哪儿给我贡香火啊!”郝眉四处寻了一遍,连个香炉都没瞅见,心中有点儿不平。
莫念狐狸眼一眯,看傻子似的。
“您歇着。您一肉体凡胎的,吃香火也不怕折了阳寿。”
原来如此!
郝眉扼腕长叹。自己一个大活人,还不如一只狐狸脑筋转的快。
进了内院,正房的搓麻声愈近。
“三位仙君!别搓了!”莫念卯足了劲儿嚎了一嗓子。搓麻声刚停,正房便走出了三位男子。
最左这位一身紫衣,中间这位一身白衣,衣炔飘飘,最右那位一身绿罗衣。
看见郝眉,最左先开了腔:“嚯,不是说是个男的吗,怎么来了个姑娘啊。”
郝眉一听这话,气得差点上去拼命。
想当初,娘亲怀自己的时候,一直以为是个女儿。不曾想生下来是个男孩儿。
也不知道是不是名字取得不对,郝眉郝眉,好美好美。郝眉自小就长了副唇红齿白,白白嫩嫩的姑娘皮相。
“你才是姑娘呢!你全家都是姑娘!”
郝眉开口嚷嚷道。
这一开口,众人恍然大悟。啊,原来是长得像美人的男人啊。
这就算认识了。


【四年后】
又逢雨季。
昨天去茶馆听书,摔的屁股墩儿到今天早上还疼。
一大清早,郝眉躺在床上,在被子里包成了个团儿,哼哼唧唧的揉着屁股。
完了,白长了这么翘的一个屁股。再有几次非得摔成平板儿。
山门外的那帮山精鬼怪打从昨天半夜就来守着了。
这都四年了。
自从摘星山神是个凡人的事儿被传了出来,周边几方的妖怪都上赶着要来抓他吃了。
要不是肖奈在山门给他设了个结界,估计自个儿早死一万次了。
想到这儿,郝眉气郁。
一头扎进被子里,气儿都不想喘了。
“别睡了!!!”
莫念从窗外跳进来,一爪子踩到了郝眉屁股上。郝眉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干嘛!!!!”
郝眉从被子里猫出头,一把抓住了莫念的狐狸尾巴。
臭狐狸,除了吵吵嚷嚷就是扰人清梦,早晚炖了。
“放我下来!傻小子!”莫念伸着爪子就要去挠郝眉的脸,“放我下来!你要堵的那个厨子!现在快要进镇子了!!!”
厨子???
厨子!!!
郝眉一个打挺儿从床上坐了起来,屁股也不嫌疼了。他坐的急,莫念被他甩的正正好摔在了床边的雕花儿上。狐狸脑袋撞的直冒金星。
那个厨子又来了。
柯夜又来了。


【大结局之夜决定开一个长。第一篇是介绍下背景,郝眉戏份也不太多。第二篇就好了。有私设角色,一只狐狸,还有山精鬼怪。】

评论

热度(63)

  1. ff~BO~ff白鹿青崖间 转载了此文字
  2. 没有蜡烛白鹿青崖间 转载了此文字